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天师下山:王牌经纪人 >  第6章 喜神护园,园丁挡灾劫

一句来不及了,让苏白茶姣好的面孔更加苍白。

当方青古数到一的瞬间,江叔一脸紧张,本想叩头,却被一把搀扶住。

江叔只得一声低吼:“拜托方老师答应!”

可这一声之后,空气却安静了下来,方青古淡淡笑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凝视江叔。

在这两个人身上,他仿佛看到之前不曾见过的光芒,那是人形的光辉。

主仆二人,相互扶持,都为对方着想。

苏白茶之前舍命护梨园,却愿为救人拱手相让。

江叔即便命悬一线,心中所念也是苏白茶是否安好。

方青古不禁想到了自己身体内的十八针,针针入骨,点点绝情。

不禁有些热泪盈眶。

看到方青古这水汪汪的大眼睛,莫名其妙的表情,江叔突然回过神来大吼一声:“小子!你忽悠我!”

苏白茶却赶紧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江叔别急,你仔细听!”

梨园深处,只听到一阵尖锐惨叫,凄厉无比,好似森罗恶鬼,又如同在承受某种酷刑。

几人迅速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而去,在梨园深处的一个角落之中,只看到家中的园丁全身冒了一个个血泡。

捂着胸口位置,呼吸急促,青筋暴起。

甚至能看到他身上的每一条血管都在微微颤动,好似要爆裂开来一般。

密集的血泡,暴起的血管,惨白的肤色,将他点缀的如同怪物一般。

不光如此,口中还不断说着胡话,舌头已经不连贯了,所讲的内容也含含糊糊,莫名其妙。

方青古笑着指点了一下此人:“这是你家园丁吧?桑叶,蛇尸,虞美人,我想都是他放下的。

不讲武德的老爷子,后院起火,你这是失职啊,我吓唬吓唬你,不为过吧。”

江叔还是不明白,深吸口气问道:“可是,死的不应该是我么?为何他成了这个样子?”

“那喜神,苏家供奉了几代,虽然如今风水变了,喜神却也一直用自己的方式护佑梨园。

将火煞之气吞噬,而我看到喜神的时候,他几乎已经到了极限。

喜神被我摔碎,大量煞气涌出,会反噬布置一切之人。

想出风水局的自然不是他,他只是拿钱办事的,可却成了冤大头,虽不是他的局,可他却是布置一切之人。

你是太岁当头坐,他却是喜神煞沾身,为你承担一切。”

“所以从你摔了喜神那一刻,就已经救了我?可你不是说我伤疤断命宫么?”

方青木拿出镜子端在他眼前:“一看你这老爷子平日里就不怎么审视自己。”

江叔一看镜子,深吸一口气:“这……奇哉,怪哉啊!”

“我刚才看的并不是你这道伤疤,而是在看这道伤疤愈合的速度。”方青木笑道。

分明上午才被树叶切出了一条口子,现在却愈合了,只剩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这已经超出了江叔的认知,让他不知该说些什么。

方青木道:“无需感到震撼,这世上一切,皆为命运牵引。

一道伤疤也不例外。”

眼前人的惨叫越发刺耳,若是众人在刚才位置,便能看到,无头公鸡在晃晃荡荡走了几步之后,终于倒在地上,气诀而亡。

只因院中火煞,尽数反噬在布局者身上!

火煞冲身最先影响火,所以心脏剧痛。

而五行之中,心火还主神智,表血液。

若现在触及眼前人血管,能感觉到血液嗡嗡流动。

而他神志不清,也是受火煞影响。

而且五脏五行本就循环,心火旺则肺金衰,且肾水难克被反,渐渐五脏皆伤。

好在眼前人并非本命年什么的,不然怕是直接没命。

看着男人痛苦的表情,江叔突然严肃了起来,深吸了几口气,似乎十分紧张。

接着他问道:“方老师,看得出这风水局布置多少年了么?”

方青古瞬间明白江叔在想什么,看看苏白茶:“确定要当着她的面儿谈这个么?”

“无妨,其实我们心中也早有猜想,你尽管直说就是。”

“一年青来两年红,三年五年黑渐浓。

蛇尸的主要作用是封麒麟祥瑞,但自身也长期在火煞之下,颜色会发生变化。

那蛇尸我拿到的时候通体黑色,至少三年以上了。”

“三年以上,三年以上……”江叔的脸色越发难看,凝视着苏白茶:“小姐,三年以上了啊!你可还记得老爷是几时死去,死因为何啊?”

“两年前是我爹的本命年,那天他生日,本想登台来一场谢幕,台下却空无一人。

急火攻心之下,一头从高台上栽下来,吐血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