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重生狗粮:从表白超甜青梅开始 >  第169章 让我要坐牢

安然眼中有泪,“法官,求求你不要喊保安,我爸爸……”

这时候,王中汉也来了。

两人合力一人拽着安建国一边,让出一条道。

安建国完全疯了一样,被两人拉着走不动,依然朝法官大吼大叫。

王中汉和林萧拉得手臂的青筋暴起,各自红着脸跟法官说,“你们先走。”

法院和书记员沿着空出的小路小跑走了。

等他们走后,审判庭只剩四眼林萧他们几人。

“叔叔,他们走了,他叫得在大声都没有用。”

还在林萧怀里挣扎的安建国身体一颤,整个人瘫软坐在地上。

安建国闷闷的声音响起,“帮我找律师,我要上诉。”

林萧看着安建国,一字一句宛如在安建国身上割肉。

林萧说:“被判无罪的人,是不能上诉的。”

安建国终于消停,王中汉这才有时间整理凌乱的衣服。

“安叔叔,你是不是坐牢坐傻了。”

“请律师要花钱,你花钱坐牢,不如随便上街去偷去抢。”

安建国坐在地上,眼睛不时抖动,一直重复,“偷抢,坐牢……”

“对,我可以偷抢,坐牢……”

四眼敲了王中汉的脑袋,“乱说什么。”

坐在地上的安建国表情呆滞,也渐渐恢复了一丝平静。

见情况渐趋明朗,四眼走过来,身后跟着汤圆,他拉着王中汉往外走。

“别越帮越忙了,林萧,没什么事的话,我跟他们先回去。”

林萧看了眼地上呼吸逐渐平缓,眼白恢复死寂的安建国,低声说:“好。”

安建国的举动背后,必定藏了事。

林萧要做的事,就是把这件事挖出来。

等眼下审判庭只剩三人。

林萧调整呼吸,去扶还在地上发呆的安建国。

“别不用管我,”

语气淡淡,却有些自暴自弃的味道。

林萧看了眼角落里抹眼泪的安然,轻声道:“叔叔,你看看你的右边。”

安建国抬了眼。

“你看到吗?安然都被你吓哭了。”

简单一句话,安建国全身像秋风扫落叶一般抖动。

良久,他垂下了头,“对不起,安然,对不起……”

他相依为命的女儿啊,他前半生的爱都给了她……

现在他又在干什么?!

安建国恼怒的锤打自己头,一下两下……布满鱼尾纹的眼角渗出眼泪。

“阿玲为什么没有来?”

“我为什么会无罪!”

“不是约好了吗?不是约好了吗?我保护你的家庭,你帮我圆谎……”

安建国颓丧的坐在地上,悬在空中手打完头又去锤自己的腿。

“我为什么还活着,要知道这样,不如在狱中死掉算了。”

现在他身后的林萧一把拉住他的手,就着他身体,把他扶起身。

安然也跟着冲过来,抱住安建国的腰,眼泪像开了闸的水龙头,刷刷的掉。

“爸爸,你别这样,爸爸。”

看着如此伤心的安然,林萧上前帮她擦泪。

可是不行,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做。

等安建国完全平静之后。

他扶着安建国走出法院,“叔叔,有什么事我们回家再说吧。”

“没有迈不过去的坎,但是一定不能寻死。”

“是。爸爸,妈妈刚去世那几年,最难的时候我们都挺过来了,现在也一定能挺过来。”

从审判庭到法院门口,林萧怕出什么幺蛾子,一刻都没有停过的给安建国做思想工作。

目送安然和安建国上了计程车,林萧到树下解开单车锁,骑着回去了。

一路上,他心情沉甸甸的,是对未来的未知。

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这种对未来的无法把控的未知。

但是事关安然,能怎么办?

除了面对还能怎么办。

回去的时候,林萧抄了小路,竟然还比走大路等红绿灯的计程车早一分钟到。

林萧把车锁好,身后的计程车也跟着停下。

抢在安然之前,林萧先付了钱。

接着,安建国从车里下车。

很奇怪,仿佛以前动作矫健的安建国是个假象,这会儿安建国,走路慢悠悠的。

上楼梯的时候不时扶着扶手。

这是个老式小区,没有电梯,安建国走得慢,林萧和安然也陪着走得慢。

回到三楼的时候,安然开了门,让安建国在门口等,自己在屋里捣鼓了什么。

“等等。”

好半天,她才端出一个火盆,火机点燃的变成,纸钱跟着一点点的燃烧。

这是夜城那边的习俗,安然从小没了妈了,这些仪式的东西她也不懂,早上特地跟邻里学来的方法。

“跨过这个火盆,从此霉运都走开。”

安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是家人久别重逢的喜悦与归属感。

仿佛刚刚的泪是臆想出来的假象。

这会儿的安建国却是平静得出奇,不发一语,像个丧失思想的人偶一样,安然说什么就是什么。

安然说跨过去,他就跨过去。

跨完火盆,安然转身收拾完回来,又在洗手间捣鼓。

安然脸上的笑意更盛,从衣柜拿出新买的衣服

也是中午林萧带饭的时候买的,隔壁邻居教她,寓意一个全新的开始。

“爸爸,你要不要先洗个澡?”

“我新买了一折叠浴桶,听说你们这些年纪的可喜欢泡澡了。”

“还有还有,爸爸,冬天的时候我给你织了条围巾。”

其实是去年织的,只是还没完成的时候,安建国就警察带走了。

之后的几个夜晚,她含着泪独自坐在窗台边织完。

“还有还有……”

安然想着想着,滚烫的眼泪落下。

经历了刚刚安建国的失控,安然的心也在崩溃的边缘。

她不知道安建国怎么了,所以她迫切的需要用一些愉快的事情忘却刚刚的不愉快。

“别哭了,安然。”

林萧过去拉她的手。

安建国眉毛抖动几下,也没有上前安抚,呆呆的看了一圈房子。

看来他没回来的几个月,安然料理得很好。

一尘不染的桌面,遥控,指甲钳,他上班被的包,每件物品都放在它们应有的位置。

“爸爸……”

安然哽咽着声音,扶着安建国在沙发上坐下。

“能不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

安然想起之前他让律师带的话。

安建国为了跟曹玲在一起,甚至不管不顾她的未来坚决要坐牢。

她以为那是安建国被爱冲昏了头脑,可是如今看来,好像又不是。

如果真的为喜欢曹玲,不忍心拆散她家庭,就不会因为一个无罪在庭上发疯。

安然摇晃着安建国的手,“爸爸,有什么事说出来,我们一起承担……”

可无论安然怎么摇晃,安建国还是阴沉着脸,抿紧唇部,不发一言。

仿佛头顶上笼着乌云,与刚刚激烈行为形成鲜明的对比。

安然以为安建国对曹玲有情,抹了眼泪,吸了吸鼻子继续说:“爸爸,曹玲不是个好人,你不要被她骗了,爸……”

“在你监狱之后,她还交了很多个男朋友,你只是她的工具,她的一枚子……”

“我知道,别说了。”

安建国闭上眼睛,眉头紧皱。

住看守所的这几个月,他原本年迈沧桑的脸上更添岁月的痕迹。

“爸……”

“我很累,想洗澡。”

“好好。”

安然吸干鼻子,走到浴室回头,哑着声音问:“用我新买的泡澡桶好不好?”

安建国望着窗外的阳光,久久才回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