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聊斋大善人 >  第三十一章 静室论道

玄天道人捉拿了泾河龙王后,独自回到府中,泡过澡后,盘膝在静室之中打坐起来。

从她下山至今已经有五十年岁月,从她扶持上一代皇帝登临大宝,到如今已经是辅佐了两代皇帝。

每一次人生重要的岔口,她几乎都会做出最重要的选择。

然而今天,她却感觉自己的内心生出了一丝的烦躁。

泾河龙王一生从未作恶,甚至连续千年保佑京城百姓风调雨顺,中间还抓过几个为祸人间的妖怪。她受皇命去捉拿泾河龙王,自己的心中也不知是对是错。

红尘炼心,练就的究竟是一颗天下至公之心,还是顺应自然之心,让她心中头一次产生了疑问。

就在她心烦意乱之际,突然一个侍女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国师大人,有个叫张秀的男子在门外求见,自称是您挚爱亲朋,手足兄弟。”

“???”

玄天道人睁开一双璀璨的明眸,无悲无喜的开口道:“带他进来吧。”

屋门吱呀一声打开,笑吟吟的张秀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笑着行礼道:“见过国师!”

玄天道人打量了张秀一眼,微微一颔首,问道:“你深夜来访,不知所谓何事?”

张秀保持着脸上和善的笑容,说道:“没什么,就是深夜难寐,想来探一探国师的深浅。”

“???”

这男人……是来找自己论道的?

玄天道人微微一怔,随即想到了自己的疑惑,心中想要寻求答案,于是问道:“我看你真元充沛,阳气富足,也是个修炼之人。你为何不去求仙问道,偏要混迹红尘,前来参加科考呢?”

张秀微微一笑,说道:“仙人二字,说到底也是沾了个人字,做不好人,又如何去做仙呢。”

说着,他眼中绽放出一丝诡异的红光,目光凝视玄天道人略显迷茫的双眼,缓缓吟诵起来。

“三十三天天外天,九霄云外有神仙,神仙本是凡人做,只怕神仙心不坚。”

听到张秀的吟诵,玄天道人身躯一颤,双眸逐渐变得昏暗无神起来。

不知多久之后,她重新睁开了眼睛,古井不波的心境掀起惊涛骇浪,一脸悲愤交加的怒吼道:“所以说,你深夜跑来我这里,就是为了给我看这一千多集的《喜洋洋》?”

张秀从瞌睡中惊醒,看了眼门外漆黑的夜色,摇摇头清醒了过来,吃惊道:“你已经全都看完了?这不可能,明明才过了几个时辰吧,你怎么可能看得这么快!”

玄天道人的两道秀眉几乎要拧成了一团,怒道:“什么几个时辰,分明已经过去整整十天了啊!”

张秀吃了一惊,一脸不敢置信的说道:“这么说,我已经十天没吃过饭了??”

玄天道人:“……”

这是重点吗!!

一阵无声的愤怒过后,玄天道人深吸一口气,平复下了自己抓狂的情绪,恢复之前毫无波动的表情,一双美眸怒视着张秀道:“你用****拖住我,是为了救泾河龙王吗?”

张秀此时已经彻底回过了神来,长出一口气,承认道:“嗯,现在他应该已经被放走了吧。我让敖雪变化成你的模样,去到法场将他给放生了。”

说着,他同时看到了自己脑海之中,那一道十分显眼的提示。

【上天有好生之德,你成功放生了泾河龙王,奖励一千年寿命。】

玄天道人一阵沉默,片刻后叹气一声,说道:“罢了,放走便放走吧,天意如此,泾河龙王命不该绝。”

说完,她一脸复杂的看向张秀,问道:“你那里……你那里还有《喜洋洋》后续吗?”

“@#¥%¥#@……”

张秀心中一阵的凌乱,片刻后,他的脸色慢慢变得严肃了起来:“国师大人你放尊重一点,正经如我,怎么可能有那种片子的后续?除非你加钱!”

玄天道人:“……”

不多时,张秀拿着一千两银票,大摇大摆的走出了静室。

一个道童打扮的侍女随后走了进来,朝玄天道人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说道:“国师大人,贵妃娘娘得知您放走了那个龙王庙里的庙官,十分的恼怒,让您立刻去见她,懿旨都已经下了九天了……”

玄天道人淡淡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去回话,让那只鸟儿安分一点,贫道虽然吃素,但也不戒杀的。”

话音落地,一股冰冷肃杀的氛围从她的身上散开,侍女吓得一个哆嗦,连忙的关门退出了静室,留下玄天道人自己,面带微笑的看起了喜洋洋的后续剧情……

张秀回到家中的时候,燕锋等人已经久候多时,见到他回来,燕锋立刻惊喜的迎上了前:“张兄,我就知道你没事,毕竟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嘛!”

敖雪看了眼完好无损的张秀,一脸纠结道:“你怎么今天回来了,给你订的棺材都已经送来了,我和燕锋合伙出的钱,这叫我们怎么去跟人家棺材铺说呀……”

张秀听了一愣,片刻后眼睛微微一眯,斜视向他们二人,脸上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呵呵,没事的,你们俩猜拳吧,谁输了谁躺进去,反正咱们这棺材钱不能白花。”

燕锋:“……”

敖雪:“……”

看来自己这钱还真是没白花呢……

一阵嬉闹过后,张秀吃饱喝足,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问道:“泾河龙王怎么样了?”

燕锋放下手中酒坛,笑着说道:“泾河龙王已经回去了泾河,最近应该是不敢再来人间了,那位贵妃娘娘还命人在城中四处搜捕,大概是有点气急败坏。”

张秀微微点头,面色略显凝重的说道:“我用从妖道那里得来****,从那位国师大人的嘴里套出了一些消息。在她的印象里,我的那位贵妃姐姐,好像是一只妖怪呀……”

燕锋闻言,脸色顿时也变得郑重起来:“妖怪居然都混进皇宫里去了?我临下山之前,师父曾叮嘱过我一句话——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师父算到的妖孽,该不会就是皇宫里的那位贵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