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末日模拟器,我以剑道证超凡 >  第六十一章 佛不渡我渡

看完了日记,赵成这才去处理刚到手的强化石,这一颗,加上上次用源点在商店兑换的那一颗,正好将空劫强化到 2.

意念一动,立时,面板上,空劫(白) 1字样上的 1变成了 2

2效果:全属性增加40%

与此同时,入静 1也变成了入静 2,精神炼化系数变成了1.4

反应在赵成身上,就是他精神世界的心湖之上,悬挂的长剑,光彩更加的明亮,几乎是立竿见影的,赵成觉察到自己的感知更细腻敏锐了。

面板上,他的精神属性,也因此而增加了0.1

这里面,有这段时间练剑,搏杀的效果,也有空劫的部分原因。

总之,他又变强了一点点。

赵成挥剑,可以清楚的觉察到,空劫韧性、硬度,还有锋锐程度的变化。

斩破空气变得更加容易,反应到他手上,就是他的剑速,又快了一丝丝。

当然,赵成深知,自己的剑,对真正的高手而言,还是太慢了。

就说现实里的剑豪,音速剑,是最基础的操作,甚至一些厉害的剑士,也能勉强做到。

略作休息,赵成开始跑图。

上一次模拟的时候,他发现一个叫做水月寺的地方,里面有些大的异样。

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里面的怪物,比两拳打死他的拳术狂热者,和拳术绝望者,要猛,但又没有拳术大师厉害。

赵成也没妄想自己能够打过对方,这一次,也就是想去看看,先打个眼缘。

被高强度的怪物打死的多了,赵成早就看开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现在是自己挨揍,等到未来,角色互换了,他就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残忍。

一路狂奔,到了大致的位置,赵成又是一番细致搜索,这才摸到了水月寺所在的地方,水月寺所在,其实很偏僻,虽然没有到城市的外环,但却藏的很深。

而在岁月之下,寺庙也已经破败了,赵成上次探索的时候,离这里隔得很远,这次为了找到,废了不少功夫。

等到靠近到一定范围之后,赵成隐约听到了几许空气爆响的声音,就像是拳头破空,但细听,却有感觉不太像。

这个声音,太规律了,要真是在挥拳,除非是始终都只用同一招。

而赵成,没有就此靠近,而是先离开了这里,去之前没有探索到的地方,继续跑图,等到算计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跑了回来,打算在最后的一点时间,去看看他未来要攻略的小小号boss,长什么样。

寺庙虽然不大,但里面的布局却是很复杂,弯弯曲曲的,像是走迷宫,赵成顺着声音,直接翻墙走直线,这个寺庙,不少墙都腐朽了,不碰还好,一碰就崩。

还好这个世界的怪物,似乎对声音没什么反应。

藉着一点血色的微光,赵成看向前面一间还算完整的大殿,大殿没有门,声音就是从里面传来的。

赵成眯着眼,隐约看到了一个枯瘦的背影,他小心着继续靠近一点,这才看清了全貌。

那是一个光头,身上灰色的衣物,做和尚打扮,和其他怪物肌肉一个比一个离谱比起来,这个和尚样子的怪物,画风都不对。

他很瘦,个子也不高,约莫一米七,和赵成现在差不多,不过赵成现在才十六,之后长高个二十厘米完全不成问题。

这个和尚,显然是不可能继续长高了。

而这不一样的画风,也让赵成心中生出了一些遐想。

此间的武道,莫非并非是全部朝着体型,朝着力量加点,也有其他的路线。

赵成继续观察,发现声音源于和尚的手,和尚盘坐在地上,手中捏着一把黑色的锤子,就是那种敲木鱼的木槌,但材质却不是木头,而是似乎是和孙铭的铁拳一个材质。

不过,那奇异的力量,虽然衍生出了木槌,但却没有变化出木鱼来。

赵成猜测,可能这东西,和怪物是一体的,不能离体,是以眼前的怪物,只能用木槌空挥。

也就是这空挥,看着赵成眼皮狂跳。

要说是站着挥舞,给足够长的距离,震动空气,发出声响,这样很正常,但盘坐着,那么短的距离,速度还不快,依然可以震动空气,这种技艺,这种力量,着实有些惊人了。

就这样的木槌,但凡锤在人身上,怕是没有一锤锤不死的,骨头都要锤的粉碎。

虽然心里有着这样的念头,但赵成却还是强行压住了自己心里的恐惧,要去看看,眼前的怪物,有着什么样的手段。

要是连在模拟中,试探的勇气都没有,他的剑术也就白练了。

是以,赵成又是上前几步,也就是这几步,赵成竟然隐约听到了一阵细微低沉沙哑极其难听的声音。

这个声音,小到了极点,又有木锤破空的声音遮蔽,是以赵成之前竟毫无所觉,直到现在靠近了,才终于听到。

这还是赵成第一次见到能够说话的怪物,是以当即打算听听看,对方到底说的什么,要知道,就算是拳术大师,也没见对方说过话。

赵成凝神静气,甚至闭上了眼睛,把听力发挥道极致,这才隐约辨认出,声音的内容。

“佛……不……渡……我……渡……”

就这六个字,对方说一遍,都要花费一分钟左右,可谓缓慢到了极点,也极度的失真,若非赵成的模拟之躯有着万物通晓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分辨出来。

甚至,哪怕是找个这个世界的本地人,来听,怕都是感觉自己在听天书。

“是佛不渡,我渡;还是佛不渡我,渡?!”

赵成心想,又等了约莫三分钟左右,见到眼前的怪物只会重复这一句,便不再继续等待,当即提剑,一步一步向前。

直到靠近怪物八米,他的耳边,传来一阵雷霆般的震响,使得赵成头昏眼花,眼前一片白茫茫。

紧接着,还不待赵成反应,便见到那盘坐着的和尚,已经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其正面的面容,似乎是干瘪的橘子,皱纹都皱在了一起,而其此刻似乎是在笑,那笑容,让他的脸,好似恶鬼一般可怖。

随后,赵成只觉脑袋一重,一轻,就没了知觉。

他的头颅,直接被木锤,锤的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