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宣夜:东周 >  12. 足下无过雷池一步

海水塞渊浸渍,与潮汐交替形成前面薮(sǒu)泽之地,黄黑壤土污浊白色盐渍,一处处可怖泉水出地不僻。(注1)

有数株碱茅,叶鞘长于节间、平滑无毛,碱蓬三五条形或披针状条形裂片,碱茅与碱蓬抵抗岛中盐泽,然后立定,生长繁糜。

四面皆有小丘,缺骨画那样只用混然墨绿渲染,未有用笔划勾勒,于是到处苍墨,轻轻流入云际。

艾刀一会儿上了小丘,一会儿又下来,长三百步为一里,茫茫白盐黄流黑泥数里,走在何方且渺小如同一枚落叶坠离。

天色未明,一条黑色身影,于大薮小泽间迅捷穿行。艾刀未发觉黑影,依旧靡靡行迈盐薮渚涯之间,浅入深出的草渚上留步泥泞足印,孤寂的人不敢去亲近。(注2)

手中举起叶片卷曲,膜状叶舌的碱茅,上央粗糙下央平滑,分枝细长平展或下垂,此样植株艾刀从未见过。置入口中用齿噬食,滋味涩苦难茹,与烂熟在心的其他稼穑作物很不相同。(注3)

绝壁险峻,窘束艾刀认知,而人的认知由知见、达理、历验、思想、经稔形成。囚困生活因陌生而造成阻隘,艾刀仅知岛上高壁内三十六类种植。

岛上各人皆自起农耕,深知勤力稼穑(jià sè)的艰难,尽心竭力用天之道、因地之利,谨身节用,以养自身不冻不饥,能耕而食成为艾刀此一干囚犯最嘉抉择。

也是因为孤悬海外,了与人世、人信阻绝。艾刀心质实、不尚智巧,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带着无尽好奇探索外界周天一切,也知成德之士,君子不能器,不系守一业,非特为一才一艺。

和掌心一株碱茅交谈,和一阵海风腥气相遇,三无三多三丽,多少诗情画意,安宁于时间,辽阔于天地。自由,是现在艾刀拥有最大财用。

观望,唯见一片水茫,大薮半融冰半澌,风起又让因时有感的艾刀知道,风怒劝他不再亟(jí)待,走泥丸不惧远征难,想走就走而今真自由。(注4)

来到一处水塘前,烟水阔,如墨池水不涉舟津,令人窒息的跋扈,阴影是无力围剿的黑暗,里面不时有如蛇般雷电游动,水表细浪腾逶迤,更趯趯(tì tì)出晦明倏烁(shū shuò)电花。

艾刀蹲身战兢小心,右手轻探下池塘水表,一股麻痒感觉传来,众多纤芥雷电从池塘里涌入体内,使身一颤。

足下无过雷池一步,世间人彝言不敢越雷池。(彝言yí yá

永久传世之言)

云连昏旦走兽知风怒,飞禽近榆枋(yú fā

g)通晓避弋难。(注5)

融冰半澌的薮泽地有雷池一座,横亘在艾刀前途,此世道欺人,无力抗争的蛮横。

并收天地入荒寒的罡风、雷池、蜃景,收割岛三样宝,艾刀已遭遇罡风、雷池两样投报。

窅窅(yǎo yǎo)莫测的雷电,对于日常实践方进,在剑树下引雷沐体的艾刀全然不算事务,在孳(zī)生诀飞速运转下,已将涌入体内雷电炼化。

《孳生诀》乃入岛第一人甘旳(dì)造法创立, 收割岛上黥墨标志“初一”,甘旳,常羲氏,表字仲俭,是子商国相臣甘盘的后人。(注6)

“甘”字从口含一,甘姓乃常羲氏后人,祖先是以占卜为业的觋(xí)师、女巫。掌制干支,测日月星辰的运行规律,用蓍(shī)草推算历法,预知节气日辰。

天文观测源自伏羲氏,在大陆上最先饲养牲畜,栽培牧草。伏羲氏能察天象,掌日月星辰运行,先开天文之学。造出圭表计时,颁行上元初历(八卦历),伏羲氏为历法先驱。

觋咸又名咸戊,其人是子商国太戊王的国师,绘制《觋咸星薄》创出牵星术。甘家子弟后人,陈陈相因觋咸的星绘,考证补缺残阙不全,划立周天市垣区,命名星位。(注7)

甘家弟子甘旳,其人究天文有高才,被囚收割岛前著有《天文星占》八卷、《甘氏四七法》一卷。甘氏星法由甘家人世代相沿,历代积累天市垣观测法则。

反骨易髓、刻骨伐毛的孳生诀,以冥心息念在源息浅薄收割岛,助上岛诸人百毛孔开,常取为阳天气,为阴地气,时食源息生气,源息如法呼吸入体不拥滞,人日增气力。

碱蓬直立茎干,耐湿耐瘠,艾刀将手中二三根粗壮,投至缥碧池水,水表安宁可浮舟,谁言不敢越雷池,池里雷电对艾刀温顺的如蚊蝇。

世路忙中咎(jiù)过,缓步保平宁,艾刀一手固握右腋下柏木持杖,蕉麻轻履蹈入雷池内,池畔身影后一行足印清晰。

泽上雷鸣,雷鸣水动,大薮小泽的雷池不愿承托愉悦,更喜欢血泪,更笃爱愤怒。

清风吹来,水波不兴池中,现出一条瞬间即逝狭长银色薄箔,一生二条,二生四组,一片片波光潋滟,吐纳着天真地秀此起彼伏,雷电本大物,蛰藏已久矣,此刻雷霆之力被宣嚣。

安静人被侵扰心情躁,寐息人被音扰脾气暴。

叶丝状条形的碱蓬化成齑粉,甚至眼目一开一闭光阴且未有到。雷霆之始如黍米大,须臾化指拇粗,之后无比凶悍地涌入体内。一股带着麻痒刺痛来袭,雷电形聚在体内肆虐。艾刀端身自固,心中清明运行孳生诀。

住如临崖马,亦如到岸舟,自守全身周遍如屋中有人,艾刀化炼雷霆。

蓝色弧光携一条黑影,在艾刀髪首上出现,落入雷池惊天一响,水破高三丈。一束束如蟒粗的大小雷霆,不偏不倚击中艾刀。

现实在给人一刀之间,总是从脊后不经意的刺入,直到视见带红刃端于目前,才会感到讶意与绝望。

雷霆声势浩大落在艾刀身上,电蛇狂舞如有人手执巨石斫击,连那道黑影是何物尚未望清,一个乱跄已经轰然跌落雷池。

一道、两条、三道,成百上千道,成心间痛。

雷电中有金色纹理,血脉一般密布其中,似水流闪烁流转,明灭不定。艾刀尪(wā

g)悴身影静静息偃,双眸密闭如石像入定。(注8)

池外如蟒幽蓝霹雳,动天地轰轰声响,池内纤芥雷纹在其身上闪蓄,刺痛强烈使其颜面肉肌微微抽颤,剑树引雷与在雷池中沐体大不相同,隆隆水池汤地之间,除暴怒狂雷再无任何物实存在。

冬意浓,寒气重,一程山水一处忧。风栗烈,雨飘摇,一景险地一处愁。

岂期人之穷通有数运,生死难凭。时刻袭来昏厥的渴望,让艾刀闭抿着唇,凭借着过人毅力坚强对峙,运转孳生诀勤奋炼化进入体身的雷霆,纵使受到极致苦难。

一抹异色金光扫过,雷电密密麻麻乱奔,似菟丝子的文相错迎,天穹上赤橙黄绿彩雷不断霹下,光霞充盈雷池上空,之后雷池倾雨,罡风芟夷(shā

yí),并有亿万炽光下浴。

艾刀侥幸未有亡匿,用摄力取怀中一只竹管,管中藏有岛外绝种的疗伤圣药“后翠蟾”,衔草入口,雷池蜕为成长养分,当即全身笼罗惊澜火花之中。(注9)

天与地承载相礼,雷电如树通天际,雷池如根身为地。

大道根底一半烟遮,一半云蔽。

算从前尤怨天公,而今也有安置人处。艾刀忍受着躯体巨痛,任由孳生诀的密法牵雷引霆,沐浴肉身助药后翠蟾。侵入的雷电生长茁壮,分解散化成血管纹路中一条条金色流光。

雷池水液的功效,果然不是普通雷霆能够比拟,博而不杂,每炼化一道雷液,即似一条游鱼四散开去,没入骨骼、血脉、体表、毛髪,与内身血肉相融。

星流霆击间肉骨生辉,艾刀整个人铩气不折,明示真率带着一种脱凡,血肉中充斥别取天地无踯躅,男儿志万里的夺来之力。

波浪着匪夷所思蜕变,不仅夯实根基,尤其修为积攒正在循序增长。

不拒来者,艾刀沉浸雷池在其中,聚合成海不自拔。然而正是它人观来的绝地,却是给了艾刀新经历。

池水每一滴水皆藏匿二象含真,有生死、有缓疾。交融每一寸血肉,岁星为肝,太白为肺,镇星为脾,荧惑为心,辰星为肾,七星北斗开七窍。

雷池水中央,艾刀一个空皮囊包裹着千重气,一个干骷髅为出狱费尽御山力。躯体浮飘雷液中,艾刀一身活受苦,恨不得随天雷西去,可又有极偶一造化在内里。

让艾刀未想到,雷池中怒水劲飙,涡旋飞散周遭成井,望着先天地生流光中岁月,展露一角冰山威能。得宣夜经造化之源,一枚枚蕴纹状类鱼儿不断踊跃,四面八方冲向周天诸界。

蕴纹起源于璺拆(wè

chāi),璺拆是占卜时用火或木炭,灼焚龟甲出现的裂纹,占人判其先兆。灼纹形状分别成五类:一、龟藏;二、根格;三、璺拆;四、历象;五、脉理。隐起而凸的纹路称为“款纹”用以象阳,中陷而凹的纹理谓之“识纹”表以象阴。(注10)

四时变色蕴纹中含脉理真纹,记载着某类天地纪纲,如衣以桑麻右旋于艾刀,与物变化光华多彩。

片刻光阴,皆投入艾刀体内,艾刀参知一切,汲取雷液格外精微,以一当十厚积薄发,自是潜力非凡,正如每日锤炼孳生诀、体操舞一样,萃炼脉血斥出芜杂,将自身体肉臻至完美。

且更欢喜的是,每每有雷液融入,若有一缕初生朝阳照体上,一丝奇异念想中髓海慧光成缕,不断交织默默推演,观气运、夺天机、定未来、判过去。

大道希夷理,日阳移在月明中,万归藏一。

(手机用户请注意:作品相关栏目,有课代表精彩点评与导读)

课代表歌抒,点评12.足下无过雷池一步。

=================================

(注1) 薮(sǒu)泽:湖泊。

薮:大泽、大湖。《左传·襄公二十五年》“度山林,鸠薮泽”。古人称水草交错之地为“泽”,称无水之泽为“薮”。

繁糜:繁殖茂盛。

(注2) 渚涯:渚,一小片水中陆地。涯:岸边。

(注3) 迩续:接近。

(注4) 亟待:急迫等待。

(注5) 榆树与枋树。比喻狭小的天地。

(注6) 甘旳:原型甘德,战国时齐国人,著名天文学家,世界上最古老星表的编制者和木卫三的最早发现者。

(注7) 在女,曰巫;在男,曰觋(xi)。巫咸,上古名医、商王戊的辅佐之臣。一作巫戊,卜辞称咸戊。中国民间传说他是鼓的发明者;据说他是用筮(一种草)占卜的创始人;也有传说他测定过恒星,是个占星家,被视为中国最早的天文学家。

(注8) 息偃:休息,仰面躺。《诗·小雅·北山》:“或息偃在牀,或不已於行。”

(注9) 芟夷 (shā

yí ):除草、刈除、删削。

(注10) 璺拆(wè

chāi):裂纹。出自《书·洪范·用静吉用作凶疏》灼龟为兆,其璺拆形状有五种。

出土甲骨文多数载体就是这些龟甲,璺拆形状决定吉凶。

商周贵族多龟卜,平民用筮(shì)占。白话讲,贵族玩大乌龟,平民摆小草棍。

《左传》僖公四年,记录一个龟卜与筮占比较的趣闻轶事。

晋献公想立骊姬为夫人,于是用龟甲来占卜,占卜结果不吉利。然后用蓍草占卜,结果吉利。

晋献公说:从筮。“按照蓍草占卜的结果办。”

占卜人说:筮短龟长,不如从长。且其繇(zhòu)曰:专之渝,攘公之羭(yú母羊)。一薰一莸(yóu臭草),十年尚犹有臭。

“蓍草之数短而龟象却长,不如按照龟卜。而且它的繇辞说:‘专宠会使人心生不良,将要偷走您的所爱(母羊的暗喻)。香草和臭草放在一起,十年以后还会有臭气。’一定不能这么做。”听听这占卜人掏心掏肺的话,人物、时间、未来事件,全准。

晋献公不听,把骊姬立为夫人。后来,果然发生骊姬之乱。

由此可见,大乌龟比小草棍准确,不听大乌龟的要倒霉,朝堂之上男君不能由荷尔蒙决定大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