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御夫手册 >  海澜公主番外(七)

海澜公主番外(七)

我正在奇怪,荷塘中心忽然钻出一个小脑袋,另一个小婴儿诡异的钻出水面,对着那荷塘边的小婴儿笑道:“寒衣这下面有肥嫩的莲藕,瞧姐姐摘来给你吃”

我几乎立刻吓晕过去

这两个婴儿看上去一般大小,只有三五个月,那个自称姐姐的竟然会伶牙俐齿的说话,还会戏水嬉闹,还要去池底摘莲藕给那叫做寒衣的小婴儿

懵懂中,我竟然像中了邪一般,再次背起沈柯,几近爬行般的爬到了那池边,想叫他们一声,却呆呆是说不出话来。小^说^无广告的~q .26dd.阅读网)

那个被叫做寒衣的小婴儿觉察出我们的到来,满脸疑惑的回头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躺在地上气息全无的沈柯。

我以为他那姐姐会说话,他也该会说两句吧,便满心期待的等着他跟我打招呼,活着因为我们浑身的鲜血而显出一点害怕的神色来,谁知,他却只是向看见两个蚂蚱一样——不对,看见蚂蚱,他的眼睛会亮一下吧,他没有,只像看见两片寻常的草叶一样,面部表情的转过头去。

小家伙,这才多大,就和墨铭一样,得了面瘫的毛病?

可是,我却不敢说话,只是傻傻的等在那儿,似乎我只要说上一句话,就会亵渎了他们一般。

也不知过了多久,池里那个小女婴终于再次浮出水面,一眼瞧见了我,略略诧异了一下,便手脚利落的游到寒衣身边,把一节白嫩肥胖的藕节交到寒衣手里,才趴在池边笑吟吟的问我:“你是谁?怎么浑身都是鲜血?那边那个好看的哥哥又是谁?”

我本来身心疲惫,困顿交加,可不知为何,此刻听了她珠落玉盘般的清脆之声,整个人竟然轻松了许多,连方才这一路跑来的戾气都消减了不少。

“我叫暖阳,躺着的这个是我的朋友,被人杀了……***,你叫什么?你可能帮他?”

那小女婴眼珠一转,忽然欢快的笑了起来:“我告诉你我叫舞空,你是不是也得告诉我,他是不是你的情郎?如果是,我便愿意替姐姐救他,如果不是,又何必在意他的生死?”

我脸色大囧,竟不知如何作答。

那叫做寒衣的小男婴斜眼瞥了瞥我,状似无意的自言自语道:“这里叫做洗仙池。”

舞空笑着推他:“你要说什么?要让他们在这洗仙池里洗澡不成?咱们偷偷回来游一遭也就罢了,师父故意装作不知道,不但不跟咱们计较,还故意撤了守卫,你让他们来洗,难不成让师父骂你?”

寒衣冷着脸把头转向一边:“在你心里,师父向来比人命更重要。”

“呸”舞空笑吟吟的给了寒衣一巴掌,寒衣却不敢躲,只是缩着脖子受了,“你这样的人,居然在意起了人命?也不知是谁杀了噬天的。”

寒衣大概无话反驳,只是闷着头不说话。

“好吧,”舞空伸手捅了寒衣的脑门一下,把手里那白嫩的藕节递给我,说道,“你将这藕节捣烂了,敷在那位好看哥哥的伤口上,该是还有剩余,你等他醒了,要他嚼着吃了,便可安然无恙——除了脑子会慢些,但也好过死了,是不是?”

“真的?”我伸手探了探沈柯的脉搏,早已冰冷沉寂,这小婴儿居然用一节藕就能让他气死回生?

当然,我虽然这样问,心里却不自觉的相信了——若是普通的孩子,谁会这么小便侃侃而谈?还能自由自在的在这荷塘里游泳?

“信不信由你。”舞空并不解释,只是笑呵呵的回应了一句,又道,“这洗仙池可不是你呆的地方,你还是带着你的情郎快快离开吧,那藕节来之不易,你可不能不信我的话,随意扔了。”说完,也不等我回应,便小手一挥,使得我翻滚着飞了出去。

“啊”我惊叫着起身,才察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方才,也只是南柯一梦。

我渐渐清醒了些,便环视四周,发现自己原来身处一处破庙之内,我坐在庙里的干草堆上,身边躺着仍旧不知死活的沈柯。

奇怪的是,我们衣服上的血迹都已消失不见,我的左手边,也确实躺着一节白嫩肥厚的藕节。

我呆了一呆,这才像真正睡醒一般跳了起来,从那干草堆底下扒出一只碗来(这里怎么有碗),用锋利的石块割了半块藕节下来,在那碗里捣烂了,又同几年前一样解开沈柯的衣衫,将那糊状藕泥涂抹在他的伤口上。

令人称奇的是,那伤仍旧和当年在同一个位置,也就是他的左胸处,也一样又深又可怖,只怕动手的人都恨透了他,想要一刀致命。

过了半日,沈柯竟然真的醒了,呆呆的坐起来喊饿,我又惊又喜,连忙把剩下的那点藕节给他生着吃了。

——*——*——

沈柯果然好了,却也果然痴傻,我只得继续带着他,又卖了我们身上值钱的玉坠首饰之类的东西,暂时维持生计。

好在他身上的东西就算不价值连城,只要随便卖出一件儿,也够我们吃上一年的了,可惜我怕在这儿卖了东西,会有有心人跟踪至此,于是每卖一次,我都带着沈柯离开那里,一路向北前行。

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竟然到了京都附近的一个小小村落,正巧那里有个清幽的小院子要卖,我索性把它买下来,和沈柯隐姓埋名的暂时住在那里。

沈柯虽然痴傻,只要跟他说,他都能好好的听话,生活又能自理,所以,我并没有费什么心思,倒是他,一直傻兮兮的叫着我暖阳,又最真切最体贴的疼**我,让我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甚至觉得,也许这样过一辈子,也不错。

终于有一日,我带着沈柯去村子北门赶集,忽然发现一对男女正在偷看我们。

正是墨铭和那位冒牌公主。

我从小习武,习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又怎会注意不到他们?索性和沈柯做出一副相亲相**的样子,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他们,请滚远些,我过得很好。

沈柯见我对他好,越发的高兴,嘴也越发的甜了,连吃西瓜的时候都不忘跟我说:“暖阳,我要把世上最好的东西给你一个是我,一个是西瓜”

我竟忽然从心里**上了这种生活。

我笑吟吟的牵着沈柯的手离开,也再不单单是为了给墨铭看,他此刻在我心里,已经像一阵清风一样毫无重量,反而是眼前这个痴傻的人,成了我生活的全部。

沈柯,这样的日子我很喜欢,咱们就一直过下去吧。

我在心里偷偷说道。

————*——表钱滴字——*————

PS1:最后一章有点神化了,各位别介意,我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让海澜公主过上好日子。

关于舞空和寒衣,是墨兰池的完本仙侠文《丹色撩人》中的男女主,有兴趣的筒子不妨去看看它的第一章,看看有兴趣看下去没。我一会儿把它放在本书的直通车里。

PS2:海澜公主的番外发完了,明天也是周一了,接下来的番外可以发免费章节了。

新书正在修改中,小醉会好好努力,争取让它早一天跟大家见面。下周这本书的更新会有些不力,筒子们不要把我下架,很快新书就出来了,在书架里放着,等新书一出来,书架上方马上就会有提示的。

多谢多谢╭(╯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