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四合院之随身携带一座仓库 >  13.许大茂的算盘

何雨天洗了碗,便拿了一个菜篮子取了12个鸡蛋和15个鸭蛋,然后放在了柜子里面锁了起来。

随后,他便把自行车推出了柴房,然后慢慢的往外面走去。

何雨天这里发生这些事情,不可能没有引起院里这些人的注意。实际上,在何雨天刚刚进院子,他带回来这么多的东西的事情,立马就传遍了整个四合院。

只是大家都默契的没有行动而已。眼见着秦淮茹铩羽而归,大部分人都熄了心思。

不过,也有一些自忖精明的人不以为意,觉得自己很有办法。

三大爷本来想等着有人从何雨天那里拿到了鸡蛋之后,再去买鸡蛋的。

这等着等着,秦淮茹铩羽而归了。还没等他松口气呢,何雨天居然推着自行车就出来了,这显然是准备去上交给厂里了。

三大爷这下可等不了了,再等下去,这事就弄巧成拙了。

他赶紧走了出来,拦住了何雨天,说道,“小天,这是要出去啊?”

“是啊,赶着去厂里面交差呢。三大爷,你别拦着我的路呀。”

“小天,你这自行车后面,放的都是鸡蛋和鸭蛋吧?”

“嗯。”

“据我所知,你们轧钢厂每个采购员的下乡任务,一个月的任务也就这么多了吧。”

“嗯。”

“那就对了,这才月初呢,离你完成任务的时间还早着呢。

小天,三大爷我也不要多了,你就卖给我10个鸡蛋,成不?”

何雨天摇了摇头,说道,“三大爷,这些鸡蛋我还真不能卖给你,我可是在领导那里下了军令状的。这可关乎着我转正的事情呢。

行了,你就别为难我了,让我过去吧。”

三大爷一听何雨天这话,顿时觉得没了戏,便说道,“得,既然这是这么严重,那我也就不要了。

不过下次你可得给我多留几个鸡蛋。你放心,我不白要你的。

你也这么大了,该成个家了。我们学校有一个女老师,也是年纪正好。

书香门第人又长得漂亮,下次我给你介绍,行不行?”

何雨天转头一想,三大爷说的不就是冉秋叶吗,后来说要介绍给傻柱,却放了鸽子的女老师。

何雨天对她也没有什么想法,于是直接说道,“三大爷,介绍对象就算了。等我转正了,再有机会给你顺带弄点鸡蛋。”

有了何雨天的保证,三大爷也很高兴。放开路来,说道,“那我们可说好了,不许反悔。”

“三大爷,你放心吧,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

“行,慢走啊。”

何雨天的自行车还没有出院门呢,又一个人把他拦住了。

“何雨天,等一下。”

“许大茂,你拦着我干什么?我还有事呢。”

“兄弟,听说你今天弄来很多物资,这自行车后面全是鸡蛋和鸭蛋?”

“是啊,怎么了?”

“兄弟,你可真行啊。

我天天下乡去放电影,村里什么情况我都清楚。你能收到这么多鸡蛋和鸭蛋,简直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你是真的有本事,我就佩服你这样的人。”

“唉,也没什么,就是勤快点,辛苦点。”

“兄弟,你这话就没意思了。

要是有这么简单的话,那谁都去应聘采购员了,城里哪有那么多闲置在家的年轻人。”

“有事没?

没事的话,就别拦着我了。让开条路。我还急着回厂里办事呢。”

“得,我也不废话了。

兄弟,你能收到这么多的鸡蛋和鸭蛋,干嘛要给厂里送去,自己转手卖了不好吗?

你这大量的鸡蛋和鸭蛋,我保准你能卖一个好价钱。”

许大茂这人精明的很,何雨天可不敢跟他混在一起,那是与虎谋皮,与狼共舞。

“这些鸡蛋和鸭蛋我收过来都挺困难的,花了很大的代价。

要不是为了转正,我才不会做这亏本的买卖呢。

你就别说这话了,实话说,我本来就是高价收来的鸡蛋。”

许大茂一听这话,顿时没了兴趣,脸上的笑容没了。

“得,原来是打肿脸,充胖子,浪费我时间。”

随后,许大茂便直接走了。许大茂出手都失败了,院里的其他人也都全部熄了心思。

喜欢管闲事的凑到许大茂身边,问起了这事。很快,关于何雨天为了转正,花大价钱从外面收购鸡蛋和鸭蛋的消息立马就传遍了整个院子。

秦淮茹听到这个消息后,心里好受多了,在家人面前还笑骂何雨天净搞些歪门邪道。

要是让何雨天知道了,他反而不会生气,还会觉得自己的计谋生效了。

天色也有点黑了。推着自行车在外面走着,连路都看不清楚了。

何雨天从随身仓库里面取了一把手电筒,绑在自行车龙头上,照亮着前行的道路。

因为车架竹筐上面有布盖着,路人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何雨天刚刚出了院子,便在一个没人的拐角处,就把竹筐里面的鸡蛋和鸭蛋收进了随身空间里面,只是用几个空纸壳顶起来,表面看上去像是鼓鼓的,里面放满了东西。

没了鸡蛋和鸭蛋,自行车自然也就没了什么重量。

何雨天骑着也不怕鸡蛋碎掉,骑得飞快。

没多久就到了扎钢厂不远处的一个巷子,然后他把鸡蛋和鸭蛋又重新放进了车后架,慢慢的推着车往厂里面走去。

到了厂子的大门口,何雨天发现,晚上留着大家进出的小门也锁了。

他把自行车停在了小门旁边的保卫室的窗户前,随后哦伸出脑袋往里面探,发现里面只有一个人在值班。

“杨大爷,今天怎么把小门都给锁了?

快给我开门,我今天下乡收来的东西,还没有上交呢。”

“行,你等着。”

杨大爷走出了保卫室,把小门打开了。

对着何雨天说道,“行了,进来吧,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

“这不是今天收的东西多吗,运过来就花了好多时间。”

“哦。”杨大爷脸上还有一些诧异。

于是走到了何雨天的自行车旁边,把上面的布头揭开来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看了都惊讶了。

“呦,今天,这是爆发了啊。

往常你可是月月都完不成采购指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