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哀叹之剑 >  第七章 蹒跚孤狼

洛林瞳孔微张,有那么一个瞬间……他仿佛看到了戈薇。

失神了一瞬后,他点头致意:

“愿你也能如此。”

轻轻颔首以示感谢后,他离开了这个贫民窟中鲜为人知的角落。

等拐过一个转角,洛林仰头望向头顶的多彩星河,心情慢慢舒畅了起来。

他明显感觉到,面前死水一般的局势终于有了变化。

不仅是因为两个年轻人被他轻易拿捏,更是因为——第二世的失败一度打击了他的信心,但这一次的成功让洛林意识到,来自第一世的经验依旧有效。

自始至终,他的优势都无人能及。

对世界未来大事件的预知,以及对一系列关键任务点的了解。

他有能力,也有时间去准备、去改变、去操控。

一定会比上一世更加成功。

而那些背叛者,也会付出应有的代价。

过了一会儿,洛林又想起刚才满意的演技——其实他的怒火并非掩饰,对维克和众人背叛的愤怒,自始至终都藏在他的心底。

所以,帮助芙蕾雅姐弟,究竟是自己一时善念发作,还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决定,又或者只是把自己忽悠进了自己现编的英雄故事里去……洛林自己也不清楚。

想到这儿,黑发的男人自嘲地哈哈笑了一声,他掂了掂手中的乌鸦面具,吹去上面的浮尘,戴上了面具。

洛林感觉到自己激活了某个禁制,沉睡的力量开始游走,这具套装逐渐苏醒,露出它本来的力量。

【察觉到转职媒介】

手上的勋章正一点点的发热,锯齿环绕的渡鸦浮雕上的铁锈一点接着一点的剥离……

【可激活职阶:游侠】

【职阶已激活!】

洛林的角色模板出现了变化。

……

姓名:洛林

种族:人类(先民)

生命:24/24

就职:一阶游侠 (1级50/100(无派系)

身份:逃跑的奴隶(你可能被通缉!)

秘能:无(五阶觉醒)

属性:力量12( 1),灵巧14( 2),体质14( 2),魅力12( 1),智力12( 1),感知10

天赋:低端施法(0环法术位 2,可记忆),战争本能(战斗学习效率 10%),重生之人(经验惩罚 10%)

特性:多才多艺(种族特性),博识多闻(个人特性),蹒跚孤狼(个人特性),盲目暴行(套装特性,未激活)

装备:

狭光的狩血弧刃(弯刀-盲目的正义)造成出血状态,刀刃嗜血

无光的游侠大衣(大衣-盲目的正义)附加腐化抵抗,弱刺击

盲目的鸦猎面具(面具-盲目的正义)邪恶镇压(充能1/2)

……

新增特性:诡步匿行(职业特性)

可激活宿敌……宿敌:人类(包括亚人、初级堕落者,等)

可激活探索特性……探索:荒野偏好

……

洛林满意地点了点头。

盲目正义应该是那个邪魔为芙蕾雅二人留下的邪恶套装,也可能是身为傀儡的傅雷留给子女的最后遗产……

但无论如何,这具足以支撑职业者一直使用到二阶的套装已经属于他了。

至于诡步匿行这个特性,会运用到接下来的许多行动中。

虽然比不上盗贼的潜行特性,但是用来度过前期,基本上是够用的了。

在传统的玩家观念中,“游侠”不仅没有战士的多样性,而且伤害也不如战士凶猛。

不仅如此,作为偏游荡的职阶,游侠不像盗贼那样强力的强行能力和瞬间输出,对“暗影迷踪”一系列的高段特性还有学习惩罚。

可以说,这个职阶仿佛一直处于这样不尴不尬的位置,上下徘徊。

但是洛林清楚,游侠的定位之所以尴尬,是因为这个职阶不同于盗贼的脆弱、战士的缓慢——游侠能够装备中甲,身形敏捷,能够学习低环法术。

之所以总被贴上“尴尬”的标签,是因为很多玩家下意识将游侠放入了团队战斗中,时常将它视做盗贼和战士的替补。

可是,在团队的战场以外,游侠却在一个冷门流派的群体中大放异彩,能够向游荡和输出两个体系分衍发展的特点,受到了广泛的欢迎。

这群玩家,名为“独狼”。

独狼玩家用实际行动证明:如果运用得当,游侠的输出能力甚至不会弱于战士。

只不过,这通常极吃游侠本人的操作。

洛林对游侠职阶的日后发展已经有了一个粗略的规划。

前往风暴之地,第二职阶“暗鸦”的最后导师就在那里,直到“溃烂黄昏”降临后,这位隐士才会畸变成发狂的怪物。

之后,前往“凛冬大陆”希伯利尔,于三阶时抵达不朽高墙,转职为“守夜人”,或许还能赶上那些乘雪南下的亡潮。

到那个时候,洛林在阿舒尔世界才算是有了真正的自保之力。

这个计划的施行,对洛林而言并不困难,毕竟他已经在阿舒尔世界死过两次。

真正危险的是他是否能撑过“千陨之夜”带来的巨大混乱。

那是世界毁灭的征兆,阿舒尔的太阳开始衰亡,众神从群星的神位上跌落大地,七狱的诸魔君亦是如此,而沉淀凡尘之恶的深渊将入侵现世,二十一位旧日邪神的力量将随之登向巅峰。

唯有亚尔夫海姆中的沉睡仙灵可以勉强躲过此次的浩劫。

但也只限此次,在那之后,仙境将遭受深渊的侵蚀,幻梦充斥污浊……在深渊的崛起后,世间再无安宁。

千陨之夜很快就会到来,现在已经是星辰历1024年的夏末,第九月,洛林还剩三个月的时间。

最好在那之前抵达暗影之地,否则千陨之夜到来后,荒野中的旅行将会变得异常危险,洛林的计划恐怕也会因此受到巨大的影响。

当然,现在的时间还很充裕,他还要着手去解救哈诺维德家的姐弟,解救圣路易斯。

以及拯救戈薇。

“这些破事……不给个英雄称号,简直对不起我自己啊。”

自嘲了一声,男人缓步漫行,悄然消失在午夜街头的幽暗之间。

……

或是午夜的缘故,薄雾氤氲的暗街上人迹罕见,潮湿的石板路积淤着陈年的污水。

卡恩走出暗街的酒馆,他手下的两名混混跟在他的身后。

他是一个毛发旺盛的过头、说话总是喘气的高大男人,作为附近两条街的盗贼头目,他还是灰牙帮下的一名暴徒。

三人快要走出巷子的时候,卡恩或许是酒喝多了,于是对着旁边墙角的垃圾堆开始解裤腰带。

“哎呀,现在这些小娘皮的味道可真一般。”他嘴里呲着一根牙签,懒散地看了眼头顶的双月,“啧,光看上去都不如芙蕾雅那个孩子好看。”

“那个芙蕾雅也是没眼力见的,卡恩老大都想收她了,居然还拒绝,”一个混混哈哈笑道,“如果我有妹妹,还能被老大看上,那真是咱全家的荣幸。”

“呸,我哪是想收她,我是想献给头上的人!”卡恩吐掉牙签,蹬了眼这个蠢货,“是约书亚大人!我刚刚把那个诅咒娃娃给他,你也看到了,他多高兴……你我前程光芒无限啊!”

“老大英明,英明。”混混搓手笑道,粗犷的外表配上他的谄媚,不禁显得有些滑稽,“老大抽烟!”

他拿出一盒火柴,准备给卡恩点烟。

然而这时,另一个始终保持警惕的混混却忽然扭头低吼:“谁在那!”

两人立马转头看去,一名漆色大衣的男人从他们身后的小巷中缓步走出。

这个人的兜帽压得很低,但是其下的尖锐鸟嘴隐约可见。

莫名悚然的卡恩正准备提起裤子,却听到低沉的声音阴恻恻地响起。

“别紧张,别紧张。”面具人话中含笑,“我想来借个火,顺道传个话。”

“传话就传话,装神弄鬼的家伙,别在靠近了!”

注意到了对方腰侧的一对弯刀,卡恩连裤子都来不及提起,甩着鸟儿连忙后退,同时两名混混紧逼上前,将他护在身后。

见到这一幕,面具人的眼眶中亮起一丝恐怖的红光。

他低声问候道:

“‘弗雷之子向您问好’,卡恩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