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人在将死的时候会见到最想见的人,难道我最想见到的竟然是苏澈吗?”

刘素青呢喃道。

她如今的状态很不佳,看上去十分的虚弱。

“青青,我来了。”

听到少女的话,苏澈也是一怔,立即点醒对方,告诉她自己不是其幻觉,是真人。

“苏……苏师兄?”

少女亦是反应了过来,不可置信道,眸子里又惊又喜。

她没想到,苏澈竟然会出现自己面前。

此刻的少年,其背影在她心中不断放大,充满了安全感。

“你先休息着,我把这几头妖兽解决了再说。”

苏澈说道。

“嗯。”

刘素青轻轻点头,就地打坐,恢复元气。

随后,苏澈也看向了眼前的四只妖兽,实力皆在化灵境。

刘素青能撑到现在,也不愧是沾了女主的buff。

这要是换做任何一个同境界的修士过来,怕是死的连渣都不剩了。

当然,如他这般的自然不算在里面。

“这四只妖兽就交给你了,不能白吃白喝,得出点力。”

苏澈懒的动手,主要是以他如今融丹境近后期的灵力修为,对付这样的妖兽,实在有些大材小用。

倒不如让小白试试手,它的境界虽然还不如对方修为最高的,但血脉显然高出了好几个档次,自然能弥补其中的差距。

说毕。

他便是袖口一挥,只听咻的声,一道白色的光芒便是飞了出去。

噗通一声!

一条白色的小蛇便是落在了地面上。

嘶嘶!

小白睁开了双眼,睡眼惺忪,似从沉睡中被吵醒,表情都犯着怵。

不过,在得知苏澈给自己下了任务后,它便是立即打起了精神,蛇尾伏地,上半身直立着,盯向了前方的四只妖兽。

一时之间,便是出现了反差感极大的一幕。

小白的体型本就很小,与这四只妖兽相比,顿时如同小巫见大巫一般。

然而,在面对这一条一米长左右的小白蛇,这四只妖兽的身子都紧绷了起来,神情紧张,眼神里透着一股畏惧。

这是来自血脉上的天然压制,即便你修为再高,但也无法抵抗这等因素。

这便是妖兽族群中的血脉阶级。

苏澈之前就猜测过,小白是变异的清心蟒,在蛇类中属于王族,其血脉十分高贵。

而这四只妖兽,血脉普通,面对小白,这一方面便有了极大的劣势。

如此一来,倒也可以弥补小白与对方修为差距。

终于。

有一只妖兽按耐不住内心的畏惧,率先向小白动手了。

身形直扑向了小白,露出了尖利的獠牙,想要一口将小白的身子给咬断。

然而。

面对这等凶险万分的攻击,小白却是全然不动。

随后,它抬头,双眼只是向这只妖兽瞅了一眼,便见后者在半空中停滞住了身形。

尔后笔直的重重的摔在地上,肚皮朝天,双目瞪的极大,却失去了神采,显得十分呆滞。

紧接着,没过多久,这只妖兽的额头便是溢出了鲜血,它四肢无力的一蹬,其生机便是彻底失去。

死了!

这一只妖兽就这样死了。

在一旁观看的云彩直接惊呆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小白,还在纳闷苏澈怎么会让一条小蛇来送死时。

眼前的这一幕却是给她的心灵狠狠的敲了一击。

这妖兽怎么就死了!

是那条白蛇动的手?

可是对方分明都没有动过啊。

这未免也台匪夷所思了吧。

云彩直接看向了苏澈,后者却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显然是知晓发生了什么。

这让少女更惊讶了。

对苏澈更为的好奇。

毕竟,一条随意抛出的小白蛇就有这般威力,这太惊人了!

“清心蟒毕竟是靠着清心草长大的,神识这一块自然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苏澈也看见了这一幕,并不好奇。

神识于妖兽来说,本就是弱势项,但这并不代表妖兽之中就没有神识惊人的族群。

譬如狐族,便是以神识见长,它们的神识强度甚至不比人族的高阶炼药师差。

而清心蟒傍着清心草,熏陶之下,神识自然也不差。

其族群自然有神识攻击的手段,更何况小白还是一条不简单的清心蟒,以这般手段杀死一只低级的三阶妖兽,自然是无比简单。

“吼!”

另外三只妖兽显然是被同伴的死状给惊吓到了,它们瞅着小白,眼中的畏惧更浓郁了。

到了三阶,妖兽已经生有了一定的灵智,对于这种能诡异抹杀它们的力量,也大概知晓是什么。

所以。

三只妖兽同时怒吼,嘹亮的兽吼响彻在这一处,震的周围的树叶都是哗啦啦的摇曳作响。

显然,这三只妖兽以声音干扰,不想让小白以神识抹杀它们。

“若是只觉得小白只有神识强大,那就千错万错了。”

苏澈并不担忧小白的处境。

没错。

清心蟒确实是以神识见长,其余方面反而要弱一些。

但那说的是清心蟒这种妖兽,与小白有什么关系?

这一刻。

小白主动出击了。

它身形直接从地上弹了起来,仿佛化作了一道利箭,笔直的飞射出去,朝着一只妖兽便是冲了过去。

嘶嘶!

蛇音缭乱,与破空声交织在一起,仿佛在谱奏着一段音乐。

噗!

一道鲜血飙射,是其中一只妖兽的咽喉,正在绽放着一抹鲜红色。

一道白色的身影从上面刚刚掠过,自然是小白。

它以极快的速度近身,根本没有给这只妖兽反应的机会,便是直接在其咽喉处来了一击,一击毙命。

“这……真的是一条小蛇?”

云彩已经看傻眼了。

这也太快了,相比于刚刚死于不明不白的第一只妖兽来说,这一只妖兽的死法给他带来了更为直观的视觉体验。

太快了。

快的她这个看客都感觉只是眨眼之间,这条小白蛇便是已经秒杀了一只同等级的妖兽。

不对,这第二只妖兽的表面实力,分明比这白蛇要强上一些。

然而,就这般的存在,对上这小白蛇,竟然一丝的反抗余力都没有。

这真的是一条幼年清心蟒?

云彩懵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