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一个很暗很暗的暗卫 >  第15章 渊源

尹寒星轻笑一声,飞身离开,留一句‘后会有期’。做暗卫的,没有正邪之分,替主子办事,让做好事做好事、让做坏事做坏事。

在暗卫心里,只有命令,没有黑白。

我打了云舟,尹寒星估计已经看出我不是他的暗卫,想从我这打听点什么。

可云舟还闹着脾气呢,在我身上堆了一米高的干草。

他埋得起劲,我也就安心入土了。

半夜他又把我刨出来,使劲摇晃我,我睁开眼睛,看到他一脸担心的样子,我轻轻拍了拍他的手,告诉他我没死。

他半信半疑的样子,每隔一个时辰便会睁眼看看我,确认下我的生死。

他虽然傻了,但我察觉到,他对某一种状态很敏感。

每一次他见到死人,都会有些异常。

他担心我死掉,这是不需要言语就能感觉到的情绪。

我干脆握住他的手,死人的手是冰冷的,只有活人才有温度,这样他就不用睁眼确认我是死是活了,通过触感就能知道我还活着。

百里芽和她的人天不亮便出发,离开了小城。

云舟日上三竿才醒,我虽醒得早,却被他死死抓着,脱不开身。

只得叫了小二,请他把早饭端到柴房来。

云舟昨晚没吃夜宵,今早的早饭又睡过去了,中午醒来饭量必然翻倍。

小二收了我额外给的好处费,服务自然周到。

掌柜的昨晚躲在门后见识过我与百里芽的手下过招,今天变得格外热情。

一口一个‘女侠’的叫着,坚持要我们挪进上房住、房钱全免。

我没推辞,反正未来一个月我们都走不成,硬闯不是不行,但是没必要,我的目标始终是去乡下买地种田,不想挑战武林盟的权威。

客栈掌柜热情,小二跑得也勤,一会儿送热水、一会儿送茶水点心。

要不是我知道茶点里没毒,还以为他们要拿我们俩做人肉包子呢。

武林大会如期举行,客栈里也陆续来了新客人。

小二往我们屋跑得勤,一来二去也能说上几句话。

熟悉一点之后,他便打听我和云舟从哪来、出自哪门哪派,练的什么武功。

客栈是收集情报的便利地点,距离元城这么近,这座小城约莫也是个情报交流中心。

对于小二的打探,我并不介意,回他说我无门无派,跟着无名师父修习武功,师父死后我下山准备找个地方种田。

云舟是我半路捡的壮劳力,脑子是不灵活,但四肢健全,扛麻袋运沙土之类的粗活他都能干。

小二笑说我这人好奇怪,别人练成武功,都是下山扬名立万,要么加入大门大派赚大钱,而我身手不凡、却要去种地。

我回他‘人各有志’,他也没再说什么。

其实荣华富贵我虽没有体验过,原身却深有体会,她跟着前任老板,什么都见过、什么都知道,她老板那样尊贵的人物,照样过得不快乐,最想要的最后也没得到。

而且在那个阶层里,英年早逝的概率太大了,活过五十的都罕见。

连出生落地的机会都没有的更多。

想到这些我便忍不住打量云舟,他怎么长这么大的呢?定然是困难重重……

原身没见过他以前风光的样子,可往前倒退个十年,这俩人还有点‘关系’来着。

原身当时参加一场野外生存的训练,差点死在山里。

那是一场淘汰赛,被淘汰的结果就是死。

在暗卫营中见不到天日的半大孩子们,直接被丢进大山,和森林里的狼虫虎豹肉搏,从兽口下抢食。

无衣无食、不发武器,谁能走出大山,才有资格加入下一轮的训练。

暗卫之间没有友情可言,谁也不会帮助别人、拖累自己。

原身比较倒霉,投放当天正发着烧,本来在训练营中睡一觉就能好,然而在野外没有片瓦遮身,没有被子可盖,还要自己找水,她这病便严重了。

她找了个安全的地方藏身,夜里烧到神志不清,隐约听到有搏斗声。

她藏身在一个树洞里,听到搏斗声,她以为是其他暗卫练习生在打架。

为抢食物争斗的事在营中便时有发生,在野外更是不足为奇了。

可搏斗声停止后,又传来交谈声。

她实在没忍住嗓子的痒意,发出了一点咳嗽的声音。

谈话双方立即发现了她,高烧消耗了她的体能,这时候若动手,她必死。

但在树林里交谈的人,只是走到树洞前查看了一下,发现里面蜷缩着一个小女孩,浑身滚烫正发着高烧。

对方没有杀她,非但没杀她,还给她留了一皮袋水和一包肉干。

到树洞前查看她情况的是个银发少年,银发少年向身后的人报告情况。

那身后之人站在树上,原身看不到他,却听得出也是个少年人,他命银发少年留下水和食物,不要打扰小女孩。

原身记住了那人的称呼,后来她成为前任老板的暗卫,接触的信息多了,才知道曾经的‘好心人’是谁。

但知道又能如何,她不过是前任老板的工具人,不能有自己的思想,无论是报仇还是报恩,都是不可能的事。

前两年原身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见过云舟一面,两人当时都穿着夜行衣,在一个不宜出声的环境下,仅是打个照面,便各奔东西了。

不过我救他,并不是因为他对原身有恩,单纯就是想日行一善。

可能和他当初给原身留水和食物的出发点一样。

“安~”云舟晃动手里的拨浪鼓,将我的思绪拉回来。

之前给他买的玩具,都扔在以前住的客栈了,来到小城后我又给他重新买了一堆。

其中他最喜欢这个拨浪鼓,但我警告他不许扰民,摇这玩意儿要适当,别让它变成噪音垃圾。

“你那边的人要是再不来接你,你就真得和我去乡下种地了。”我知道他听不懂,自言自语道。

“去!”他又摇了摇拨浪鼓,笑得灿烂。

“英雄——”

我倒了杯茶,刚端起茶杯,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便钻进我耳朵。

“你怎么找到我们的?”我一甩手,用内力打开房门,阿钊扭着杨柳细腰出现在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