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清光入匣 >  第17章 真相

姜斐然猛的抬头,眼里显然不信的样子,“你可以在父皇面前告我,可雪儿哪里是装病了!”

“你别血口喷人了。”

月清和一脸冷笑,“有没有此事,可以当众请太医来诊治。”

“臣女若是有半点虚言,那臣女愿意拿出性命来担保!”

她的眼中全是坚定,说出的话竟让姜斐然有些害怕。

月清和心里滔天的恨意翻涌起来,曾经伤害过她的人,都会付出带代价。

宁愿用性命担保,瞧得出来这件事情**不离十,皇帝开口,一副厉色,“让欧阳雪进宫,朕倒要看看,她装病到底是为何。”

姜斐然暗感不妙,但是对欧阳雪的病依旧深信不疑。

王府内,欧阳雪正坐在榻上,一副悠闲得意的样子,那两碗血被丫鬟端进来,带着一股腥气,欧阳雪嫌弃的捂住鼻子,“给我拿去倒了,这么恶心的东西,怎么拿进来?”

她压根没病,为了让姜斐然去放血,花了她不少心思。

整整两大碗血,看起来,月清和一定吃了不少的苦头,就算是不死,也伤了元气,等到过几日,又称自己犯病需要鲜血,姜斐然一定会乖乖找月清和放血。

欧阳雪正打着一手如意算盘,几名男人就闯了进来。

“你们是谁?竟然擅闯王府,小心我让人把你们抓起来。”

“来人啊,来人。”

欧阳雪的脸上一副惊惧之色,慌乱的想要喊人,对方开口,说话之时都是冷漠,“跟我们走一趟,陛下让你进宫。”

陛下?欧阳雪不解,倒也冷静下来了许多,这时候瞧出来几人的打扮像是宫里的。

“还请你随我们走一趟,不然,我们只能动手了。”

对方说话毫不客气,欧阳雪心中不悦,想着姜斐然回来之后,一定要好好告状。

半个时辰的功夫,欧阳雪便被带进了朝堂之上。

一路上,她都隐隐不安,在瞧见月清和之后,欧阳雪都明白了过来,皇帝坐在龙椅之上,身边的文武百官还有姜斐然也在。

“民女参见圣上。”

欧阳雪象征性的行了个礼,皇帝没有理会,不耐烦的道,“快给她开口,看看她到底有没有病。”

欧阳雪心里一慌,“劳烦陛下关心,民女并无大碍。”

月清和冷冷开口,直接戳穿了她的心思,“你根本就没病,现在如此推脱,岂不是害怕了?”

被拆穿心思,欧阳雪自然有些恼羞成怒,可身边的太医已经来到身边,她十分不耐的将手伸了出去。

一番诊断之后,太医的脸沉了下去。

“回陛下,微臣方才给这位姑娘检查,这位姑娘根本没有任何病,反倒是身体不错。”

话音刚落,欧阳雪见自己装了这么久的病被拆穿,眼神突然变得怨毒起来,盯着月清和所在的方向。

姜斐然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月清和站上前,“陛下,欧阳雪根本就没病,她为了能够将我赶出王府,所以才用了装病的伎俩,而端王为了自己的心爱之人,三番五次割血。”

“还请陛下评理。”

皇帝现在早已是怒不可遏,他怎么也没想到,平时善良聪明的儿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哼!”

“来人啊,把欧阳雪给我关起来,谋害王妃,罪加一等,择日处死!”

皇帝一声命令,就有人准备将欧阳雪带走,而欧阳雪听见自己要被处死,此时整个人的胆都吓破了。

“陛下,陛下,不是这样的。”

“民女……民女也是有苦衷的。”欧阳雪一时间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死死挣扎,求救的目光,落在了姜斐然的身上。

他努力避开欧阳雪的眼神,他怎么也会想不到,欧阳雪竟然是装病的。

可还是于心不忍,他直接站出来,“陛下开恩,欧阳雪固然有错,可罪不至死,还请陛下开恩啊。”

皇帝冷哼一声,有些恨铁不成钢,都到了这个份上,还在替人说话,“欧阳雪有错,可月清和又做错了什么?”

“她谋害王妃,理应处死。”

姜斐然抬头看向皇帝,那充满威严的声音,让人感到压力倍增,身边的文武百官,都在看他的笑话。

“陛下,念在她是初犯的份上,请饶她一命,等儿臣带回王府,一定会好好管教。”

说着,姜斐然直接跪了下来,当众一片哗然,堂堂的端王,竟然为了一个女人下跪。

月清和一直将自己置身事外,只想看看这两人会怎么样。

皇帝沉默了一会儿,“带着人,赶紧给我滚,若她在做出伤害王妃的事情,别怪朕不客气。”

终究是自己的儿子,他在文武百官面前,还是想留点面子。

听见皇帝赦免自己,欧阳雪顾不得其他,只得一个劲儿的叩谢皇恩,跟着姜斐然一起离开了皇宫。

一路上,心有余悸的她,目光楚楚可怜起来,可姜斐然的心中,五味杂陈。

当众丢脸,他的面子和名声,算是已经被丢尽了。

“王爷,刚刚雪儿在朝堂上面真的好害怕,幸好王爷能够保住雪儿。”

说完,欧阳雪还想朝着姜斐然的怀里倒,可他此时竟然生出来一股厌恶之意,轻轻的避开了。

他微小的动作被欧阳雪察觉到,让她有些不悦,这一切,都是月清和那个贱人!

皇宫内,散朝之后,皇帝特意把月清和给叫到了大殿。

“今天的事情,朕给你做主了,那你是不是也要答应朕一个要求?”

月清和感到不妙,开口,“什么要求?”

皇帝想了一会儿,月清和的炼药技术精湛,目前来说,他很需要月清和为宫里炼药,若是给姜斐然和离,那么没了王妃的身份。

她可以为所欲为,到时候说不准会离开皇宫,没了联系。

“朕要你不得和端王和离,月清和,你能做到吗?”皇帝的声音带着质问,并不是一副商量的语气。

月清和沉默,她做不到,离开姜斐然时自己最大的愿望,她不想再和这种人有更多的牵扯和瓜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