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的疯批夫君好会演 >  第十四章

43.

砸巴咂巴嘴慨叹:「那时候我才多大……」

真是难以想象。

「郡主想哪儿去了?」慕锦成又委屈起来,「我像那种人吗?」

「像。」

耳旁的温热,是惩罚似的几下啃咬,耳廓热得不得了,我刚想往后一缩,却被禁锢得更紧了些。

「他说他会在京城以外将我养大,至于以后的生活,由我自己选择。」

「那时候我就想回京城,看着你重新笑起来。」

说到这儿的时候,他赌气一样,掐了一把我的脸,并且爱不释手。

「结果我回来后发现你都跟废太子订亲了,这真是我爹做得最糊涂的事。」

敬爱皇伯伯的我岂容他这样说,开口就要分辩:「此言差矣……」

慕锦成一把捂住我的嘴:「难道你还好意思说自己之前心悦废太子?」

我:「……」

算了算了,脑子被驴夹过时干过的事情,省得说出来再惹他不高兴。

他也没给我继续说下去的机会,手掌一直贴在我的唇上。

「不过那个有眼无珠的家伙居然看上了别人,算得上是天助我也。」慕锦成勾唇一笑,「得知他要同你退婚,又知道了安和的阴谋,我就迫不及待地上了郡主的床。」

说这话时慕锦成一双勾人眼就直直盯着我,蛊人得很。

我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在「扑通扑通」的回应他。

44.

婚期到底还是提前了,慕锦成与我形影不离,有时候就算暂且放下手头的事,也要陪着我。

「你这么做,搞得我好像是个红颜祸水。」

长发被他握在手里盘来盘去,慕锦成的依恋显而易见。

「总觉得不抓着你,随时就要飞走了。」

那座墙修的极高的宫殿终究是建好了,慕锦成总是拉着我去那边转悠,明天就该是登基大典和封后大典,照理来说今天是婚前,我们不该见面,但慕锦成冲进来,谁也拦不住。

他带了一壶酒。

两杯倒好了,一杯在我面前,一杯在他面前。

「陪我喝酒。」

慕锦成低声地说道,将我面前那杯塞进我手里,一副不容拒绝的样子。

我失笑,盯着他惆怅又迷茫的神情,重新递回去。

「换换?」

「为什么?」慕锦成看着我手上的酒杯,略显无措地问后,又坐直了说,「我什么都没做……」

「在其他人面前都那么会装,在我这儿,心思都写在脸上了。」我凑到慕锦成的酒杯旁,他后退的手腕被我抓住。

担心刮到我,他还是没了动作。

「你的酒杯里有迷药。」

45.

他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脑袋都低垂着,半点精神都没有。

「故意让安和来我面前说那些话,又故意让我看着那高高的宫墙。」想到他的所作所为,我叹了一口气,「就算这样,那宫殿也还是建成了。」

慕锦成诧异抬头:「你不怕?」

「怕什么?」

我反问他,他于是没说话了。

只嘴唇嗫嚅着。

「怕我把你关起来,再也不让你出去。」

「怕这做什么?难道就因为知道你看见我的日志?」他酒杯中的酒被我扬到地上。

「可我一开始建那座宫殿确实是存了不好的心思……」

还是头一次见到往自己身上揽错处的,我几乎要被慕锦成气笑。

「你今晚的举动,不就说明了,你不会这么做。」我用指尖点着他的额头,「还故意把逃跑的机会送到我面前,我还真是谢谢你。」

「那是因为,我看得出来……你真的很想出去。」

慕锦成语气飞速地解释起来:「可是父皇已经年迈,前太子的事也刚过去,我既然接手了当然不能就此不管。」

「难道你不出去了?」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又忽地暗淡下来。

「但出去看看是你的愿望……」

恨铁不成钢的,我给慕锦成的脑门来了一巴掌。

「你不拦,我出去还不是轻而易举。」

这位储君不清醒的脑子又开始胡搅蛮缠的想法:「可我醒着的时候舍不得送你走……」

「谁告诉你,我出去后就不回来了的?」

一向聪明机灵的慕锦成这时候愣愣地盯着我,我掐着腰气势汹汹地告诫他。

「我是出去逛,又不是去死,又不是不回来。」

「慕锦成,三个月后,我们大婚。」

愁眉苦脸的人儿突然笑得灿若桃花,一双多情眼潋滟得周围都失了颜色,在我心中印下一片烙印。

46.

「姑娘,我这葡萄干怎么样?」

「好吃,再来半斤装上。」

「好嘞!」

卖葡萄干的大娘笑逐颜开,喜滋滋地将打包好的葡萄干递给我。

我接过来后,看着远方的孤漠。

这三个月以来,我当真如同我日志中写到的期盼是一样的,什么江南水色、大漠孤烟、湖光山色、奇花异草,跋山涉水……

也是时候回去了。

毕竟家中还有个容易闹脾气的郎君,估计要等成望妻石了。

……

拿着令牌从宫中回去的时候,我千拦万拦不让人去通报,准备给他个惊喜。

结果刚到那大殿外,就听见有个老头子妄图给我相公塞人。

「陛下……后位空缺、后宫稀薄,不易龙嗣啊!」

「老臣恳请陛下广纳后宫,繁衍子嗣!」

我不动声色,在门口站着听。

「你们成天盯着朕的家事,还是手头上的工作太闲了?」

三个月没听过的声音还是那么清润,多了一分疲惫,似乎还很不满。

「陛下……」

「朕已有皇后人选,各位不必再议。至于后宫,你们有中意的女子,不如自己娶了。」

还有人嘟囔着,想再说点什么。

「下朝吧。」

不管了。

我拎着葡萄干的袋子,冲进大殿。

「刺客!」侍卫都大呼小叫的,像是要围住我。

「退下!」

慕锦成呵退那些人,两步作三步,就差从上面飞下来。

捻着葡萄干,我喂到他嘴里。

「陛下,没试毒呢!」

还是那老臣,大呼小叫的。

「朕和皇后的事你们别管!」

这般老远赶回来的普通葡萄干,他吃得高兴极了,就连眼角都在发光。

我凑在他耳边告诉他:「我回来跟你结婚了。」

何其自然,语气又是何其情意绵绵。

47.

帝后大婚,整个京城的孩子都收到了喜糖。

慕锦成早早的就跑到洞房来,把外面的人都抛下不管。

手指抚在我的面庞,似乎细细描摹了千百遍。

「看够了吗?」

「看不够,这辈子都看不够。」他拥着我,「我生怕你看了外面的世界,太喜欢了,再也不想回来了。」

盯着眼前人隐隐在衣服下的身体,紧实有力,一张脸,也实在是天上地下仅有,眼神中的情谊几乎要将我溺死。

「外面的风景再好,也没你好看。」

他闻言笑起来,在满眼的红色中,仍是蛊惑味道十足,令人目眩。

床帐落下,一夜良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