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闪婚蜜爱,亿万老公有点宠 >  第29章 去了可要乖乖听话

容止寒起身,叶清梦正好扑进了他的怀里,被人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低声抱怨道:“我根本就穿不惯高跟鞋!”

她声音很轻,仿佛在跟人撒娇。

容止寒低头看她,声音很温柔,“那就不穿。”

叶清梦撑着他的胳膊,想要站起身,容止寒却顺势把她抱起,放到椅子上,接着弯下一只膝盖,半跪在她面前,托起她的脚,“有没有崴脚?”

感受着他指腹上的温热,叶清梦脸颊微红,挣扎了一下,“没事,我只是绊了一下脚。”

容止寒扣住她的脚腕儿,不再让她挣扎,然后小心翼翼地把鞋子脱了下来。

“把这里的平底鞋全都拿过来。”

几个店员从震惊中回过神,急忙去给叶清梦拿鞋子。

叶清梦看着半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压低了声音,“你怎么还不放手?让别人看了会不好。”

容止寒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你是我老婆,我管别人说什么。”

低头突然吻了一下她的脚背,轻声说道:“你的脚很小。”

叶清梦脸更红了,“你管我脚小不小。”

“很可爱。”

“你变态啊!”

容止寒慢慢地起身,双手撑在她的身侧,叶清梦下意识地往后躲,容止寒看着她漂亮的眼睛,里面满满都是他的样子,突然很满足。

“我好像已经等不及了。”

叶清梦看着他的眼中仿佛有把火在烧,忽然明白过他话里的意思,她红着脸捂住他的眼睛,“容止寒,你无耻,你说过,会给我时间!”

容止寒握住她的小手,看着她红着脸气鼓鼓的样子,忽然笑了,“我还有更无耻的,你要不要试试?”

叶清梦抽不回手,索性不再看他。

店员们很快就把鞋子全都拿了过来。

“选双你喜欢的。”容止寒指着漂亮的鞋子说道。

叶清梦翻了个白眼儿,“衣服都是你选的,一双鞋,倒是要搞民主了?”

“不选,我就抱你去参加晚宴。”男人威胁她。

不过这句威胁着实管用,叶清梦气呼呼的看了他一眼,最后随便指了一双。

容止寒揉了揉她的发顶,“乖。”

叶清梦躲开他的手。

晚宴的地点在某豪华酒店VIP宴会厅举办。

容止寒带着叶清梦一出现就成了整场宴会的焦点。

容家二少这是从哪里物色了这样一位美人?

叶清梦没什么表情地挽着容止寒的胳膊,容止寒一路上跟熟人打招呼,他拿过一杯红酒放到叶清梦的手心里,“尝尝。”

叶清梦冷着脸,拒绝:“我不喝酒。”

容止寒靠近她耳边,“那我不介意亲自喂你。”

他刻意加重喂字的读音,叶清梦捏紧酒杯,最后还是乖乖地抿了一口。

“哥哥。”容思慧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她看到叶清梦愣了一下,“果然人靠衣装,被我哥用钱包装一下,也能看嘛。”

叶清梦扫了她一眼,也故意反击:“容小姐,我知道你钱多,但是也不能过度包装。”

“你说谁过度包装?”荣思慧急了。

“谁急我就是在说谁。”

容思慧的好心情瞬间一扫而光,“你这个女人……”

“这位美人是谁?”容孤风的声音突然响起。

容思慧立即收敛,乖乖地喊了一声“堂哥”。

容止寒冷冷地扫了容孤风一眼,接着扣紧叶清梦的腰肢,“容氏的一个职员罢了。”

“容氏还有这么漂亮的职员?”容孤风打量了叶清梦一下。

叶清梦被他的眼神看得不自在,这男人跟容止寒长得有几分相似,但是整个人看上去比容止寒阴沉的多,有一种生人勿近的强大气场。

“漂亮吗?呵!”容止寒也看了叶清梦一眼,“山珍海味吃多了,偶尔换换口味还行,但是看久了也会腻,如果你喜欢,我可以送给你。”

叶清梦不敢置信地看向容止寒,这男人居然把她当成物品一样,送来送去!

“容止……”

“男人说话,哪里有你插嘴的份儿?”容止寒捏住她的下巴,眼神突然变得阴冷,“怎么,不想跟大少?放心吧,就算你是我玩儿过的女人,我们大少也不会介意的。”

容止寒说着,低下头吻住她的唇瓣。

叶清梦瞪大眼睛。

一吻结束,容止寒擦了擦她的唇角,“不过,大少的脾气可没我好,去了可要乖乖听话。”

叶清梦心里又恶心又恐惧,她的身体僵硬,这男人是真的打算把她送人!

容止寒擦完她的唇角,顺势把她推向容孤风。

容孤风下意识地躲开,“君子不夺人所好,而且我看这位小姐好像很舍不得离开你。”

“女人嘛,总会有些小情绪。”

容孤风晃了晃手上的酒杯,“这么多女人,为兄劝你一定要定期体检。”

“咱是家族企业,一切不用我费心。”容止寒勾了下唇角,“自然就有精力多做些别的,不像你啊,什么事情都要从头开始,这些年一定很辛苦吧,才会连个女人都没有。”

“只有废物才会喜欢安逸的生活。”容孤风咬牙说道。

容止寒轻笑:“那大概只有白痴才会喜欢穷折腾。”

又来了,又来了!哥哥跟堂哥每次见面,为什么非要这样剑拔弩张?容思慧悄悄地逃离战场。

容孤风靠近他,冷笑道:“偷来的一切用得还得心应手吗?”

“得心应手的很。”容止寒嘲弄地说:“真有骨气,把姓改了。

容孤风阴狠的问:“轮得到你对我指手画脚?”

“我只是真诚地给你个建议。”

两人视线相对,连叶清梦都感受到了空气中的火药味儿,就在她以为两个人会打起来的时候,容止寒扣紧了她的腰肢,“宝贝,走了。”

叶清梦微微挣扎了一下

容止寒并未在宴会厅里多停留,他把叶清梦带到车上。

叶清梦靠在窗边,拒绝跟他交流。

“怎么,我把你送人,生气了?”

叶清梦冷笑了一声,“我哪里有资格生气?我本来就是你的玩具,玩具哪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如果我真的把你送给他,你会怎么办?”

叶清梦挑眉看他,故意说道:“那个大少长得比你帅,一看脾气就比你好,而且他情史干净,从来不沾花惹草,跟他,至少我不用担心得病……”

下巴被捏住。

容止寒脸色冰冷地看着她,“闭嘴!”

“我偏不!他就是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

唇瓣忽然被堵住。

叶清梦用力地推他,结果他吻得更深,仿佛要把她拆吃入腹。

一吻结束,叶清梦大口地喘着气,她还未反应过来,容止寒已经把她抱到了腿上,叶清梦失去重心,下意识地搂住他的脖子,“你做什么?”

容止寒按下车子的隔挡。

叶清梦更加恐惧,“停车,我要下车!”

“你不是担心得病吗?”容止寒冷笑道,“那不如现在就试试,看看你到底会不会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