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平静的看着温茉言,每个人脸上都写着质疑。

霜非臣皱眉说道:“温茉言,你……”

霜非臣想问问温茉言过来有什么事,还不等他把话说完,温茉言便急忙开口打断:“王爷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一定竭尽所能,绝不推辞。”

霜非臣看向低着头略显紧张的温茉言,又看了看站在她身后一步之遥,满脸好奇的李管家,最后看向双唇紧抿,犹如雕塑一般的青岳。

心中对情况,有了一个大概的推测。

霜非臣想了想,开口道:“温茉言,抬起头来说话。”

又是这招!!!

温茉言心中哀嚎不已,却无法拒绝秦王的命令。

她缓缓抬起头,满脸都是苦笑。

霜非臣看着她,脑海里不免响起沈望舒的话“只有在面对自己心仪之人的时候,才会方寸大乱,口不择言”,这丫头……真的喜欢他?

她不是喜欢太子霜元修么?

霜非臣想了想,开口道:“温茉言,你有什么话,想对本王说么?”

霜非臣饶有兴致的看着温茉言,想听听她能说出什么。

温茉言什么也不想说,可她却不受控制的开口道:“一日不见君,如隔三秋兮,三日不见君,如蹉跎半世兮……”

霜元星嘴角抽了抽,忍不住念叨着:“你这丫头,说话酸死个人,就不能好好说?”

霜非臣也开口道:“哦?这么说来,你是想本王了?”

温茉言欲哭无泪的开口道:“寤寐思服。”

霜非臣嗤笑一声:“呵!既然如此,那你就留在秦王府吧!”

“啊?!”温茉言震惊的看着霜非臣。

霜非臣平静的询问:“不愿意?”

“求之不得……唔!”温茉言已经尽快捂住自己的嘴了,可还是脱口而出了“求之不得”四个字。

一旁的李管家见状,皱眉道:“这……三小姐,于礼不合啊!”

温茉言连忙转头看向他,苦着脸道:“你说的对,于礼不合,我爹肯定不同意的是不是?他一定会打断我的腿的,对不对?”

温茉言希望李管家能把她带走。

然而李管家想了想,忽然笑道:“虽然于礼不合,但是老爷应该会成人之美的。毕竟三小姐和王爷已经定下名分了。老奴这就回去复命。二位王爷,老奴告退。”

“哎?哎哎哎??你别走啊!”温茉言显得有些焦急。

然而李管家已经笑呵呵的快步离去了。

秦王这么喜欢他家小姐,对他们老爷的仕途,大有裨益啊,他要回去报喜!

温茉言眼睁睁的看着李管家,像个老兔子一般逃走了,留下她一个人,手足无措。

温茉言欲哭无泪的转过身,一抬头忽然发现霜非臣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她面前来了。

温茉言吓得连连后退两步,才站稳身子。

霜非臣垂眸看着她,语气冷淡的说道:“你的样子看起来,并不是很想留下来。”

温茉言满脸无奈的看着霜非臣,心中说着:“请相信你自己的直觉。”

然而口中却说着:“怎么会不愿意呢?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温茉言说完就忍不住扶额,恨不能把嘴黏上!

霜非臣嗤笑道:“很好,本王……很喜欢听你说话。”他更想看看这份口是心非的后面,藏着一个怎样的温茉言。

霜非臣看向一旁傻愣愣的冯嚣枭,开口吩咐道:“青岳,带冯公子下去喝杯茶。”

这就是要把外人支开了。

“他不能走!”

“俺不走!”

温茉言和冯嚣枭同时开口拒绝。

霜元星见状有些难以置信的笑道:“哎呀?真是有趣啊,这温茉言时不时的违抗我七哥的命令也就算了,你这大块头竟是也敢违抗秦王的命令,活腻歪了?”

温茉言听到霜元星开口威胁冯嚣枭,急忙解释道:“湘王殿下别生气,他……他脑子一根筋,他就是想让我帮他找妹妹!”

冯嚣枭听到温茉言这么说,也接话道:“俺不走,她说要帮俺找到俺妹子的,妹子没找到之前,俺得跟着她!”

霜非臣看向温茉言,温茉言苦笑一下点点头。

霜非臣看向冯嚣枭,开口问道:“铜雀园没有找到你妹妹?”

冯嚣枭肩膀一塌,整个人无精打采的点点头。

霜非臣又看向温茉言,开口问道:“那你有什么本事,帮他找到妹妹?”

温茉言本不想回答,奈何她看向霜非臣,就会不受控制的做出回应。

“王爷明鉴,正所谓,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归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行了行了行了!温茉言你在这胡说八道什么呢?真应该把沈太医留下来,给你看看脑子!”霜元星因为知道霜非臣的病情不乐观,所以整个人显得有些烦躁,说出话来也语气很冲。

温茉言转头看向霜元星,欲哭无泪的说道:“我觉得……湘王殿下所言极是!”

她也不想这么磨磨唧唧絮絮叨叨啊!谁来救救她的脑子?

霜元星一阵无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霜非臣见状也皱眉道:“少说废话,说重点,你如何帮他找妹妹?”

温茉言低下头,暂时控制住胡言乱语的技能,开始思考要如何自圆其说。

霜非臣等的不耐烦,再次开口催促:“温茉言!”

温茉言急忙开口打断霜非臣:“王爷,我觉得铜雀园有问题。”她低着头回话,生怕霜非臣让她再次抬起头,索性直接说出重点。

问题?

铜雀园有问题,那不就是太子有问题?

霜非臣和霜元星对视一眼,随后霜元星迫不及待的问道:“有什么问题?”

温茉言看向冯嚣枭,开口道:“把你妹妹的画像给我。”

冯嚣枭顺从的将画像拿出来,递给温茉言。

温茉言直接将画像展开举高高,展示给二位王爷看的同时,也挡住了自己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