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百世深渊 >  第七十三章 非人才是一切归宿!

“找死!”

青衣龙神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身后青黑色的尾巴一扬起,随后带着一重水浪,重重拍下。

“轰!”

原本的河坝顿时在这一击下露出一个数米宽的大洞,河水顿时倒灌而下。

原本站的近的人连同坝上的香案,顿时被湍急的河水冲落。

“跑啊!”

混乱之中,不知有谁大喊了一句,顿时人潮疯了似的往后退。

转瞬之间,河坝上只剩下李牧一人和它对峙。

“人类,你将承受我的怒火!”

李牧同样冷笑着反击。

“你这个大蜥蜴能这么流畅的口吐人言,倒确实是有趣。”

“死!”

水汽翻滚,一道巨大似天柱的黑影落下,不断砸在李牧四周。

轰!轰!轰

顿时,原本就松松垮垮的河坝,此刻更是如同决堤。

这一大截化为泥土,被冲入河水中。

“斩身!”

李牧跳起,在空中如落叶般盘旋而落,不断躲避着那似鞭影落下的巨尾。

同时在跃起的瞬间,手中黑铁刀用力挥出。

眨眼间,便在它面前形成一轮约近两米弧度的血月,在夜空中烨烨生辉,急速转动中。

凄厉而下。

呼呼———

龙王闪动不及,顿时被这迎面一刀击中。

墨绿色的鲜血顿时四溅,原本那形似大蛇头颅的面甲顿时被分割成两半。

但这头青衣龙王肉身显然极其强悍,即使差点头颅被对半分割,但在那伤痕中,还是不断有绿色肉瘤黏连、重合,保持着另外半张脸不会往下掉。

“啊——”

它一声痛喊,声音响彻云霄。

同时身后如攻城器一般的巨尾疯狂摆动。

李牧飞速后退,他也同样不好受,身上的黑袍再次变得破破烂烂,同时亮出的胸膛上不断有焦黑痕迹浮现再愈合...

这是因为他沾染上了面前这家伙的血液导致,其中含有剧毒,连李牧的肉身强度也不能完全抵抗。

“呵呵...”

不过他却完全不在意这点伤势。

与他相比,面前的这头大蜥蜴,显然伤势更重。

那肉瘤缠绕了半天,也不见将头颅完全愈合。

他这一刀显然不是那么好承受的,特别是在他悟得了刀意后,今后他所造成的伤势将会更加难以愈合。

“你还要继续吗?”

李牧如同闲庭散步般,在它面前挑衅似的勾了勾手指。

“啊啊!!”

龙王一边抬起一只前足,扶住悬空的半个头颅不使之掉落,另一只则扒在岸边,整个身子如同一只狗一般四肢着地,同时看向他的眼里露出无穷恼怒和杀意。

李牧确实很好奇,面前的这家伙是个什么物种,居然能说人话。

“是你逼我的。”

或许是李牧的眼神彻底刺痛到了这位心理薄弱的龙王。

它忽然朝着岸上神庙前的青铜鼎狠狠一吸,中间的一座鼎上飞快窜出几抹莹莹亮光。

一口吞下。

随后,它体内的伤势好似突然愈合。

那原本黏连的肉瘤似乎得到了什么加持一般,迅速分泌出一种如同沥青一般的物质,强行将两个头颅再次合拢。

“吃~”

这个时候小嘤也从他体内再次窜出,将一只手放在嘴里咬着手指,一边盯着那几抹莹莹光团留下晶莹剔透的口水。

“吃——”

她再次喊了一声,突然从李牧的肩膀上跳下。

这一举动下了李牧一大跳。

却见到小嘤悬浮在半空中,身上那层可爱的外皮顿时被掀去,露出里面血淋淋的里像。

重新化为纯白的瞳孔里有红色浮现,随着一声声啼哭。

一条条红色血肉脐带从她背后蔓延出,如同蜘蛛一般在虚空中形成一张大网。

朝着龙王扑去。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一条条黏糊糊的血肉脐带狠狠扎进它的血肉,深深扎入后更是瞬间膨胀,那细小的血管如同藤蔓般在它体内蔓延开。

并且不断吮吸着它的血肉。

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它的身形迅速瘪下去。

“住手,你们这些鬼东西....”

被一个五米高的大蜥蜴称呼为鬼东西,李牧也是头一回遇到这种待遇。

不过看着头顶那正不断张开血肉大网,并且如活物一般不断跳动的脐带。

李牧:....

“住手,娘娘救我...”

亲眼看着自身的血肉不断被挖空,这种酷刑是任何一种智慧生命都承受不住的酷刑。

大蜥蜴简直要被折磨的发疯。

随着它的呼喊,李牧顿时警惕起来。

毕竟当地人祭拜的,可是红衣娘娘,而面前这头大蜥蜴,顶多也是神像前的一头类似护法神兽一般物种。

就在它即将殒命时刻,那神庙外的神女像突然通灵,不知什么材质做成的雕像居然慢慢化成血肉状。

神像,活过来了。

这一幕显然已经挑战了李牧的认知。

“娘娘,救我!”

这一边,大蜥蜴则好似看到了什么希望一般,不顾身上挂着的血肉脐带,疯了似的从河里爬出朝岸边神庙跑去。

“你好大的胆子。”

神像睁开眼,看到眼前一幕,顿时勃然大怒。

“嘤~”

小嘤从空中落下,迅速落到他怀里,脸上露出一番吃饱了的神情外还有些恐惧的看了看面前那尊血肉雕像。

李牧缓缓抬头,看向那尊神像。

感受着其中差不多后天境界的气息,脸上流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这个世界可真是越来越有趣了,我原本以为这个世界除了武者和诡异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东西,没想到居然还有你这种号称神灵的东西存在。”

“凡人,既然见到神灵,就为此付出代价吧。”

神像缓缓收缩,变成如一个正常人般大小,随着她意念一动。

神庙的大门打开,从里面飘出一件架在堂中的大红衣裳飘落,悬浮在她身旁。

同时她身体微躬,身影疾闪,鬼魅般冲上前。

“硬碰硬吗?很好,我很喜欢。”

李牧眼睛一眯,怒鲸功运转,身体节节攀升,顿时露出三米身形。

这一刻,场中四人,全都没了正常人类模样。

果然,非人才是一切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