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墨家吧!”晋遥知道战局已定,对着六指黑侠说道。

“好!”六指黑侠点头,看着面色平静的晋遥,有些感慨。

这原本应该是这个少年名动天下的一战,却是图为他人做嫁衣!

“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晋遥笑着,坦荡地走上了朱雀。

六指黑侠也看向了廉颇,行了一礼,朱雀高飞,朝着墨家总院机关城飞去。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缘再见!”朱雀从大军上空飞过,晋遥高吼着,然后连同朱雀一起消失在了云端之上。

“有缘再见!”廉颇望着天空行礼,心底却是叹息着,“再见时希望不会是敌人!”。

……

“朱雀的动力是从何而来?”晋遥看着木质结构铸成的朱雀,极度好奇这朱雀是怎么飞得起来的。

六指黑侠微微一笑,伸出手掌,感受着风拂过手掌,才自豪地说着,“墨家四圣兽,即为四天象,玄武属水,以水位动力;白虎数金,以人为核心;青龙土木,以大地为核心;而朱雀属风火,以风为核心!”

“风火?”晋遥仔细的打量起了木质的朱雀,然而漆红的木板挡住了其中的关键,完全看不到其中的动力来源。

“别看了,朱雀的每一根羽翼之下都有着一块火山心炎,而这心炎接触到空气时就会产生一股风力,驱动着朱雀向上飞起,然后再借助墨家机关术和天地之风,就能够在空中高飞。”六指黑侠笑着说道。

“每一个能操纵墨家朱雀的弟子都是精挑细选的,能感受到风火的弟子,否则也很难驾驭朱雀!”六指黑侠指向了正在驾驭朱雀的墨家弟子,“他们不仅仅是朱雀的驾驭者,也是朱雀的制造者。”

晋遥明白了,就如同飞行员一样都是精挑细选的,而墨家只是更恐怖而已,还是制造的科研人员!

朱雀飞离了鄗邑,直线飞向了西方,也不知地下是何城,一连飞过了十几座城池,耗时半月,终于是飞入了一座延绵不绝的山脉之中。

“秦岭?”晋遥有些疑惑的看着六指黑侠。

“你不会以为秦岭只有道家太乙山吧?”六指黑侠笑得很神秘,解释了墨家机关城的由来。

“墨家机关城其实是同咸阳一起建造的,当年商君禁止秦国有商贾,所以督造咸阳所需的资金和物料全都是经由墨家之手,墨家也从中截留下来部分边角料,在这秦岭大山之中,修建完善了墨家机关城!”

“……”晋遥表示无语,想不到墨家前辈是这样的,还以为墨家真的就是那种干净纯洁,廉洁奉公,克己节俭的呢,谁知道居然欺负秦国没有商人,算不清账,然后从中克扣。

“秦国也不傻,自然也知道墨家从中克扣,只是在步影响咸阳的修建进度和质量前提下,商君和孝公对墨家的行为也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六指黑侠笑道。

墨家帮助秦国修建咸阳城和秦王宫可是没有要半分钱的,因此秦国对墨家的行为也都表示了默认。

“这也是墨家的一贯风格,但凡建城,都不会要任何赏赐和工钱,但是也都会从用料中取走部分墨家所需,天下各国也都默认了。”六指黑侠解释。

晋遥点头表示明白,墨家也没傻到白打工的地步,就像道家为人炼丹,都会收三倍草药甚至更多一样,墨家只是从中拿走部分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还有你的提议是很不错的,阴阳家楚南公返回寿春之后,确实带回了两个小丫头,然后不小心遇上了徐夫人,于是在墨家侠义的感召和劝说下,楚南公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将那两个小丫头交给了徐夫人带回。!”六指黑侠突然想到了开心的事情,笑着说道。

“……”晋遥再次傻眼了,徐夫人这么勇的?

真的去堵阴阳家大门啊!

还抢了两个天才弟子,只是不知道是阴阳家的哪两位了?

“具体的还是要等回到总远才知道了,老夫也还没来得及去见!”六指黑侠意气风发,若是寻常弟子徐夫人还不至于专门发消息给他,那就证明这两个被骗来的丫头有继承墨家大统领的潜力。

晋遥点头,也有些期待起来,阴阳家下一任的首领中,除了星魂外都是女子,就是不知道会是谁了,东君?月神?大司命还是少司命?

楚南公很生气,后果…的,打不过墨家,说啥后果了!

他都不知道墨家到底想干什么,你们家大业大,要什么样的弟子没有,为什么要来堵他,他连寿春都没进去,就被徐夫人带着三百墨家弟子给堵住了。

然后当着还没来得及去星宫下记名的弟子的面,就把他给打了。

若是一对一……好吧,他好像也打不过本身就隐隐号称天下第一铸剑师的徐夫人的对手,何况还多了三百墨家弟子再结阵干扰他。

“老子不是打不过你,要不是,要不是……”楚南公输人还输阵,他是真的怕他打赢了,徐夫人会下令墨家弟子下死手,直接把他给埋了。

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徐夫人把新收来的两个天才少女给带走了。

“放心,下次我还来!”徐夫人笑眯眯的拍了拍楚南公的肩膀,果然,自己找哪里比得上截胡来的爽啊,一抓就是两个天才弟子啊。

“@#¥%……”楚南公骂骂咧咧,却无可奈何。

阴阳家在楚国虽然地位不低,可是墨家也不差啊,徐夫人更是楚国第一铸剑师,现在还在帮着楚国打造镇国王器,天问。

他们想报复都做不到,楚考烈王第一个不会放过他们。

“唉……”楚南公深深叹息,只能再起龟甲,去推算出另一个适合他们阴阳家的弟子。

“哦豁~原来是天命指引啊!”通过墨家机关鸟偷偷观察的徐夫人终于知道阴阳家去哪找的弟子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真爽啊!”徐夫人决定了,啥事都不做了,就盯着楚南公就好了,绝对是天才弟子应有尽有啊。

嗯,下次就给阴阳家留一个吧,毕竟想要鸡下蛋都得留给引窝蛋,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万一阴阳家摆烂了怎么办!

徐夫人为自己的想法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