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行走诸天无限世界 >  第五十七章 养猪

锦衣卫是刀,魏忠贤也是刀。只不过魏忠贤这把刀是握在天启皇帝手中的。

天启皇帝在后世被称为木匠皇帝,看似并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功绩。

但是有一点经常被人忽视,那就是天启虽然看似怠政,但是这个家伙的政治智商可不是后来的崇祯能比的。他虽然看似不问政事,但是却扶植魏忠贤,跟文官集团对垒。

不管两边如何杀的血流成河,他都稳坐钓鱼台,充当一个裁判的角色。将真正的权力,牢牢地握在自己手中。

后来他会被人弄死,明显就是有人忍受不了了。对大多数文官来说,他们要的是一个吉祥物做皇帝,越没脑子越好,这样才能够体现出他们的价值啊。

然而天启皇帝不但有脑子,而且还运用的不错。把一干朝臣玩的欲死欲仙。所以他才非死不可。

北斋似乎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理念,一时间愣在了那里不知道如何反驳。陆霄也没有给他多少思考的时间,而是接着说了下去。

“不只是我们,这朝堂上的文武百官,哪一个不是刀。区别只是在于,刀握在谁的手中罢了。”

“我一个弱女子,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你本事大,那就去把建奴赶走,去山东赈灾,去给那些无辜死去的人平反。还是大人只会在我一个女人面前纸上谈兵!”

北斋话语中充满讽刺,不过陆霄也不在意。

“这些话我不是说给你听的,懂我的意思吗?”

北斋的脸色白了一下,刚要说话,就被陆霄制止了。

“我说了,北斋姑娘,我不是来跟你辩解什么的。我只是来阐述一下自己的一点浅见。你相信也好,不信也罢,其实都无所谓。

不过我还是要针对我之前的话,补充一点东西。魏忠贤是个阉人,他是做不了刀手的。但是另外一边,可就不一定了!”

说到这里,陆霄也不管北斋一肚子疑惑,直接停止了对话。

“好了,言尽于此,天色不早了,北斋姑娘还是早点回去吧。对了,这个是我的见面礼。”

陆霄说着,从怀里取出了那份卷宗,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外面的凌云凯,一边感慨大人神威无敌,一边屁颠屁颠的跟上。

天色已晚,两人也没有回锦衣卫,而是直接去了春风楼,一众同僚为陆霄庆贺高升。

等到众人酒足饭饱,相继离去之后,房间里只剩了陆霄,陆文昭,沈炼,还有凌云凯四个人。

“凌云凯,之前让你查张英,你查的怎么样了?”

“回大人,卑职已经有十足的把握,把张英拉下马。”

这事由不得凌云凯不上心。毕竟陆霄说了,办了张英,他百户的位子就是自己的。

“游戏不是这么玩的。你暗中查他可以,但是这种事情不能由你出面。把证据准备好,我来处理。”

“谢大人栽培。”激动的就要行大礼。

陆霄又转头对沈炼说到。

“沈炼,升任镇府使之后,你开始运作这个千户的位子。我会在魏忠贤那里给你垫话的。这种时候,他不会拒绝我的。但是你自己各方面也要打点好,不要吝惜银子,懂了吗?”

“谢大人栽培。”

沈炼也是激动啊。谁能想到,当年那个带着他们,从鞑子追杀中杀出来的猎户。已经是能够影响五品官职的大人物了。自己老爹就是锦衣卫,但是可没做到千户这个级别。这对沈炼来说,可以说是光宗耀祖了。

最后陆霄问陆文昭。

“北边的事怎么样了。”

这话问得自然是边疆鞑子的问题。

“不容乐观,我收到了军中的一些消息,鞑子怕是要对沈阳下手。据说鞑子那边已经下雪了,他们今年格外难过。很有可能会忍不住。”

这事陆霄信,因为历史上努尔哈赤就这样做了。而且是在萨尔浒战役不久后,就拿下了沈阳。不过当时他打的其实也是有些勉强,可以看出决策上有些匆忙。

这一世,出现了一点偏差。努尔哈赤没有立即攻打沈阳,而是缩了回去休养生息。

要知道沈阳作为北方重镇,是具有极高战略地位的。丢了沈阳,大明朝就对北方彻底失去了掌控。反观鞑子,进可攻退可守,一定程度上摆脱了山林野人的桎梏。

但是这件事其实有些无解,因为陆霄的势力很难蔓延到北方军阀之中。这些消息,也还是陆文昭凭借早年军中人脉弄到的。

北方的各大军事城镇,已经形成了一张巨大的官僚网络,外人根本难以渗透。

关键是这些军屯,军镇,贪腐成性,吃空饷更是达到了五比一的程度。十万在册的名额,可能就两万人。而且多是老弱病残,战斗力堪忧。一旦大战爆发,有战斗力的只有那些世袭军官的家丁。

但是他们会让自己的家丁去拼命吗,显然不会。一旦开战,要么逃跑要么投降。根本不堪一击。

虽然其中也出了不少敢打敢拼的将领。但是无奈士兵的质量太差,完全不是努尔哈赤的对手。

“不能让他们在今年动手。要想个办法拖住他们。我让你调查的那群晋商怎么样了?”

“已经查清楚了,他们确实在偷偷的往关外倒卖粮草物资。我已经打点了那边的锦衣卫,严加盘查,拖住了他们。这也是鞑子今年格外难的原因之一。

不过这群家伙不好动。他们早就把当地上上下下打点透了。使点绊子还行,真要动手,怕不是那么容易。”

“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通知那边的人,放开对他们的限制。”

“放开?”

屋子里的其他三个人,都震惊的望着陆霄。

“放开一部分,让他们运一部分粮食过去。让鞑子过了这个冬天。”

沈炼跟凌云凯一脸疑惑。

沈炼更是直接问道。

“为何不直接拿下他们?

倒是陆文昭露出了一副了然的表情。

“大人是想在多养一个冬天的猪?”

“没错。皇帝身体伤了根基,但是有宫里各种名贵药材吊着,过这个冬天不是问题。所以,让那几只猪在长长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