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穿成兽世万人迷,大佬都为我颠倒 >  第三十一章:惊诧

汉萨苦笑一声,整个人都快摇摇欲坠的昏倒了,不过一咬牙,还是在晕倒前对着兰菁菁说道:“我不知道,我把兽崽送回安尔家后就突然出现了一个兽人,不……不是我们部落的人!”

“那个人有……”

“有着,一头金色的长发……”

说完,汉萨便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往地上晕去,好在此刻周围的兽人比较多,身旁扶着汉萨的兽人赶忙接住。

那个人,兰菁菁自然是不认识的,但很显然,雪安尔和苍崖瞳孔一缩,一脸的不可置信,明显知道。

血兽部落,金色长发……

“是他……”雪安尔怔了下,和苍崖对视一眼。

兰菁菁急了:“卧槽了,你们俩知道是谁倒是说啊,跟我在这儿打什么哑谜呢?!”

然而,雪安尔已经化出了兽身,当即朝部落外冲去,仅只是来得及对兰菁菁说了一句:“菁菁,血兽离这里距离不近,你在这儿等我,我很快回来。”

“苍崖!你去天上找!!!”

苍崖点点头,虽然他不是很愿意让兰菁菁看见他的半兽化模样,但此刻也是毫无犹豫的。

下一刻,雪安尔的身影化作一道淡蓝色光晕,那条似蛇似鱼的灵活鱼尾,灵活又疾驰地从曜日部落周围人身边穿插着游了出去;

苍崖双手做翼,眼眶里眼珠微缩,也变成了如鹰般的兽形瞳孔,脚步自脚踝起变成了一双巨大的鹰足,鹰足上的尖锐利爪让人毫不犹豫这样的雄鹰在锁定目标之后的俯冲将会毫不停顿的刺穿猎物身体。

兰菁菁咬咬牙,看着二兽离去很快消失不见的背影……

“你们几个,跟着安尔的痕迹去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你们几个……和我一起把汉萨送回去!”

她是很担心,但是,她也明白,生为一个肩不能跳手不能提的雌性她帮不上雪安尔他们什么,眼下,只能处理她力所能及的事情。

汉萨是为了护送兽崽才受了这么重的伤,虽然安尔曾经说过,他们兽人只要不是心脏和大脑受到了致命的创伤就基本上都能够自愈,但,她若是只能帮上一点忙也好啊!

也不知道前段时间她刚发现的小蓟草和三七叶能不能起到一点作用……

天知道,自从来到这兽人世界中,她不怕饥饿不怕生存,怕的只是……她根本就不敢生病!

兽人几乎用不着药品,也从来不会感冒,要么就是直接被冻死或者饿死,或者因为部落之间的争斗被其余兽人杀死……但她不一样啊!

作为一个‘非兽人’,自从她去年冬日生了一场感冒,足足在床榻上将养了快半个月才痊愈之后,她就开始努力的回忆她可能认识的野草药材。

其中,在外出的捕猎组里把几种药材给不小心受了些轻伤的部落兽人试验过后,兰菁菁才勉强确定了这两种唯二的两味药草。

“对了!”

就在兰菁菁刚和其余兽人把汉萨送回了他自己的家中,捣药之际,忽然想到了什么,兰菁菁的脸色刹时一变!

“那个潜入曜日的兽人既然只是抓了小破风,明明能够杀死汉萨却没有这么做,就说明他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小兽崽……”

她还有兰泽和雪阳熙!!!

-

雪安尔的判断没有错。

血兽部落距离曜日部落之间的距离本来就不算近,而偷偷潜入曜日夺走雪破风这件事,肯定只能有金斯一个人才能办得到,这才多久的功夫?金斯带着小兽人,绝对来不及这么快就回到血兽!

想到这一点后,雪安尔一路朝着血兽部落的方向全力追去,竟和在天上飞行的苍崖速度也差不了多少!

再加上对雪破风身上的淡淡血腥气息,雪安尔很快找到了那个罪魁祸首——金斯!

……一个金发绿眼的雄性兽人像是早就发现了他的追赶,此刻静静的站在一处瀑布边上,只需要再往外走两步距离便是呼啦的瀑布水声,悬高的深不见底。

“安尔,你又变强了。”金斯没有转身,淡道。

雪安尔没有第一时间回应金斯的话,而是四下打量了一眼。也就是在这里,雪破风身上的血腥气息消失不见。

没有发现雪破风的身影……

雪安尔顿时急了,眉头一压,如雪山之巅般的冰冷气息朝那个金发身影袭去:“金斯,我的兽崽呢?!”

金斯这才不急不缓的转过身和他对视,与此同时,苍崖落地。

金斯的眼神看了看怒急的雪安尔,又看了看苍崖……轻笑一声。

“我倒是没想到,你们俩竟然会成为同一个雌性的伴侣,而且,身为流浪兽,竟然还有雌性愿意要你们?”

“金斯!”雪安尔等不及了,游动着下身就是一拳朝那个气质淡淡的雄性挥去:

“回答我的话!!”

他现在只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的兽崽究竟在哪儿,谁愿意和金斯这个‘敌人’叙旧?!

金斯脸上的淡漠终于破防了,不算轻松的躲开了雪安尔这一击之后,皱了皱眉:“我承认,是我偷走了你的兽崽……”

“不过,现在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儿了。”

“你什么意思?”

金斯略微侧头,眸光看向那片瀑布……

“安尔,我想,你心里应该已经有答案了吧?”

……雪安尔的眼睛红了。

苍崖也默默亮出了利爪。

虽然他并不是很喜欢雪安尔的兽崽,觉得雪安尔的这三个兽崽当中,兰泽早熟偏执,雪破风则是更像雪安尔,心思藏得更深,对兰菁菁也……

唯独只有雪阳熙正常一些,符合他现在的这个年纪。

但是,兰菁菁向来对待那三个小兽崽视如己出,不管再怎么说……雪破风,那也是他们曜日部落的人!

“你……杀了他?”

雪安尔声音颤抖了,不可置信的对着金斯道:“我以为,就算你是逼不得已,就算是莎碧娜让你这么做的,但是……依照我们之前的交情,你甚至会帮我劝说莎碧娜……”

“但是,你却杀了他?”

雪破风的气息到这里就消失了,而前方没有路,只有一条万丈瀑布,水流湍急,深不见底。

结局,不言而喻。

金斯赶忙摇摇头,正要说什么,但怒急攻心的雪安尔得到了这个答案,却是再也稳不住了,当即挥舞着尾巴朝金斯发动了猛烈的攻击!

“啊!!!”

“金斯!我要你死!!!”

苍崖默默的加入了战斗。

今天,若是金斯不肯乖乖的被他们抓回去的话,那么……他就只有去死了!

雪破风的死亡,必须要有一条命来偿还!!

……

“——唔!”

之前还淡然如仙般屹立在悬崖边,如风如致的雄性不消一刻就在雪安尔和苍崖的共同围攻下被扫中胸膛,一口淡淡的橙金色血液噗了出来,臂膀和脸上全是伤。

金斯几乎是险而又险的才躲过雪安尔这击致命的利爪,但随后紧接着苍崖的攻击却也到了,只能狼狈的边退边仓皇道:“安尔,苍崖,你们冷静一些啊,听我说!!”

“我没有杀你的兽崽!!!”

“有什么区别?!”雪安尔红着眼眶怒吼:“你把他丢下这里了对吧?!”

金斯又是一个惊险躲开,苦笑道:

“不,他是自己跳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