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末日:无限重生 >  第十二章:

梦很长,他不记得多久没有这么睡觉了。

可能是近乎掏空的身躯正在自我修复,让他的意识深深沉了下去。

丧尸的嘶吼,人们的惨叫,每天都在洗刷着他的神经,怀里不知道为什么,暖乎乎的。

“喂,臭小子啡磕是不是都没了,还要不要?”

刘兆丰挑着眉,从兜里掏了掏,可那只手临近的一瞬竟变成了一根鲜红的触手。

父亲挡在他的身前,一双眼流着血泪。

似在说着什么,嘴唇不断的颤抖。

“爸!”

他挣扎的从废墟之中跑了过去,伸出手却抓在了田瑾的肩上。

“你回来了,我等你很久了”,她歪着头,甜甜的笑着,可姜笙的眼中尽是雾色的迷茫。

茫然的跟着她的脚步,可地上的场景越发扭曲,眼前的人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混沌一般的空间。

“我...”

姜笙疲软的向后倒了下去,而身下如同深渊一般,一种滞空的恐惧感涌上心头。

却有一只手接住了他。

“长官,你怎么了,我们要回家了”

马驰,刘艳芳,白天波他们的笑容越发诡异。

他们的脸,在姜笙的凝视中变成了丧尸的样子,张开了口,那惨白的牙齿贴了上来。

姜笙的瞳孔疯狂颤抖,可喉咙却如同被封死一般,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谁知道那三张令人心怯的脸,就和水一样,在他的胸口激荡开来。

这口气还未等松缓半分,他就看到了那个京都的邪魅男子,他手中拎着年唸那瘦小的身体,看着姜笙。

“我等了好久,只是这样吗?”

鲜红的血,挂满了姜笙的视线之内,这天地都被血染的映出绝望。

“不!!!!!!!!!!!”

姜笙整个人从沙发上惊坐起来,他的脸上细密的汗珠流进嘴里,那一丝咸味,让他呼出了一口浊气。

“姜哥哥?...”

年唸愣愣的看着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做梦?”

他喃喃自语,自己已经好久都没有做过梦了,上一次还是刚得知癌症回家昏睡的时候。

抬起头,房间内的昏暗,还如同睡前一样,只有小年唸不知所措的站在一旁,手中抱着一块面包。

“对不起,我做噩梦了”

姜笙瘫倒了回去,喘着粗气,向着年唸解释道。

“已经一天了,姜哥哥你吃点东西吧”

年唸乖巧的走了过去,把手中的面包抬了起来,放在了姜笙的怀里,随后坐在他的身旁,竟伸出手轻轻抱住了姜笙的手臂。

安慰道:“妈妈说,做噩梦了只要抱一抱就没事了,因为那些都是假的,只有人的胸膛是温热的”

听着她糯糯的声音,姜笙吐出一口气,感激的摸了摸年唸的头。

“谢谢年唸,你在我就不会害怕了”

这是在这个末日中第一次,感受到了消失已久的温暖...也让姜笙暗暗下定决心,绝不会让年唸出现任何意外。

过了一会,他撕开了面包的一角,把剩下的又送了回去,“你刚才睡一天了?我睡了很久吗?”

“恩,你从昨天躺在这里,到现在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

年唸咬了一口面包,含糊不清的解释着。

“这样吗...”

他站了起来,透过窗口就看到了无尽的丧尸,竟整齐有序的向着一个地方前进。

姜笙的眼眸闪烁微光,他有些疑惑,总感觉这些丧尸是有组织有纪律一样。

为什么这一次,这里的一切,都透着诡异!

“怎么都要等到第二天了...”

放下遮盖的床单,姜笙坐了回去,看了看GPS的路线,顿时有些头大。

“还有这么远...”

“要是没有合适的交通工具,这个距离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更别说还要穿越一片荒芜的火车道,谁都无法确定那边有什么,就算眼下的情况有变异体出现姜笙都不觉得意外。

自己还好说,可是年唸如何吃饭和休息呢。

可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声钥匙扭动的声音。

姜笙瞳孔一缩,连忙抱起年唸,向墙后贴了上去。

啪。

房内的灯,瞬间打开,明亮的光束让姜笙有些不适的眯起了眼睛。

恩?

这人高高瘦瘦的,却穿着一身女装,一头淡蓝色的齐肩发,在灯光的照耀下都有些晃眼。

他的眼睛细长眯成了缝隙一样,仔细的打量着房间内的一切。

“谁来过?!”

这一刻,姜笙都听出了他阴柔的言语之中有丝丝怒意。

忽然!

男子身形暴起,一拳穿透了大厅之后的墙壁,就听见一声闷哼,姜笙在这股大力下不断向后滑行撞在了后面的墙上。

“家里进老鼠了?”

男子阴阴的笑着,没有任何犹豫再次出手。

姜笙连忙拉起了胸口的拉锁,把年唸护在怀里,黑色的铠甲瞬息覆盖,一拳抵了上去。

砰!

二者的拳,不断的压缩着空气,形成了一层层由尘土凝聚而来的激荡。

姜笙被震退数步,眼中尽是骇然之色。

而那名男子则是抬起手,看着其上被大力挣开的皮肤,嘴角微微上扬。

“我说呢...原来不是一般的小老鼠啊”

他张开嘴,伸出来细长的舌头,舔舐着手背上流淌而来的鲜血。

眼中没有任何惧色而是兴奋,是一种渴望再次品尝鲜血一般嗜人的兴奋!

短暂的交手,姜笙也察觉到了此人的不一般,不是变异体,也不像改造人,是他记忆之外的一种生物。

“他不是丧尸...他是什么人”

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就像京都的那名男子一样,浑身上下透露着诡异。

“朋友,我无意冒犯,只是想在这里度过一夜,如果让您不开心了,我可以道歉”

姜笙不想跟他继续战斗了,那一拳不知道他出了多少的力,而自己几乎出了全力,再加上年唸在这里和外面成群的丧尸。

交恶并不是好事,对他太不利了。

“没得到允许就在别人的家休息,肆意的吃食”

“你跟那些所谓的强盗,有什么区别,恩?”

男子笑着,可那笑容在姜笙看来无比的诡异和邪祟。

“用你的生命去忏悔,你所做的一切吧”

男子晃动头颅,那咔吧咔吧骨骼的脆响,惹得姜笙皱起眉头,他余光扫过窗口,逃。

砰!

姜笙撞碎了窗口,整个人飞了出去,身后缤纷的玻璃碎片在后面哗哗作响。

男子一怔,他看到了姜笙身后伸出的触手,整个人愣在了原地,都忘记了追击。

“年唸,捂住耳朵!”

姜笙急速下坠,身后的触手刺入墙壁才把他的速度慢慢降了下来。

尸群察觉到声音,纷纷涌了过来,姜笙眉头皱起看了一眼八楼的窗口,双腿发力猛蹬墙面,从这边跃到了另外一栋楼。

不能恋战,现在的他绝不允许失败。

他的身形在黑暗之中的楼层墙壁快速移动,很快就消失了踪迹。

那男子探出头看着黑夜之中消失的姜笙,口中轻声呢喃:“同类”

“原来除了大人,还有同类”

“我要去通知大人...”

不知道跑了多久,周围的丧尸越发稀少,才让姜笙停了下来,拉开拉链,年唸把头探了出来。

精致的小脸蛋此刻有些痛苦,“姜哥哥,我头发...”

“对不起,刚才我没注意”,姜笙愧疚的蹲了下来,慢慢解开了年唸缠在拉锁上的长发。

刚才一直快速移动,小年唸被拽住了头发竟然一声没吭,这让他更是心疼。

“没事的姜哥哥”,她摆了摆手,用手指划过长发整理起来。

“我应该把它剪短,要不然会给你添麻烦的”,她自顾自的说着,慢慢的盘起了头发。

而姜笙此刻看着身后,不禁陷入了沉思。

“那人是谁,为什么有那种恐怖的力量,哪怕是之前一同战斗的改造人,都没有如此力量”

看他轻描淡写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有出多少的力气。

“这个世界,到底隐藏着什么...”

姜笙摇了摇头,这些不是他现在需要考虑的,眼下只需要带年唸回去,才是最重要的。

“姜哥哥,抱抱~”

年唸张开手,长发已经完全盘在了脑后,显得有些可爱。

姜笙一把,把她抱了起来,忍不住内心暗道:“走吧,路还很远”

天色蒙蒙亮,他找了一辆自行车,在这满是破败的街道只有这种交通工具,算是便捷了。

触手把一些零零散散靠近的丧尸抹杀在几米开外,小年唸也在他的怀里闭着眼睛,轻灵细微的鼾声,算是陪伴姜笙在路上最动听的声音了。

“你说什么?”

“他拥有病毒进化之后的能力?!”

座位上的人,把手中的高脚杯慢慢的放在桌上,这里的黑暗看不清他的脸,靠近的人,却能清晰的察觉到,就似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这虚空之中按压这片空间。

让人喘不上气。

刚才的男子,脸上满是汗水,显然对于此人他是恐惧,是敬畏的。

“找到他,我要他的血”

黑暗之中,酒水流入杯子发出浠沥沥的声音,他优雅的抓起酒杯,送了一口。

“是!”

男子走出黑暗,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而黑暗之中的人,他的眼眸透过黑暗看向远方,一股莫名的欣喜绕上嘴角。

让他忍不住笑了出来。

“很好,在我需要的时候,居然会有一个礼物送到面前,你们又能撑多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