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弃犬 >  第14章 能不能明天再找搬家公司去搬东西

不管陈弃对她怎么样,宋融对她一直是很好的。

好几次姜郁过来的时候,她都会把自己舍不得吃的好东西拿出来给姜郁。

抬头望着宋融,姜郁忍不住红了眼眶。

宋融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已经被压得变形的糖:“小郁不哭,吃糖,很甜的。”

姜郁将糖块放进嘴里,丝丝甜腻在舌尖绽开,可始终没有消解她心里的苦涩。

从疗养院出来后,姜郁直接去了店里。

下午她和一个客人约好了谈喜帖的设计,是尚前公司的叶总来给儿子的婚礼订喜帖。

姜郁对这笔订单很上心,因为前几周参加一个聚会的时候,听几个朋友说起,陈弃想出价买叶总手里珍藏的一条项链,但叶总不愿意出手。

一周之前,叶总找到她做喜帖,姜郁就顺便说起了项链的事,她磨了很久,叶总才勉强松口,作为交换,这次要她做的喜帖,比以往做过的都更费时费力。

喜帖外封上的立体纸花是要纯手工制作的,她一个人从早做到晚也只能做出三十个左右,更何况结婚的是叶家少爷,凭叶家的人脉,少说要做三五百份。

住院之前她已经做好了一百来个,叶总和叶夫人来看了,表示很满意,其他喜帖上的细节也都确定了最终样式。

叶总品着姜郁泡的西湖龙井,揶揄她:“我听叶欢那小子说,姜小姐和丈夫伉俪情深,现在看来还真是名不虚传。”

姜郁倒水的动作微微一顿,淡笑着,没接话。

她在想,她向叶总求情的时候,陈弃是不是和徐婉苗在一起浓情蜜意。

她知道陈弃不喜欢被别人说,他靠着裙带关系才走到今天这一步,所以特意请求叶总帮她隐瞒,别告诉陈弃,他同意转手项链是因为她在背后做了这些。

现在看来,她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一个无比荒谬的笑话。

但既然已经接了单子,她就不会因为自己的问题食言,叶总的喜帖她还是要认真做好的。

晚上九点多,陈弃给她打来电话。

姜郁恍然想起来,她昨天说过,今天要搬东西。

她接通电话,男人低沉醇厚的声音传进她耳朵:“姜郁,马上十点了。”

“抱歉,我今天太忙了,能不能明天再找搬家公司去搬东西?”

回应她的是沉默。

她微微拧眉:“那我现在联系人过去搬吧,尽量十二点前搬完。”

“你非要惹我生气是吗?”

姜郁抓着手机的骨节泛白,顿了顿,才出声:“你非要为难我吗?已经这么晚了,我联系人也需要时间,你要实在觉得我会吵到你,今晚就别回去了,对你来说,找个睡觉的地方并不难吧。”

无论是徐婉苗,还是其他哪个新欢旧爱,毕竟他身边从来不缺女人。

她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男人直接挂断。

姜郁盯着黑下去的手机屏幕,安静许久,拨通闫笑的电话:“笑笑,你睡了吗?能不能帮我搬点东西。”

半小时后,闫笑和姜郁到了佳霖苑,前者喋喋不休地数落陈弃:“我就没见过这么冷血无情的男人,哪儿有大半夜让老婆搬家的,他还是人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