奇书 >  农门娇女当自强 >  第七十一章 杨淑娟的心思

“哎?这样好吗?”

冯拾颐正看着喝的烂醉的徐彦斌发愁,听到这话,先是一喜,随后有些犹豫。

“骆大哥你今天也陪我跑了一天了,若是太晚回去……”

冯拾颐也没有想到,徐彦斌能醉成这样。

原本他们只是探讨一些生意上的事情,可是没想到越说越火热,最终竟演变成聚在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

几个大男人聚在一起,没点好酒哪里算得上是宴席?

却不曾想一顿饭下来,除了骆琤,其他几个人都不争气的倒了一地。

“没关系。”

骆琤看出她的顾虑,伸手把人扶了起来:“看他这副样子,自己回家是不可能的了,若是留在这里,到底也有些不太方便。”

像是为了印证他说的话一般,徐彦斌突然间闹腾了起来:“我要回家!我要洗澡!不行!我不能留在这里!”

说罢,竟是推开骆琤,晃着身子朝着门外走去。

只不过他喝的实在是太醉了,身子摇摇晃晃半天,没走出去几步不说,反倒是差点撞在门框上。

看到他这样,冯拾颐忍不住嘴角抽抽,只能歉意的对着骆琤说道:“那就麻烦你了骆大哥,你先等我一下。”

冯拾颐说着,朝着屋里走去,回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两样东西。

“外面天黑,你驾车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还有更深露重,小心着凉,这是我爹的外袍,全新的,多少可以挡些凉意。”

冯拾颐不由分说的把东西塞进骆琤手里,又帮着把人扶上马车。

骆琤看着她关切地模样,心中一暖,方才一直萦绕在心头的不快也缓缓退去。

另一边,冯拾颐看着那一抹橘黄色的灯在风中摇曳着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视线中这才转过身来,一转身就看见杨淑娟带着一脸姨母笑看着她。

“娘,爹睡下了?”

冯拾颐被她看得浑身发毛,连忙借着收拾东西的动作躲过她的视线。

杨淑娟走过来帮她一起,状似无意的说道:“骆琤真是个好孩子,这样的孩子,以后若是谁嫁给他,指定受不得欺负。”

“娘,我都说了,我跟骆大哥……”

冯拾颐以为她又要拉郎配,连忙开口。

然而杨淑娟却像是没听出她的意思一样,突然间凑了过来。

“我跟你说,村长他媳妇前些日子来找我来着,说是让我帮忙注意这村里面适龄的女子,我看啊,这是准备给骆琤相看媳妇哩。”

“咯噔”

冯拾颐心中莫名的咯噔了一下,看了一眼还在自顾自说话的杨淑娟,手上的动作慢了片刻,筷子和碗重重的敲击在一起,发出一道刺耳的声音。

随后,像是掩饰自己的不自然一样,冯拾颐猛地低头:“这有什么好稀奇的,骆大哥也到了成亲的年纪,村长会着急也是正常的。”

“说的也是,就是不知道这样好的人,最终会娶一个什么样的女子,真是可惜了,你对他没有意思,不然的话我还能向村长媳妇提两句呢。”

杨淑娟把冯拾颐的不自然看在眼里,心里面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想,不过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顺着她的话往下嘀咕了两句。

冯拾颐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心里面乱糟糟的有些不舒服,胸口更是闷闷的。

借口洗碗便直接闯进了厨房,实则脑海中有一个问题却始终挥散不去。

骆琤以后会娶一个什么样的女子呢?

大概是像程小姐那样的大家闺秀吧,亦或是姜饶那样活泼的女子。

不过,总归不是像自己这样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农家女。

想到这里,冯拾颐只觉得心口越发的憋闷了,加快了手上的动作,草草收拾了一下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另一边,骆琤带着徐彦斌往回走。

徐彦斌却总是不老实,一个劲的要往外爬,嘴里面还嘀嘀咕咕着些什么。

凑近一听,骆琤的脸却是瞬间黑了。

只见徐彦斌醉醺醺的躺在马车里,眉头皱的紧紧的,嘴里还不断的嘀咕。

“要记得,去镇上,看铺子,不能失约……”

看着他都已经醉成这个样子了,却还把冯拾颐的事情放在心上,骆琤心头的那一抹不快又再次覆盖了上来。

原本打算把人扶起来的动作顿了一下,便又收了回来,任由徐彦斌躺在坚硬的木板上。

“徐大哥,你这么关心冯家的事情,是不是对冯拾颐有意思啊。”

看着手中被风吹的来回晃的灯笼,骆琤忍了忍,最终还是没能忍住。

“嗯?你说什么?”

“冯家妹子?哈哈,好看!”

徐彦斌这里面哼哼唧唧的说不出来一句完整的话,然而在提到冯拾颐的时候,一张脸上却是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来。

“咔哒”

骆琤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突然间带上一抹怒意,紧紧的盯着那醉醺醺的人。

“你的意思是,你喜欢她?”

“喜欢啊!我特别特别喜欢她!”

不知道哪个字眼戳中了徐彦斌,他突然间手舞足蹈了起来,一双紧闭的眸子也睁了开来,亮晶晶的盯着骆琤。

“她特别好,对我也特别好,我特别特别喜欢她,嘿嘿嘿嘿,就是喜欢她!”

徐彦斌就像是突然间打开了话匣子一样,不断的重复着喜欢,全然不顾骆琤的脸已经黑成了锅碳。

就在这个时候,马车突然间剧烈的颠簸了两下,徐彦斌正处于兴奋之中,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身子猛然随着马车颠簸了好几下。

“咳咳咳咳……”

徐彦斌一个没有防备,有些狼狈的咳了两声。

骆琤连忙把人扶起来,却不想被人对面喷了一口酒气,顿时只觉得手指都在发抖。

好不容易把人送回家里,又帮着徐家人把徐彦斌丢到床上,骆琤只觉得这一天过得糟糕透了,架着酒气熏天的马车回到村头,便看见一抹身影在村头来回的晃荡着。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那一抹身影的时候,满身的烦躁,就像是突然间被人用手抚平了一样,就连心情也变好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