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深海渔夫 >  第十三章:收获

钓了两个多小时,鱼开始不咬钩了。

如果是资深海上钓鱼佬,应该都知道潮汐对海钓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一般涨潮及落潮期间,海水处于运动状态,也伴随有流水。

流水搅动着海鱼的运动,四处觅食,所以涨潮和落潮是海钓的最佳时期。

特别在涨潮期,据说这段时间,鱼儿咬钩频率是平时的数十倍。

时间和潮汐对海钓对影响特别大,大多数鱼有随着水流移动觅食的习性,随着最**时刻和最低潮时刻的到来,水流达到相对平衡,称为平流,鱼也停止觅食,正所谓无流则无口。

陈远他们过来的时候已经涨潮七分多了,总共钓了两个多小时,现在是潮满,好一会儿没有口了。

出海钓鱼,最佳时间是涨七分和退三分,这个时间段的石斑鱼、黄鲷、黑鲷、腊鱼等等,特别好钓。而且这些鱼的价格,都不算差。

“今天带出来的活虾少了。”郭浩收了鱼竿,笑着说:“下次有机会再出来,起码带5斤活虾。”

活虾不算少,足足两斤,是今天的活虾个头大。平摊下来,一人六只活虾,没一会儿就用完了。

张成清点着鱼获,说:“今天这么多鱼获,油费赚回来了没有?”

“应该赚回来了吧?”陈远看向林新海。

今天钓的有石斑,黄鸡,鲷鱼,海狼,还有两条红鱼,和一些杂鱼。

最大的,陈远钓得一条海狼。然后是郭浩钓的那条七八斤重的石斑鱼……

大大小小的石斑钓了有11条。

还活着的只是4条了。

林新海见陈远看过来,说:“这么多鱼获,油费肯定赚回来了的。”

“回去的时候我拖一个铁板,看能不能钓到金枪鱼。”王鹏说。

林新海无语的看着他这个女婿,说:“你不是头晕么。”

王鹏嘿嘿笑着,帮着将活鱼抄出来,放鱼箱里面打氧。这些鱼要是死了的话,价格最起码便宜三分之一。

东西收拾好了,王鹏给鱼竿上挂了个巴掌大的铁板。

郭浩的状态不是很好,轻微晕船了,就回去了船舱。这艘船虽然有陀螺仪,但在海上还是会摇晃。

张成也拿了根竿子出来,挂了个铅笔(拟饵),丢了出去,然后将鱼竿插在船尾,就拿出香烟给林新海,陈远,周升和王鹏递了一根:“今天的海钓真是过瘾,之前出来好多次,加起来都没有这一次的收获大。”

“出海钓鱼要跟潮水,找位置。”王鹏说:“我师兄他们是专业的,你今后要是想出海钓鱼可以联系我师兄他们。”

张成点着头,竖起两个大拇指。

怎么说呢,当地的资源确实一般。

他们今天的收获较大,是因为期间换了一次钓位,那次钓位换的,简直是神来之笔。

回去并不赶时间,就巡航速度,一直到海上威尼斯了,拖钓的竿子还没有中鱼,王鹏和张成收了鱼竿。

林新海转头看向陈远,说:“今天钓的鱼是卖掉,还是拿回去吃?”

“活鱼卖掉吧。死鱼拿回去吃……”陈远说:“今天钓的鱼挺多,也吃不完。”

林新海开着船去了收鱼的渔排那里,刚停好,一个和林新海差不多年龄的男人走了过来:“海哥,买新船了?”

林新海摆了摆手,说:“我干儿子的船。”林新海随后给陈远他们介绍了渔排老板:“魏涛,我发小……你们喊涛叔就好。”

“涛叔。”陈远和周升喊道。

“好靓仔的后生……叫什么名字。”

“陈远……”

“周升。”

魏涛跳到船上,看了看他们钓的鱼。

林新海说:“现在的鱼价怎么样?”

“这几条活石斑,每斤算70元。这个黑鲷的个头挺大,80元。小的60元……黄鸡50元……”现在是禁渔期,鱼的价格比平时高。

如果不是疫情影响导致当地游客减少,这些鱼的价格还能高很多。

这些鱼的个头都还不错。像黄鸡鱼,最小都在半斤以上,最大的有1斤多。而且都是活鱼,如果是死鱼,价格就便宜了。

死黄鸡鱼,的每斤估计也就是二十几块钱,要是小一些,十几块钱。

活石斑有四条,一条大的,三条小的,总共5.3斤。371元。

鲷鱼,主要是黑鲷,别的鲷鱼都死了……总共459元。

黄金……355元。

一条狼鱼17.8斤,每斤给到了25元,445元。

剩下的鱼就不卖了,还有二十几斤,留着自己吃。

回到闸坡,张成和郭浩加了陈远的微信,要了那条最大的石斑鱼,和几条鲷鱼,剩下的鱼全部留给了陈远他们。

张成他们离开后,陈远说:“师父,给船加油花了多少钱,我转给你。”

林新海摆了摆手,说:“这箱油当做我送你的礼物。今后多钓一些鱼,我还等着吃你们的剁椒石斑鱼头。”

陈远也不矫情:“行,今后搞到大石斑鱼给您留着。”

林新海笑了笑,说:“明天有时间吧?”

“有。”

“明天去渔政部门和边防部门办理登记。”林新海看向正在帮陈远清洗钓鱼艇的王鹏,说:“你明天陪着陈远去登记……”

“好。”王鹏答应道。

周升拿来了水枪,将水管接在水龙头上后,陈远拿起水枪冲下了一下钓鱼艇的甲板。

钓鱼艇长度13.7米,宽度3.6米。

厚甲板面积,13平米。

前甲板是个三角形,4平米。

驾驶室相对较小,驾驶室两边走廊比较宽……

这是一艘专门为了钓鱼设计的简单钓鱼艇,在上面钓鱼非常舒服。

出海一趟回来,简单冲洗钓鱼艇,保持钓鱼艇的干净卫生很有必要,不然太阳晒那么一下,就一股子鱼腥味儿。

洗了钓鱼艇,陈远和周升上了岸,林新海给他们装好鱼,说:“你们得买台车子了。”

“等考了驾照,就去买。”陈远接过鱼:“我们先去买电瓶车。”

“走嘛,送你们过去。”

岛上有卖电瓶车的,陈远和周升各买了一辆,骑着回到小区的地下停车场。

地下停车场空空荡荡,周升说:“你的车位旁边有电源箱没有?”

“有。”陈远道。

“我去你那里充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