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九州戮神 >  第二十五章 路悠悠

意外之喜的结果便是郭贵嫔刚复了贵嫔之位,便又被降成了从五品容华,比淑妃的位份还低了好些,也算是让她对先前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只是不知为何,若说是害了兄弟,褚念卿浑身不舒坦还说得过去,如今叫这成天欺辱自己的庶母付出代价,褚念卿却还是心里难过,半点儿笑不出来。

不过说到底,褚皇终还是允许了褚念卿照料褚思昀的请求,只要褚念卿回宫去先养好身子,最主要是把脸保住了,只要脸好了,甚至都不必傅荼苏再求情,褚念卿就可以得到圣意,随意出入倚华宫迟云阁,也算是一件好事吧,褚念卿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可随后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褚念卿望着窗口轻轻摇了摇头,随后沾了两点药膏在手上,给自己脸上的伤先上药,省的自己这未来夫婿“闹上京城来”。

擦完药了,褚念卿从榻边捻过一块面纱来,月白色的面纱轻薄清丽又不失体面,虽然颜色确实淡了些,可它的作用左不过只是遮一遮脸上的伤痕。褚念卿虽然当时疼的紧了,但对着镜子再看,其实伤口也没有那么重,只有右耳下那两道属实有些触目惊心,其他的都是些小伤口不打紧,月白色的面纱足以。

歇够了,正要再返回迟云阁伺候褚思昀的时候,褚瑾奕和言云隐又赶忙的跑了回来,看这架势,简直比挨打的是他们还急促,每人手里还都捏着五六罐药,看这满头大汗的模样,定是火急火燎的应付了褚皇又赶去御医院,这时候又急匆匆的跑回来。

看见他们,褚念卿心里才暖和了些,但还不忘在他们进门之前先将面纱带上,省的让他们看见了,又要心疼。

转眼言云隐与褚瑾奕已到眼前,看着总比褚念卿还要难过些,手伸起来又在空中悬了许久,终还是不知该不该掀起褚念卿的面纱来看一看。想看,却又怕伤了褚念卿的自尊。

褚念卿倒是大气的很,眼见两位兄长如此便自己解了面纱,露出脸上的道道伤痕。

言云隐咬着牙直忍着,褚念卿却还是能看清他整个人都在颤抖,原本只是怒气,直到抚上褚念卿伤口的一瞬,顿时又软下来,眼中泛起点点泪花,只是到最后也没流下来,他也是强撑着罢了。

而褚瑾奕满心的自责,却又不知该怪罪自己什么,他分明没有做过的事到最后所有的证据却全到了他头上,他却还没有平反之法,想来想去,便只好怪自己没有时时陪伴在褚念卿身边,没有保护好她,才让她受了这般欺辱。

可从头到尾,褚念卿招待他们的便只有笑,而为何如此,自然只有她一个人知晓……

……

因为这些事情都是我做的,遭了什么罪,都只是我罪有应得,阿兄,对不起,是我的计划不周才害的你背上这桩骂名,但你放心,我定会平反。

褚思昀,他不能死,反而要成为我们的帮手。

一个根本没有竞争能力的皇子,才是最好的帮手。

……

长玺二十八年,自十月二十五起,周襄公主褚念卿长居于迟云阁照料五皇子褚思昀,细致入微,为早日请五皇子康复,周襄公主日夜不离贴身照料,衣食住行皆亲力亲为,而周襄公主换下公主服侍,长着简朴衣料形似宫女,其真心为天下所赞颂。

十一月十一,公主及笄,皇城却并无半丝欢扬热闹之气,宣外界,周襄公主仍在照料五皇子病体,昭告众人不必为及笄礼费心,各司其职为陛下尽忠即可。

十一月十五,北江寒部青王世子遣使节来京,祝祷大胤皇帝万岁,献上连绵百里的金银珠箔后向大胤皇帝称其来意:向周襄公主褚念卿求亲,请大胤皇帝准许下嫁公主为寒部青王世子妃,寒部与大胤结姻亲之好。

大胤皇帝殿上犹豫再三,半刻间语塞三次,许是父女之情浓郁,皇帝难舍其女远嫁千里之外,寒部使节皆称理解,只是主上之命终不得忘却,褚皇无奈,只得遣内侍监前往迟云阁请公主上殿抉择。

公主面着轻纱,步履轻盈,恍惚间有些病态的柔弱,但话语十分决绝:此时不嫁。

寒部使节大惊,一时间议论纷纷,短暂辩驳后躬身轻言询问公主何意,公主只答:五兄平安即嫁,若世子等得,小女定然点妆恭敬前往寒部,与世子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褚皇上座大惊,却有朦胧喜笑颜开之色,观望公主神色不乏赞许,只是须臾便烟消云散,只剩欣慰。

下堂三皇子褚瑾奕默默无言,却有黯然失落之色,轻微踱步数次,终未得半句多言,只立于原地远远相望。

六皇子褚思南惊讶之色不惧于言表,多次低语劝诫公主女子当嫁,公主依旧坚决,直道五兄平安即嫁,六皇子默然退至原位,面色不乏怜惜。

十一月二十,寒部使节接青王世子书信手令,告别公主,请旨归寒部,公主问世子意如何,使节不言,恭敬奉上一纸雁书,道:“此即为世子之意。”

雁书只一字:“好。”

……

短短一月,诸事烦心。

送走寒部使节已有五日了,褚念卿心却还久久静不下。

寒周惆什么意思?“好”是什么意思?是愿意等,还是他闹了脾气,这“好”字是来夸自己真“大气”呢?明明他给使节的信有那么多字,牌匾大的羊纸书密密麻麻的那么多字,褚念卿想看,使节却还不给,便只能自己去猜,可是猜又猜不透,寒周惆给的那一个字又看不懂,褚念卿久久苦恼,却也不敢写信去问,生怕得到最坏的结果。

褚念卿在种种坏念头之后又是叹息,其实,她又何尝不想抛下一切去嫁了寒周惆呢,她心里那个少年郎,她哪时哪分不是心心念念着,可如今横在他们二人中间的又哪只阿兄的清白和安危呢?

张百殊回来了,连带着许多获救的官员,众官员纷纷启奏大论张百殊的好处,他们早已视张百殊为救命恩人,自然会尽全力保住张百殊的清誉,况且还有当地回乡观望过的百姓为张百殊作证,大坝轰塌时,张百殊正在山腰的马厩,洪水确实冲不到他。

既如此,褚皇还有何理由怀疑昶王?

而五皇子和六皇子,他们那石头心早就被褚念卿捂化了。

五皇子方才苏醒时,整日闹自尽,旁人看着他,他便大发雷霆,摔杯子砸碗都是常有的事,一天得备足了一百个海碗给他砸才勉强够数,六皇子去照料他,生生被他砸到勃然大怒,到最后摔门就走,也不怨六皇子心狠,实在是五皇子求死之心过甚,谁能受得了他?

只有褚念卿,日复一日从未有过怨言,这副样子别说是六皇子,就连郭容华都哭哭啼啼,褚皇见了都得感动一番,就更别说长久待在温柔乡里的五皇子了,久而久之,他除了褚念卿、旁人的话一概不听,最信任的人已然成了褚念卿,甚至褚念卿拒绝寒部求亲时,他还苦恼过好一阵儿是自己拖累了妹妹。

既如此,阿兄还能有什么危险呢?只是褚念卿不嫁,终归还是因为脸上这还没好的伤罢了……

褚念卿拒绝求亲,褚皇为什么偷笑,还不就是褚念卿懂事,以自身的原因掩盖了他的管教无方么,等好了再嫁,寒周惆还怎么知道褚念卿受了委屈?

褚念卿想过这些,只觉得自己无比的好笑,她微弱一身,竟要为这么些人考虑了,就跟无所不能的盖世英雄一样。

她半躺在迟云阁的麒麟榻上,身着玉色佛手的暖绸上衣,系一条看着十分华暖的水红罗裙,袖口用赪霞丝线绣着一圈如意云纹,轻轻倚在窗边,远远望去白茫茫一片,心里才淡然些。

今年雪下的好大,宫人们除雪就累得直不起腰来,褚念卿看着心里不舒服,遂叫了自己宫人从清崖宫俸禄里拿了些钱财散给扫雪的宫人,过年的时候能吃些好的,各宫见了纷纷效仿,甚至连几个王府都拿了好些钱,宫人们顿时由愁眉苦脸转而化为喜笑颜开,纷纷称赞公主仁慈。

褚念卿望着那些忙碌的身影叹了口气,却并不知晓,自己有何可叹,遂笑过了事。

手心里动了动,褚念卿才从胡思乱想里挣脱出来,赶忙看向自己右手牵着的人,那人微微一笑。

嗯……其实五皇兄正常的时候还是蛮好看的。

褚念卿略略躬身换了换坐的地方,移到榻边,褚念卿下榻半跪在榻前与褚思昀平视。

“阿兄可是渴了?饿了?念卿让小厨房备了阿兄喜欢的糕点和酸梅汤,让他们给阿兄拿来?”

褚思昀摇了摇头,手指不断摸索着褚念卿的手心,他如今笑起来十分柔和,再没了从前那分傲慢。

“阿兄不渴也不饿,就是有些奇怪呢。”

“奇怪什么?”

“本想着傅御医来看过了便能安稳的出去走走,可谁知今日他竟来的这般晚,他素来是准时的,今日也没下雪,阿兄正奇怪着他怎会延误呢。”

褚思昀说了,褚念卿这才想起来,按平常,这时候傅荼苏早该来了,甚至这时候很有可能都已经把完脉走了,但现在竟还不见他的踪影。

“或许……或许是御医院突然有什么事耽搁了,阿兄,我去看看吧……”

褚念卿的话莫名的颤抖。

怎能不忧心!

算算时辰,傅荼苏至少晚了有半个时辰了,他素来严谨,就算真是有事耽搁也一定会派其他御医来,怎会许久没有音信?若消失的是别人,褚念卿到还有多番理由骗过自己,但如今失踪的那可是傅荼苏!招惹了雪祭公子的傅荼苏!褚念卿不由得颤抖。

之前雪祭得令去了西江赈灾,皇城里才平安了一阵,可最近又听说,雪祭前两日好似回了京城了吧……

傅荼苏,你可还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