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瞬间转移这几个字,饶是见多识广的秦昭寒也睁大了眼睛,这真的是人能够拥有的能力吗?

还是说苏漪真的如书中所说的那样,是精灵或者鬼魅?

不知道是这两个中的哪一个,但肯定不是神仙就是了,他还没有从来没有见到哪一个神仙有这样的性格。

原本苏漪的这个能力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很好的帮助,可是听到只有一次过后,男人的脸却是冷了下来。

一次,根本就不够用。

随即他像是又想到了什么,反问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能够获得新的能力,那么能力也可以提升,对吗?”

苏漪在心里惊叹不愧是皇帝,竟然这么快就接受了自己世界观的设定。

“没错,我的能力确实是能够升级,不过这升级的代价…”

苏漪故意只把话说一半,剩下的一半,她要秦昭寒亲自问出口。

这时候一边听了半天的系统弱弱跳出来提醒。

“宿主你是不是记错了,你的能力每天可以使用三次。”

苏漪轻笑一声。

“我自己的事情我记得比谁都清楚,我当然知道我能够使用三次。至于我这么说的原因嘛,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果然秦昭寒还是问出口。

“你所说的升级的条件是什么?若是能够帮你,我一定义不容辞。”

苏漪故作为难,心里却是乐开了花,秦昭寒啊,秦昭寒这可是你自己撞上来的,怪不得我算计你。

“其实我想你应该也意识到了,我做的所有事情都和你有关,而我能力的提升能力的发掘也和你有关系。”

系统忍不住在心里给宿主点了个赞,妙啊,真是妙啊,他好像明白自家宿主要做什么了。

“如果想让我的能力从一次变为两次,就必须要你…亲我一口。”

说完这句话两人都陷入了沉默,房间里静的连烛火晃动的声音都听得见。

这时候苏漪以退为进。

“在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会同意,同样的我也不会答应,虽然我外表看上去是个不拘一格的女子,但其实我的内心非常保守。”

系统:宿主你真的不要听一下你自己在说什么东西吗?我甚至都有点看不下去了,我想揍你哎。

看到男人不说话,苏漪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其实没关系,就算是一次也可以,我还有死而复生,不如你告诉我一下,这次任务是需要什么,我一定尽力完成。”

系统听到宿主的小白花发言,忍不住啧啧。忽然他好像反应过来宿主刚才说了什么。

“等等宿主,你刚才说是将一次升级为两次,那还有一次你不会是要等着下次坑任务对象吧?”

就算真的是薅羊毛,也不能抓着一只薅啊!

苏漪点了点头。

“不错不错,看来跟了我这么久,你已经继承了我一点点的智慧。”

系统:我真的会谢,不到一百斤的宿主,怎么有足足一百八十斤的心眼?!

本以为还要过段时间才能完成这个任务,却不料秦昭寒痛快的答应了。

“不,如果只有一次瞬移这个任务的完成可能性会大大降低,升级能力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我们既然是盟友,这也是对我有利的,我理应作出贡献。”

说完昏黄的灯火下,男人上前两步慢慢靠近苏漪。

而这时候的苏漪忽然间戏精上身,故作矜持。

她开始朝着床的后面移动。

“我觉得一次瞬移也可以,要不这件事还是算了吧,就算是你能接受,我也…”

她欲拒还迎还没退两步就被男人抓住了手腕。

这是她第一次碰到秦昭寒的手和他身上的其他肌肤不一样,他的手很凉,甚至有些冰,而且极为纤细骨头硌人。

很难想象这是一双帝王的手。

难道他平时吃不饱饭吗?说起来秦昭寒好像真的很瘦,如果说万人之上的帝王都这么消瘦,可能就是因为挑食吧。

苏漪这样想着一个没反应过来,男人就将他压在了床上。

空气中的温度缓缓升高,暧昧在两人之间蔓延。

顷刻间男人的冰冷的薄唇微微落下,却是落在了苏漪的脸颊上。

温热和凉意形成强烈的对峙感,这种感觉让两人都格外清醒,也清晰的认知到,彼此在做的是什么事情。

对于苏漪而言,她能够感受到这是一个不参杂任何情绪的文,没有**也没有其他的生气愤怒。

她能感受到秦昭寒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心里很淡然。

苏漪还来不及反应,那薄唇已经从自己的脸上离开男人,也站到了床前一副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只是在这样昏暗的灯光下,她好像依然看到了秦昭寒微红的耳尖。

两人都没有说话,等到空气中的暧昧逐渐被晚风吹散,秦昭寒才开口。

“如何?事情完成了吗?”

苏漪回过神,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哦,我这就看一下,等等…”

果然任务成功,她已经成功解锁了在古代也能像现代通话的方式。只是好像不仅仅是古代到现代,她在现代的时候也能联系古代了。因为她的联系人中多了一个人,是一个空白头像,名字叫做秦昭寒。

这个不会就是自己眼前的秦昭寒吧?也就是说他能够在现在的时候也能给秦昭寒传递消息。

那么这是怎样的传递方式呢?他又没有手机?

苏漪决定等自己办完事情,回到现代以后尝试一下。

“事情已经解决了,我的瞬移能力也从一天一次变成了一天两次,现在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你想让我帮你做的事情是什么?”

秦昭寒这才开口。

“我想你虽然来到这里的时间不长,却也知道徐尚书吧。他是徐慧的父亲,三朝老臣,在朝廷中的势力盘根错节。虽然我是帝王,但在很多事情上却还是不得不受他制衡。”

这是秦昭寒第一次用这种语气和苏漪说起朝廷上的事情。

以至于苏漪觉得自己对他的了解好像并不多,至少还没见过秦昭寒认真的一面。

“徐家过于势大,朝廷中几乎有近一半的臣子都站在他的身后。只要有他在,我就一日不能处理徐慧,而徐慧也会继续在后宫中兴风作浪,有恃无恐。几天前我收到消息,徐尚书有一本名册上面记录了所有与他势力相关的人,甚至还记录了两人之间的往来和关系。”

如果他得到这本名册,那么就可以掌握徐尚书背后的所有势力,最后连根拔起。

苏漪明白他的意思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希望我能够帮你得到这本名册?”

男人点点头。

“没错,事情并不像那么简单,我也曾经派武功高手或者清宫高手去尝试寻找这本名册,但是徐家的势力比我想象的要更强大一些,徐府本就难以闯入,那老狐狸将东西藏得很是隐秘,若要打探就必须长期留在徐府。”

他的话说到一半,苏漪道出了结局。

“但是没有哪个人能有这样好的伪装,长期留在徐府而不被发现。”

秦昭寒看了他一眼。

“你很聪明,确实如此,我派去的人大部分都被他绞杀了,剩余小部分回来将此消息传递给我,其他的就没有更有用处的信息了。”

不过这也让秦昭寒清楚的意识到,虽然表面上两人因为徐慧的关系和和气,但私底下他早已防着自己,已经撕破脸了。

苏漪点点头,她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一些事情。

在此之前他对于秦昭寒和朝代的了解,仅限于通过系统传递给自己的故事信息。

可是故事往往是片面的,上面只说了秦昭寒是个暴君,不得臣子的支持,可这件事若是换在别的帝王身上,也不会有人能够允许徐家这样大的势力威胁王权。

所以铲除徐家,是志在必得。

而若是想要彻底清除这么大的势力,必然不能留有余地,更不能仁慈。

她好像明白为什么秦昭寒会杀那么多人了。

“好,这件事我答应你,不过我希望我也能获得应有的报酬。”

“报酬?”

秦昭寒一愣,但随后想了想,又说道。

“你说吧,想要什么报酬。”

说起这个苏漪,忽然换上了一副笑脸。系统只感觉自己背后发麻。

他们家宿主一定是又想薅羊毛了,可怜的任务目标啊。

果然,苏漪语不惊人死不休。

“这朝晖殿确实是钟灵毓秀的宝地,只是我一介女子晚上难免孤枕难眠,长夜漫漫,我希望陛下以后每天晚上都能来寝宫陪臣妾就寝,风雨无阻。”

说到每天两个字,她还格外加重了语气。

秦昭寒:……可恶,这女人又借这种事威胁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