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外室非我所愿,将军送你一剑! >  第53章 将军吃暗醋

就在众人以为,差不多就得了吧的时候,那间关着窗户的贵宾间里,再次传出男人的声音。

“十二万一千两。”

此话一出,气得本就情绪激动的曲荏杰一口黑血吐了出来!晕了过去!

“公子,公子!”

青衣仆从大喊道:“来人啊,公子晕倒了,来人啊!”

不多时,有人上去将他抬了下来,一时间众人唏嘘不已。

“曲公子号称京城第一公子,德才兼备,怎么这点刺激都受不了?”

“就是说啊,拍卖本来就是图个刺激,受不了就别来啊!”

“可不是嘛,不过看他这模样,有点不正常,不会是本身就受了伤吧。”

“欸?你这么一说,可能真是这么回事,不然,他干嘛要竞拍那壶酒?”

众人议论纷纷,倒是猜了个**不离十了。

紧闭着窗户的贵宾间里,蔺子羿正冷冷的注视着被抬出去的曲荏杰。

“主子,要不要跟上去!”暮鼓低声说道。

曲荏杰之所以受伤,是将军打的!

两个时辰前,他们得到线报,有人想刺杀被关押在大理寺地牢里的林昌,蔺子羿亲自带兵过去提前埋伏,并抓了个正着。

一番打斗,为首的人逃走了,他追赶之下一掌击出打伤了他,一路追赶到了商宴的拍卖会。

于是,才发生了刚刚的那一幕,而曲荏杰之所以要竞拍酒,是为了疗伤,好快速恢复内力有力气逃跑。

只可惜,落入了将军的网,哪有那么容易逃走的!

只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夏瑾也在这儿!

见将军一直看着对面,暮鼓会意,说道:“属下这就去追赶!”

说罢,转身朝楼下去。

夏瑾正探出头看热闹,砸了咂嘴,“现世报,来得可真够快的!够劲儿!”

直到人被抬出去,没了影,夏瑾才收回那喜欢看热闹的眼睛。

瞅了一眼对面,只暗道,这位金主还挺有钱的,一壶酒就出这么高的价。

但是,夏瑾是个有原则的人,熟人价当然要优惠一点,况且他刚刚也算是变相帮了自己一把。

卖给八贤王十壶酒十五万两。

他买了一壶花十二万一千两,等下回真正的‘桃花醉’酿好的时候,送他一些吧。

夏瑾这样想着,却不知此刻蔺子羿正疑惑的看着她。

她怎么进来的?

为何还和八贤王在一起?

而且,刚刚加价,她是认真的吗!

这一桩桩加在一起,已经刷新了他对夏瑾的看法了。

她知道夏瑾有自己的想法,和别的女子不同,一手好厨艺,励志要发财致富。

但是,这未免也太快了一些吧!

能站在这儿的人,可没有哪一个是普通人,况且还上了贵宾席!

怎么想都不对劲!

而综合所有的条件,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夏瑾和八贤王关系不浅!

夏瑾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只暗道,这里也没空调啊,怎么忽然就感觉被冷风吹了一下?

她哪儿知道,此刻某人,已经在脑补一些气死人不偿命的画面了。

拍卖现场,刚刚因为曲荏杰晕倒被人抬走而引发的混乱,已经平复了。

继续开始拍卖,而现在开始拍卖的,不再是一些东西,而是李煜泽说的资源。

夏瑾一一例数了一下,这其中的资源包括,药材,服装,生铁料,木炭等……

其中,竞拍最激烈的是药材和生铁,在这还是用冷兵器的时代里,这两样东西,无疑是最赚钱的!

到了后面,轮到一些生活资源的时候,竞拍的人明显少了很多。

“这是周家这次从一处小岛上获取的香料,分别是胡椒、肉桂、丁香、安息香、**、沉香、郁金香、苏合香、龙脑香,每一份有十斤,下次再出得等到下个月,主位想要的,就放开手竞拍吧!起拍价五万两!”

秦昊欧两眼放光的看着桌上的木箱子,激动地说道:

“这些香料是整个京城,不对,是整个燕国这个一个月的储备了,平日里会有香料商人拍卖去,然后抬高价格卖个各地商人,我们想要去买价格会得离谱,并且就算出高价也得托关系才能买的到!”

夏瑾看向那个箱子,正如秦昊欧所说,在燕国香料很难买到,因为大部分香料是从国外收购回来了。

因为数量稀少价格虚高,所以并没有进入普通人的家庭,只能在大饭馆的厨房和达官贵人的厨房能看到。

因为这种拍卖形式的垄断,有时候在市场上买不到香料也是常有的事情。

也难怪秦昊欧这么激!

“五千一百两!”一位调料商人加价。

“我五万五!”夏瑾加价道。

她的食神堂过段时间,也要开业了,这些调料她正好用得上!况且,食神堂也需要调料。

这些拍卖来,正好够他们师徒二人的消耗。

调料商人是个微胖男子,挺着个啤酒肚,一对青蛙眼,嘴巴宽大,驼背,有点像某个绿蛙表情包。

他瞪了一眼夏瑾,仿佛在暗示他,这东西是他,你别动。

“五万六千两!”他加价道。

这东西,夏瑾志在必得,也没空和他掰扯。

“八万两!”

这个价格一处,调料商人冷哼一声,坐回了椅子上。

因为拍卖调料的人平时就不多,每次他竞拍到的价格都是在七万两以内的,超过了就是超出预期。

他不竞拍,这一批香料就由夏瑾拍得!

等竞拍结束,夏瑾走下楼,前往后台结算,刚进去便撞见了蔺子羿。

“您来得正好!”账房先生走了过来。

“正好将账目结算一下。”他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夏瑾坐在蔺子羿对面,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正冷冷的看着自己。

夏瑾干笑了一声,缓解紧张和略显尴尬的气氛,在账房先生专业的交易流程下,和蔺子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了。

好在蔺子羿没多说什么了,拿上酒壶站起来走了出去,只是临走前说了一句:

“今天晚上我会过去一趟,你最好,准备一下!”

然后便离开了……

夏瑾抽了抽嘴角,这是要干嘛啊喂,好歹说清楚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