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天授首1 >  第五十八章

云纬道不停的向前跑去,沧古凌虚剑也不是像以前那样,佩在腰间,也没有背在背上,而是一直在他的屁股后面跟着他。

这个时候,他不得不再次赞叹不愧是绝世神兵,就是这么的有灵性,懂他的意思。

他本来在去沂城的路上还算是一帆风顺,陈镇将各地的将军们召回到了周湖,刘保在心里面只告诉了刘安事情的经过,并没有将云纬道的画像给刘安,他就是想要拦截云纬道,也没有办法。

在边关,士兵们盘查了他一番,就给他放了过去。

那个穆铁恩给他的银票虽然说不多,只要他花起钱来不再像以前那么大手大脚,肯定是足够的了。

在外面闯荡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他所经历的,每一件事都可以让他明白很多的道理了。

钱不钱的,已经不重要了。

他这个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在路上没有遇到麻烦,时间长了,手痒痒了,自己就去给自己找麻烦了。

陈国地处平原地带,可是出了陈国没几天,地势就多变起来,一座又一座的山在他的眼前浮现。

长这么大,他可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群山峻岭了。

舍弃了平坦的大陆,他偏偏要往人迹罕至的小路里面钻。

不过他也长了记性,地图里面沂城在周湖的西北边,他就一直往西北边跑。

同时,林子深,树多的地方他也不去,怕看不到月亮,找不到方向。

有的时候月亮被乌云遮住了,他就坐下来,按照以前在仓兴自己想的那个样子,开始尝试念形。

这一路的奔波,天地之气一直涌入云纬道的体内,除了充盈云纬道的体力,这一天一天的往复,天地之气顺道便将云纬道的身体洗筋伐髓,让他的体格异于常人。

只不过,他自己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吸收天地之气比以前多了许多,自己运用起来也更加得心应手。

于是,在昨天晚上,云纬道再次给自己招惹上了麻烦。

山林里面猛兽不少,就云纬道的实力,在这些山大王面前还是不够看。同样,就他的身板,给他们塞牙缝也不够。

不过好在他还有沧古凌虚剑,他没有往那些深山老林里面去,那些吸收天地精华有了灵性的野兽他也见不到。

普通的野兽再凶猛,爪子相爱锋利,身板再坚硬,在沧古凌虚剑的面前,依旧如同豆腐一样。

只不过是,云纬道在每次同它们打斗的时候战相不好看,只是在那里被动的防守,等待着它们的进攻,然后在他们扑上来的时候闭上眼睛,拿着沧古凌虚剑猛的戳上去,用宝剑将这些猛兽撕裂。

偶尔也有失手的时候,他就赶紧打个滚,再摆出之前的姿势,吸引猛兽进攻。

好在牲畜终究是牲畜,未开化前没有一丝的灵性。

它们对上云纬道,也算是半斤八两。

他的剑法和身法,也算是有了一些长进。他的天赋是极高的,在这些战斗之中,也学会了分析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办,这些野兽下一次会怎么向自己发动攻击。

只是,对于紫寂,他的内心还是有着深深的忌惮。

当那些野兽被云纬道凌空劈成两半的时候,鲜血自然会直接喷洒他全身。

他也渐渐的适应了,可是紫寂,凡是被他用剑砍出来的伤口,伤口的周围没有一点血的痕迹,好像被抽干了一般。他开始观察这种情况,发现这些鲜血都被紫寂吸收了进去,当鲜血再次撒满了自己的全身,当他抓住紫寂的剑柄时,他仿佛又看到了那天晚上了情形。

他也好久没有睡觉了,除了怕会耽误去沂城的时间,再就是他怕自己再做那个梦,怕一觉醒来,自己不再是自己。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他本来在路上走的好好的,走过树林时,发现这里出奇的安静,没有野兽,也没有走禽。

摸着沧古凌虚剑,又看到眼前这几株望不到树冠的古树,他瞬时想要练一练自己的剑法。

朝着一棵树的树干就砍了下去,这几株树也是奇怪的很,树干上好像缠了几根绳子一样,一圈又一圈的,蜿蜒向上,用手摸上去,还十分的光滑。

云纬道一开始没有注意,等着看到了,好像又找到了新的目标一样,就对着那一圈圈的划痕砍了上去。

沧古凌虚剑何等的锋利,绕是这种古树,几剑下去,也有了要倒下的趋势。

看着这棵古树摇摇欲坠的样子,他的心里感到了满足。

耳边突然传来了嘶嘶的声音,像是蛇在极速的吐舌,又像是幼虎在发出嘶吼。

“吧嗒”的一声,一个东西落在了云纬道的头上,他捡起来一看,是一个蛋壳,这蛋壳内部好像是镶着银色的花纹。

古树开始摇晃起来,又有好几个蛋壳也落了下来。

云纬道将他们拾起,刚准备放进包袱里面,耳朵一动,听见有东西冲着自己这边飞过来。

本能的一闪,让他躲了过去。

“嘶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转身一看,顿时吸了一口凉气,心中大骇。

十几条蛇瞪着眼睛,吐着信子,随时准备进攻。

这些蛇长相也是十分的奇怪,在七寸的位置,还长出了两张翅膀,他们的颜色也是十分的妖艳,有红蓝相见的,还有五彩斑斓的。

云纬道心里也是有些紧张,这些蛇,看样子就不好对付。

这难道就是人们说的灵兽?

刚才那条向他袭来的蛇再次从背后向他发动袭击。

云纬道也不算是愣头青了,算好那条蛇要进攻的方位,用沧古凌虚剑一划,直接将那条蛇的尾巴给削了下来,蓝色的血低落在了地上,粘在剑上的血一瞬间就被紫寂给吸了进去。

那条蛇好像不知疼痛一样,顺着沧古凌虚剑就朝着云纬道的手腕咬去。

云纬道心里一惊,赶紧将沧古凌虚剑扔掉,可惜为时已晚,这条蛇稍一弯曲,如同弓箭一样,在剑扔下去的那一刻,直接跳了起来。

七寸的翅膀张开,两枚毒牙虽然小,却好像锥子一样,在他的手背上扎了下去。

他也赶紧用体内的气流形成一层薄壁,希望可以挡下去。

这条蛇虽然小,但是毒牙却十分的锋利,还是突破了云纬道的气壁,像针扎了一下,细小敏锐了痛顺着手臂传导上了他的身体,手背上留下了一个细小的牙印。

他将那条蛇甩了出去,心一动,沧古凌虚剑又回到自己的手上,朝着那条蛇的翅膀就砍了过去。

蛇在空中没有支撑,之前又被云纬道用剑砍断了尾巴,这一甩,直接将它变成了一条绳子,就这么被沧古凌虚剑砍成了两截。

“嘶嘶”的声音再次嘈杂起来,这些蛇看到自己的同类被云纬道杀害,声音也变得急躁充满了敌意,翅膀微微张开,纷纷朝着云纬道游来。

“嘶”“吼”两声,响彻了整片森林,树叶也跟着抖动,云纬道不敢迟疑,抓起沧古凌虚剑就拼命的跑了起来。

“啪”“啪”的声音在身后传来,不用想,他也知道那是蛇的躯干撞击树木的声音。

现在的他,只有逃跑一条路了。

沧古凌虚剑在自己的身后,像一条尾巴一样跟着自己。

“他奶奶的。”云纬道心里骂了一声,转身就握住了沧古凌虚剑。

他也是跑够了,想要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妖怪,有绝世神兵在手,他还怕这些东西?

蛇身撞击大树的声音越来越近,嘶吼声也越来越近。

那些蛇也感觉到云纬道在前面等着它们,速度也越来越也快。

“嘶”“吼”两声,这两条蛇出现在了云纬道的面前,看着这两条蛇,云纬道的手有些发凉。

两条蛇盘旋在树上,两个眼珠像琥珀一样晶莹透亮,毒水从毒牙上不停的滴落。

一条红蓝相间,看那个样子,竟有四五米长。另一条五彩斑斓,也有三四米长,就是那两个翅膀,都比云纬道长些半个身体。

看着云纬道,它们两个再次嘶吼了一声。

那条蓝蛇信子一吐,顿时一口白色的毒液朝着云纬道射了过来。

云纬道也抽身一躲,他撇眼看了一眼自己刚才站立的位置,眼睛一缩。

那个地方,被毒液直接砸出了一个小洞,在阳光的照射下,毒液被蒸发成了白烟向上飘去。

另一条蛇看着云纬道躲开,一聚力,也喷出了许多的毒液。

云纬道连滚带爬,赶紧躲到树后,喘了口气,本还想着和这些蛇搏一搏。

现在看来,这个想法实在是天真了。

这两条蛇和之前那些幼蛇不同,早就有了灵性。

他们已经学会了如何运用自己的优势怎么去和眼前的猎物搏斗。

看着云纬道躲的那棵大树,两条蛇不停的吐着毒液。

那棵大树的树皮早就在毒液的腐蚀下腐烂,砸出的洞也开始流出汁液。

树后没有了动静,它们两个交相朝着那棵树飞去。

到了树后,蓝蛇狠狠地朝着树干一拍,树干应声折断。

而云纬道,看到自己不是这两条蛇的对手,早就脚底抹油,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