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肚已经泡了多次,难闻的腥味儿少了很多,后厨一众人都知道今天的重要性,所以大都在盯着周游,懂得也在打下手。

而经过昨天事情之后,张禹对周游也佩服不已,放下了一开始高傲和成见。

“周师傅科班出身?”

所谓科班出身,自然是去学校学。

“不是!”

“不是?”

“自学成才!”

张禹茫然了,若说四十岁的人自学成才到这种级别他还信,可周游才多大?

不过他也只能自我解释,这就是天赋吧。

猪肚鸡里面的猪肚和鸡虽然重要,但最重要的其实汤!

应该说这其实是一道药膳,煮好的汤浓中带清,有滋补的功效,很适合女性喝,尤其是生病或者生孩子。

将泡了多次的猪肚拿出来,又用粗盐加上面粉开始给猪肚做全身按摩,反复搓揉,面粉可是将猪肚上面的赃物带走,而粗盐则是可以去除掉猪肚上面的黏液,一番功夫,又用清水继续冲洗。

冲洗结束,再用白醋继续给猪肚做全身按摩,一丁点儿都不放过!

如此三番,一块干净无异味的猪肚就洗好了。

不过,这并不代表现在就可以将鸡塞进猪肚里面开始煮了。

因为这一切的手续,只是将猪肚表面的脏东西清除了,深层次一点的脏东西还没有出来。

所以周游果断将清洗干净的猪肚丢进烧烤的锅里,时间约莫三四分钟,猪肚已经发白了,而且表皮上面出现了些许白色的浮沫和废油。

关火将其捞出来,然后用刀刃将这些废油和浮沫刮下来,继续清洗一番!

而这个时候,将腌制好的整鸡塞进猪肚里面,添上香料包,再用牙签或者细线封口!

汤类美食,火候一直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像猪肚鸡这种动辄要煮三四个小时。

“那边来消息说客人在十二点准时到!”

赵成军冲进厨房,看到周游正在忙活,说了一句。

十二点!

现在八点半,来得及。

不过总共五个人,那么就一道猪肚鸡肯定不够,周游又开始着手准备其他的菜!

而这个时候,周游也知道所谓贵客,其实就是协会代表!

而一旦涉及到协会,那就复杂了,就像赵成军,再怎么说也一个老板,但在协会这边有代表过来的时候,甚至比上级领导检查都着急。

……

“终于到了!”

车站这边,一行人松了口气,虽然一出站门就感觉到了热,但这种热,和鹏城相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没想到陇市夏天竟然这么凉快!”

尤其是到阴凉处,还有小风吹着,体表温度开始迅速下降。

“毕竟背靠秦岭,热不到哪里去!”

很快,接人的车来了,一行人上车。

柳青瑶扒在窗户看着外面倒退的景色,她还是第一次到陇市来,和鹏城的高楼大厦不一样,这里的自然景光明显壮丽多了,而且因为城市历史久远,所以时不时能看到一些古建筑。

很快,车子停在了川海酒楼门口,柳青瑶看了看酒楼名字,两条好看的眉毛突然蹙了蹙。

“川酒楼?我之前提了要吃猪肚鸡,会不会有点为难了!”

身后人笑道:“是有点为难,不过心里暗暗降低一点标准就行了!”

他们这一行人品的都是粤菜闽菜,当然,也有专门品川菜的,其实要不是川海已经是老会员,他们是不会来陇市的。

“欢迎光临!”

知道今天重要,所以迎宾小姐姐脸上笑容很真诚,举止也很得体。

五人进来就这里看看,那里瞧瞧!

正是中午饭的时候,客厅里面已经坐着不少人了。

柳青瑶看到有老有少,笑道:“看来这里味道应该不错!”

而同行的人小声道:“或许是做样子呢!”

要不是陌生地区,他们肯定做暗访,这样更真实一点。

很快,赵成军就出来了,双方都心知肚明,赵成军想请他们进预留的包厢。

“不用了,我们坐在大厅吃就行了!”

来一个地方吃美食,顺便也得体会他们吃饭的环境。

赵成军表情一滞,但还是赶紧招呼几人坐下。

见赵成军有点紧张,柳青瑶笑道:“找老板你也不用紧张,我一开始没有注意你们酒楼是专门做川菜的,所以我点的菜,只要味道还行就可以了!”

柳青瑶其实是第一次出任务,代表的是她爷爷,经验不足,要不然也不会直接出言说给赵成军听。

其他人见状,也没说什么,反正今天是柳青瑶带队主事儿,主要是带她见见世面。

赵成军心中一喜,但脸上不露声色,道:“那就谢谢柳理事了,不过相信一会儿会让柳理事满意的!”

哦?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道莫非这家还有闽菜高手?

很快,柳青瑶点名的菜:猪肚鸡就上了!

这是习俗,因为这汤本身就是饭前饮的。

罐子被端上来了,看着挺重的,盖得严严实实,所以大家也闻不到味儿。

“柳理事,您动手?”

其他人都看着柳青瑶,柳青瑶点点头,顺手拿起毛巾,然后摸向盖子。

有点重!

柳青瑶一抬手,下一刻,热气上涌,与此同时,一股特殊的香味儿散发开来!

几乎在一瞬间,柳青瑶一行人面色大变!

这气味儿……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果断拿勺子!

等到汤盛到碗里,看到那颜色的时候,更是瞪大了眼珠子。

而此时,柳青瑶已经喝了一口,顿时闭上了眼睛,细细品味。

良久,她看向赵成军,惊道:“这猪肚鸡……谁做的?”

没等赵成军回答,其他喝了汤的都在惊呼。

“这味道……是老会长的味道?”

“青瑶,这是不是你爷爷做的猪肚鸡?”

“汤浓中带清,香气扑鼻,鲜味十足,猪肚爽口脆嫩,毫无异味,甚至带着一丝清甜,鸡肉鲜嫩多汁,紧致可口……这这这……这不是老会长的猪肚鸡吗?”

大家都看向柳青瑶,而柳青瑶则是看向赵成军,她是第一个尝出味道的,甚至在看到汤的时候,就已经惊讶了。

众人表情尽收眼底,赵成军松了口气,知道这事儿成了。

一时间,豪气冲云霄:“出自周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