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大牌丫头等你来 >  第406章 珠宝展危机

而熠寒熙只是嘴角轻轻上扬,并没有说话,沐凌枫他们见人终于出来,便时刻准备着…

台上的老黑面容带笑收回眼神,瞟了眼身旁的殷父,殷父连忙喊着“六百亿一次,还有加的吗?”

见殷家对老黑如此毕恭毕敬,难道已经是老黑手下的人了?

大家本以为老黑是奔着寒少去的,没想到目标也是这两款珠宝,大家不肯作罢也继续加着

“七百亿!”

“七百二十亿!”

“八百亿!”

“一千亿!”台上老黑向身后的人示意着,身后的手下便喊着

大家都盯着台上的人,这人到底想干嘛,这是一定要得这两个珠宝了?

大家终于发觉不对劲,如果真是这样,再照这样下去,自己的珠宝已经都给殷家了,如果殷家真的是和老黑同流合污,那这两个珠宝大家也没有机会到了

“老黑,你到底想干嘛!”

“殷家!你和他们怎么回事!”

“你们是不让我们得到么?”

沐凌枫和金贤羽互相看了一眼,好笑又无奈的摇摇头,这些人才反应过来么

连待在自助区的韩嫣儿她们也发觉到不对劲了,看这架势,老黑他们分阴就是不准备让这些人拍到这两个珠宝,要自己得到

而且看殷纤纤父亲在旁边的样子,一看就已经是老黑手里的人了,不仅不让大家得到,还把已经大家的珠宝都收入囊中

看来这场活动早已经是他们的计划了吧,原本以为殷纤纤加入了黑手,没想到连父亲也加入了,呵呵,韩嫣儿轻笑着,一脸瞧不起

就知道做这些下三滥的事情,呵呵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场面一度冰凉化,暮染染和美琳琳在一旁示意韩嫣儿不要急躁,韩嫣儿又无语又无奈的叹气,要不是大家来,自己才不会来这里影响自己的心情呢,到想看看他们想干嘛

“怎么会不让你们得到呢,大家都是公平竞争”

说得好听,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一千五百亿!”一位珠宝家架势必要拿下的模样,而老黑继续示意自己的手下,手下便继续道“三千亿!”

那位珠宝家气的脸上一阵红一阵青“殷家!我记住你了!”

说着,那位珠宝家便转身就要走,大家见状,也准备离开,这不就是在玩大家吗?

大家的珠宝都已经给他们了,又不让大家得到,呵呵,当大家好玩吗?

可那位珠宝家刚走到门口就便门口的保安给拦住,那位珠宝家气急败坏道“拦着我干嘛?”

一说完,门口就突然跑进来两例穿着黑衣服的人,挡着自己把自己给退回去,后面有些跟着的人也被那些人给弄得退回来

大家被这些人给围在一起,被这一举动都给惊的不阴所以,让大家更惊讶不是把自己给围起来,而是因为他们手上拿着枪啊!

大家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金贤羽和沐凌枫他们见状连忙跑到美琳琳她们那里,守在她们旁边

“你这是要干嘛!”

“老黑!你这是要杀了我们吗?”

“为什么不让我们走!”

“你要是敢对我们做什么,你们可想过后果!”

看着面前那些凶神恶煞的黑衣人,一看就是老黑手下的人

大家虽然比不上寒少他们,但大家在业内也算的上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了,况且在里还有记者,第二天直接上头条,那经营的一切可是全都会被毁于一旦

老黑面容带笑起来“有趣”

下一秒,男人慢悠悠的走下台,那些黑衣人让出一道路,老黑走到那些珠宝家面前,道貌岸然道“想离开可以,我只有一个要求,只要你们同意,我即刻放你们走,你们给的珠宝也一并退还给你们,连这两个珠宝也可以给你们”说着,老黑便伸出带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指着台上的珠宝开口道

大家一脸疑惑,脑怒着“什么要求?”

老黑收回手,嘴角一扬“很简单,你们的行业经济权”

“不可能!”大家立马拒绝

老黑不怒不喜,看不出情绪,眼神稳稳落在大家身上,仿佛早已经知道答案,深沉的眼眸暗光流转,然后转过身走回台上,边道“嗯,很好,那你们也别想出去了”

“呵想得美,这里可是有记者的,你还想逃过?”就算大家走不了,大家的手下都还在外面等着,况且还有记者在这,一有不对劲就容易被发现

“喔?记者么?”老黑看向一边被围住的记者“想起来了,就说众多珠宝商既然为了殷家家得到的珠宝不息拿老本兑换”

几位记者被黑衣人用枪指着脑袋,记者们不敢不从啊,

“你!”

“卑鄙!”

“也不要指望着你们外面的人会来救你们,他们自己都自身难保”老黑站在珠宝台旁随意靠着

大家都看向外面,没有任何动静,还有这些把大家围起来的人

看来老黑的目的就是要得到大家的经济权,如果得到大家的经济权,那这整个行业就都是他的了,到时候可就不容小觑了

“寒少,我们该怎么办”

“寒少”

既然寒少他们也参加了这次活动,那老黑他们的目标就肯定不止大家,而是在场的所有人,要知道这里可不止大家这一个行业的人,而且个个都是企业的大佬

况且寒少是什么能力地位,老黑他们居然望之拿下寒少他们?怎么可能,寒少他们是这么容易就被拿下么?

所以大家都看向同样被围起来的寒少他们,示意有没有什么办法,大家只能靠寒少他们了

可还没等大家开口完,台上的老黑却笑着“我到要看看你们有什么办法”

熠寒熙看向沐凌枫他们那里,韩炎磊微微点了点头,便喊道“出来吧!”

说完,门口瞬间就跑进来许多黑衣制服的人,胸前挂着蓝宝石胸章,整齐划一围在那些黑衣人身边,黑衣人们见状连忙用枪对着,而进来的黑衣制服也拿着枪对着

大家都慌张的往后退,不敢出声,感觉大战即将开始

熠寒熙看向台上的老黑,眸光中闪烁着冷冽妖异的光芒,表情如若寒星般,直挺的鼻梁,静默冷峻如冰,令人感到莫名的战栗和恐惧

“小寒,以现在跟你硬碰硬可能赢面不大,但你确定要和我斗么?”

金贤羽双手环抱,不屑一顾“既然知道自己没有胜算,倒不如就放弃你这个计划”

大家突然觉得老黑真是小看寒少他们了

可老黑并没有胆怯,反而浅浅一笑,扫视了一圈然后开口“但如果再加上她呢?”

说完,会厅一旁的后门发出声音,下一秒就见几个黑衣人抓着两个人走向台上

熠寒熙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下一秒目光忽然凝注,一颤,茜茜?

金贤羽他们也一下愣住,其中有一个黑衣服的人沐凌枫认识,是之前抓自己的人!那脸上的疤,自己绝不可能认错

夏茜茜的眼睛被黑布遮起来,嘴巴也被东西塞着,但能确定,那就是茜茜,而另一个是殷纤纤,却只是被抓着,并没有被黑布遮起来,不过站在夏茜茜旁边却显得逊色许多

夏茜茜用力挣脱着,但两只手被用力的抓着,根本挣脱不了

韩炎磊他们都看向熠寒熙,为什么茜茜会在这???不是说在家里吗?

只见熠寒熙也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眼神像是要把殷纤纤杀掉一样,浑身都散着冷冷的气息,大家都能看出来,他生气了!

“纤纤!”殷父见里面居然有自己女儿,连忙喊着“老黑!说好的!”

大家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大概也能猜测,老黑抓了殷父的女儿,那另一个应该是对于寒少很重要的人,应该就是说的那位夏家千金

“那不是茜茜么!”

“是啊!怎么回事!”

“茜茜!”暮染染她们着急的喊着

台上的夏茜茜像是听到了暮染染她们的声音,也愣了愣,夏茜茜转动着脑袋,可是自己眼睛被遮住了

这个殷纤纤!卑鄙!

原本自己已经上楼准备休息,却收到一个陌生电话,是殷纤纤打过来的,说熠寒熙他们有危险,自己便立马出门

刚好碰上文叔到家,但是自己来不及解释就说去找熠寒熙了,等自己终于到酒店门口,门口却一个人都没有,正当自己奇怪的时候,居然看见殷纤纤躲在酒店入口的树后面

见殷纤纤一直盯着酒店里面,里面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自己便走过去拍了拍殷纤纤“你在这做什么?”

殷纤纤稍微惊了一下,见是自己又看向自己旁边,确认没人,殷纤纤那幽暗的眼神又盯着自己“寒少他们在里面”

“那赶紧进去啊”夏茜茜说着就往里面走,丝毫没有去想周围寂静无声,也来不及想

可自己还没走几步,就有几个人把自己抓起来,自己还没来得及看见是谁,眼睛就被盖起来了

只听见一个有些熟悉粗壮的男声道“做的很好,老大会奖励你的”

夏茜茜才反应过来,原来又被殷纤纤骗了!然后自己就被带走,后面就发生了这些…

“先不用那么愤怒,你以为我就只是让你把殷纤纤救回去这么简单么”老黑又看向殷父“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女儿怎么样,我还得谢谢她呢”

老黑走到殷纤纤面前,带着手套的手轻轻拂过女人的脸蛋“原本我是不可能让你活着出去的,但我后面想了想,万一还有利用价值呢?所以我赌了一把,我故意把我今天的计划透露给你,故意让你听见,然后赌小寒会来救你,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在意小寒,哪怕就只是你家里人的生死你也肯定会把我的计划告诉小寒”

“哈哈哈果然,小寒把你带走了,”老黑大笑着看着冷固盯着自己的殷纤纤“没想到你在小寒心里还是有点地位的嘛哈哈哈”

原来是这样,所以那天晚上熠寒熙是去救殷纤纤的?

台下的熠寒熙握紧拳头,浑身上下已经掩饰不住男人的愤怒,男人下一秒就要冲上去突然就被旁边的女人喊住“寒少!他是故意在激怒你”示意不要冲动!

熠寒熙?

夏茜茜听见有人喊着熠寒熙名字,连忙挣扎着“……呜!呜!”

熠寒熙!别管我!

夏茜茜虽然看不见,但是能感觉到这氛围很紧张,这不是珠宝展么?而且他们把自己抓起来,难不成用我来威胁熠寒熙?!!

真卑鄙!自己又上当了!然后下一秒就听见熠寒熙的声音

“别!”熠寒熙见女人双手被抓着,眼睛也被遮盖着,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自己都舍不得弄疼她一分一毫“只要你把她放了,我都可以答应你”

韩炎磊他们看着熠寒熙,两方的手下都在用枪朝着对方,都不敢轻易妄动

本来熠寒熙没带上夏茜茜就是担心发生这种事,因为大家知道,只要夏茜茜一在,熠寒熙就特别容易控制不住

“哈哈哈小寒,你小时候那次我们没得逞,但现在呢?”说完,老黑就看了眼抓着夏茜茜的两个人,两个黑衣服的男人便把遮住女人的黑布给拿下来,嘴里塞着的东西也拿了出来

夏茜茜眼睛被突来的光线给眨了眨眼,金黄色酒店极其豪华,身边站着好几个黑衣服的人,里面还有一个脸上带疤男人!

脸上带疤的男人也正凶狠的盯着自己,那不是上次在学校追沐凌枫的人么!原来刚刚是他把我抓起来的!

旁边还有珠宝展台,而台下便是一起人被包围起来,外围两排黑衣服的人都互相拿着枪指着,还有正在叫着自己的熠寒熙“笨蛋!”

“熠寒熙!”夏茜茜立马喊着,下一秒两只手又被紧紧抓着“放开我!”

“你们放开茜茜!”韩嫣儿冲到前面喊着,韩炎磊他们也跟上去,而旁边的人都不敢出声,韩嫣儿说着又看向熠寒熙“还有!寒哥哥,你不是说茜茜在家么?”

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来给你回答”老黑笑盈盈道“小寒,不要以为不带上她你就可以成功,这么好的一个人质我怎么可能放过呢,再说了,你以为你救回去的殷纤纤就会乖乖的待着么”

夏茜茜看向一旁说话的男人,这人不是在阿姨生日会上见到的男人么?原来是他在搞事情!

又看向面无表情的殷纤纤“殷纤纤!你又利用我!”

殷纤纤苦笑的盯着夏茜茜“那又怎么样”

“女儿啊!你住口吧!”殷父担心喊着,难道还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呵呵,你以为我想?只要我不完成他们的任务,你知道我的下场吗?!你知道那种死到临头的滋味么!”殷纤纤面色淡冷

“女儿啊你这是何苦啊!”几个黑衣人拦着殷父,便只好痛声道

“按理说你也不是没有利用价值的,但是像你这种两面三刀的人我也容不下”老黑看着殷纤纤那没什么表情的脸“看你也有功劳的份上我也不会让你在这么多人前面难堪”

意思就是后面还有更好的死法,殷父听见直接大喊“不要啊!不要啊我的女儿!求求你放过我的女儿,我已经什么都答应你了”

“求你了老黑,我已经答应你弄了这场活动,我什么都答应你了”见父亲苦苦哀求着,殷纤纤扭过头控制自己不去看

大家都不忍心,但都很无奈,因为大家现在也都自身难保

老黑只是一副得意的笑,然后几个黑衣人又把殷父制服着,然后又看向一旁的夏茜茜,女人的身材样貌都非常出色,无一不恰到好处的美

熠寒熙见老黑的目的转到夏茜茜身上,立马喊着“你敢动她一下试试!”

“放心,你如此在意的人我怎么可能轻易动手呢,毕竟也是我师傅的孙媳妇”也就是熠寒熙的爷爷,老黑瞟了一眼台下那尖锐的眼神,然后盯着夏茜茜微笑道“又见面了”

经过刚刚其实夏茜茜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很残忍,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居然感觉面前的男人好像对自己没有那么大敌意

还有老黑刚刚说的话,小时候那次没有得逞,是那次自己出车祸那次么?还有前面公司发生危机,虽然都是殷纤纤搞得鬼,但其实都是在给老黑做事,而且照现在这种情况来看,其实目标都一直是熠寒熙啊

“不知道上次你疑惑的时候找到答案了没”,见老黑突然提起上次的事情,夏茜茜眉头微皱“我都知道了,你也不用挑拨离间”

“哈哈哈”老黑大笑起来“我可没有想离间你们俩,那次本来目标是小寒的,谁想到居然抓了你,然后导致你差点成植物人,所以还是要说一声对不住了”

全场震惊,暮染染和大家互相看了眼对方,原来茜茜他们两个人之前还发生过这些?!

夏茜茜也没想到这个人会给自己道歉“这都是以前的事了”

台下的熠寒熙神色微动,笨蛋已经都知道了?

“好!不愧是小寒看上的女人”说完便转过身面向台下,可转身的一瞬间,又突然掏出一把抢对着自己的太阳穴

“茜茜!”熠寒熙惊慌失措道

“啊!”全场惊慌大叫起来,都慌张的往人群里走,两方的黑衣人依然用抢对着双方。

夏茜茜也被老黑的行为给惊的突然顿住,不敢乱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