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非望 >  喜与愁

望月楼内鞭炮声不断,红色的帐缦飘舞在风中,人声鼎沸。

不知今年是什么吉年,司家大哥与二哥回来时带了两个姑娘,是船行老头膝下宝贵的两个女儿。他们前脚到,后脚船老头就到了司府要与司老爷议亲,感激司家大恩大德。

司老爷见到船行老头自然是高兴的,可听到老头要感激,他又严肃起来。

“船老大,可是什么天大的事要感激啊?就算要感激也不用把姑娘们便宜了我家那两个,过日子还是要有感情的好,要不然最后会家财两失啊。”

“哎,这话见外了。莫不是年轻人有意,我这个老头又怎会强逼。你家老大老二当真是好儿郎,将我家姑娘从歹人手中救回,我把宝贝女儿送进你司家,不亏!”

司老爷听着笑了,前有陶器行头女儿看上老三,现在老大老二的媳妇也有着落了,还是席城船行最大的头儿的女儿。这不仅有情,还让他们司家更上一层楼,岂不妙哉!

春天,司家老大、老二、老三,在望月楼内完婚,一派喜气与祥和。

可到了春天,离那个日子越来越近,司阕几乎日日与况无觉待在一块儿,不肯与他分开。

司家老小看在眼里,也不表态,似乎怀有怜悯,任随他们亲密无间。

不久,刘姬姬也要成婚了,给司府送来请帖。

“她竟然会邀我?”司阕看着手中的红纸金字,皱着眉,也不知在想什么。

“咱家小姑子当然要邀过去,就算是郡主,又怎能轻视了席城第一首富司家的女儿!”周锦春虽是老三的媳妇,但却是媳妇中最大的,日子久了那股子机灵愣是被老三宠成了豪迈的气质。

老大的媳妇林纾和老二的媳妇林玥则在一旁给司阕鼓劲叫她去,又吹着耳边风让她把三个嫂子也带去玩玩。

司阕瞧着三个活宝嫂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年头怎地嫂子比小姑子还闹腾……”

三个嫂子就笑,谁叫司家儿郎待她们好,家里头又有公公婆婆闲来无事帮忙打理,这嫁到司家啊,真真是享受。

可实际上,三个嫂子都发现了自家小姑子日日叹气,一日比一日惆怅打不起精神,只会倚着况无觉睡觉,便都希望她出去玩玩。

“反正我不去,我只想和觉觉待在一块。”司阕合上请帖,往桌上一扔,又打算回房了。

三个嫂子又岂会这么容易让她回去,周锦春赶紧关上房门,拦住她。

“好姑子,你就去玩玩吧,日日黏着况无觉也不腻得慌,你看咱们有那么黏自家夫君吗?”林纾与林玥赞同地点头。

“可你们家夫君可以陪你们一辈子,我的况无觉在这春天能不能不走都还是未知数。”

说着司阕就红了眼眶,心里难受得紧。虽然况无觉答应他不走,可他毕竟是邻国的皇子,来到司家也终有一天要被唤回去对他的国家负责。

司阕从前任性,可快乐真的很容易消失,在她想清楚对况无觉的感情后,便知不能因为自己阻碍了况无觉应该走下去的路。可人有情,又怎能真的洒脱放手?

三个嫂子沉默了,她们都知道司阕与况无觉的小秘密,但也无能为力。

“那你和况无觉一块儿去嘛,总要一起多经历些事,日后才能有回忆留念。”周锦春心里明白,但也是真的想要司阕出去散散心,希望从前那个任性撒泼、爱招摇的小姑子能继续她的快乐。

司阕吸吸鼻子,扶了下自己的簪子,终于答应下来。她拨开门前的周锦春,怅然地回自己的屋子。

她到了屋里抱紧况无觉,把头埋到他的怀里。

近日不用出门,况无觉便也换上了司阕为他挑的常衣,有时与她一块儿奏乐,有时领她舞剑,有时他看书而她作画,但司阕最喜欢的还是况无觉教她抚琴,把她框在怀里。

况无觉轻轻顺着司阕的脑袋,柔声问:“不开心?”

司阕点点头,又摇摇头。

“六日后刘姬姬和王家公子成亲,请我前去。”

“想去吗?”况无觉的声音真的好像一壶醇厚的酒,引人入魂,却又捉摸不透。

况无觉将头搁在司阕肩上,手在她背上拍着。

“你陪我去好不好,一起去。”

“好。”

司阕心安下来,慢慢闭上双眼。(此章未完)

ps.堪堪更下下,实在太忙了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