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剑圣林平之 >  第二十章:华山高人

只见山中大雪飘荡,

林平之掌中之剑忽地猛然向前刺出,剑光闪动却沉稳异常。

这一剑与华山剑法中的轻灵飘渺截然不同,反而是有着一股雄厚有力的霸道,只听哧的一声,那被冻结的树干竟然被林平之这一剑给刺穿了!

树上的积雪哗的一声落了下来,重重的打在林平之的身上。林平之不为所动,只是拔出了剑仔细查看,发现那剑竟然毫发无损!

林平之看着剑锋暗暗寻思:

自己刚才那一剑难道已经达到了一流高手的境界了?若是换做平时,这一剑必定刚一触碰到树干就会因为受力太大而断成两半。可刚才不但没有断,反而一剑刺穿了树干,难道是因为我这几日修炼“混元一气功”略有小成的原因?

要说这“混元一气功”虽然比不上华山派的“紫霞神功”,但好歹也是华山派的进阶内功,寻常武夫能练上几句只言片语便终生受益无穷,当然不会逊色。

但最重要的还是林平之这些日子里面的苦练,让他刚才那一招“华岳一剑”福灵心至,竟在一瞬间让他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之中,使得内力瞬间暴涨数倍,手中之剑也变的坚不可摧了。但是这种境界可遇不可求,几乎是转瞬即逝,那一剑刺出便耗尽了林平之全身的内力。

林平之还在看着剑锋,但却感觉有一股内力耗尽的疲倦感从身体里涌来,让林平之不禁手脚发软。等他暗暗运气才发现自己的内力竟然全部耗尽了,这让林平之顿时吃了一惊:

“刚才那一剑竟然耗尽了我全部的内力?”

锵啷。

林平之将剑收回了剑鞘,倚在一旁的顽石上,他自身则盘坐在积雪中开始运起“混元一气功”流转自身周天,重新将内力一点点的恢复。

恢复内力的同时,林平之也在脑海中不断的思索着刚才那一剑,想要领悟刚才转瞬即逝的那种境界。但是任凭林平之再怎么苦苦思索,也想不出有关刚才那种境界的一星半点儿了。

那一剑就好像一颗流星从夜空中飞速划过,看见了,但是却留不住。

说来奇怪,原本林平之是极为沉稳、冷静的人,但自从刚才见识了那一剑之后,林平之的内心就愈发的急躁起来。甚至林平之丹田中的内力竟然随着他内心的烦躁开始变的燥热起来,真气在体内四处乱窜、开始爆发!

而对于这一切,林平之居然毫无反应,丝毫没有察觉到一样。

渐渐的,盘坐在积雪中的林平之的眼皮开始止不住的跳动,脸上的肌肉也在抽搐,显然已有走火入魔的征兆了!

他的脸上开始显露出一层淡淡的红光,身上烧得滚烫,原本落在身上的积雪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消融,甚至他周边的积雪都随着消融而化作了一滩污水。

林平之的表情忽然开始变的狰狞起来,就好像见到了世间最可怕的事情一样,亦或者最可怕的事情现在就在他自己的心里面,即将从心中爆发出来。

就在林平之即将失控的时候,一道灰色的身影霍然闪现出来!

没有人能看到这灰色的身影是从何处出来的,因为这人的速度已经达到了武道的极限,就连天上的飞雪都沾不到他一丝一毫,落到他身边的时候便随着一股无形罡气瞬间消融。

只怕是天下五绝齐上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这等高手当然不是风清扬,难道华山派之中真的还有其他的高手隐居?

林平之此时已经走火入魔,眼不能观,耳不能听,自然更加不知道已经有一个绝世高手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只见那灰色的身影飞速点了林平之身上九九八十一处大穴,以一股刚柔并济的无上内力输进了林平之的体内,瞬间便压制住了林平之已经走火入魔的真气,并将林平之内力之中的戾气尽数消灭,这才收回了内力替林平之解开了穴道。

内力平静下来后,林平之也渐渐的清醒过来,刚才的事情也都记得清清楚楚:自己练功的时候急于求成导致走火入魔,幸亏有这位前辈高人相助才得以清醒过来。

他本想开口道谢,但是此时体内的内力还需要他自己来引导回丹田,当下还不能随意泄露了真气。

只听那高人在他身后不紧不慢的道:“我在华山隐居多年本不再过问世事,但是这半年来我注意到你这个华山弟子似乎异于常人,让我着实好奇。你的资质有时愚钝至极有时却又极佳,一套华山剑法初练的时候愚笨得很,但是进展速度却又要比常人快上百倍,就好像冥冥之中有着一种力量在帮你。所以我不忍心看你走火入魔、前功尽弃,今日才现身出手相助。你刚才所使出的那一剑的确是一流高手的境界,但是此时你的内力修为太低,绝不能强行修炼也不能去试着感悟那种境界,否则必然会再度走火入魔。”

林平之听的冷汗涔涔,他也绝想不到,自己只是去尝试着感悟那种境界就差点走火入魔,功力尽废!武道其中的凶险林平之如今也算知晓一二了。

待到林平之彻底将内力平稳的运回丹田中去,睁开眼睛时准备道谢之时,那高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而自己本倚在一旁顽石上的剑此时就插在自己面前的积雪中,剑柄上系着一个墨玉酒葫芦随着狂风晃来晃去,酒葫芦上还刻满了奇异的纹路。

等到林平之起身取下酒葫芦定睛一看,那上面根本就不是什么纹路,而是一个个细小的字迹。从内容来看,上面记载的是一套高深的内功心法,但似乎缺少了一页总纲,所以其效果修炼起来只怕是只有十之一二了。

林平之先是受了这位高人的相助,现在又得到了高人留下的内功心法,当下心中甚是感激,也不管这人是否还在附近,只冲着灰白的苍穹大声喊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林平之感激不尽!”

声音回荡在后山,却没有人回应林平之,只有寒风还在呼啸、肆虐,将大雪扑扑的吹在林平之的脸上。

看来那高人已真的离去了,也不会再见林平之了。

“叮咚。”

“宿主完成隐藏任务《华山高人》,得到斗酒僧内力相助。”

“获得奖励:一百点内功,任督二脉各打通十点。”

“叮咚。”

“宿主获得墨玉酒葫芦,自动领悟道家顶级心法“静心诀”。”

“静心诀修炼大成之后,体内的浩然真气可自行运转,养气凝神、百毒不侵,抵御世间万般旁门左道的功夫,例如移魂**、碧海潮声、索命梵音......”

“静心诀总纲”

“冰寒千古,万物尤静,心宜气静,望我独神。”

“心神合一,气宜相随,相间若余,万变不惊。”

“无痴无嗔,无欲无求,无舍无弃,无为无我。”

林平之凝神听着脑海中的提示,心里面却是暗暗诧异。没想到除了风清扬以外,斗酒僧也会在华山隐居,难道高手们都喜欢躲在华山?

看着空荡荡的山谷,林平之忽又摇了摇头,此时没必要再想这些高手们的事情了。他现在只觉得自己的确有些太过急于求成,这次练功走火入魔并不是偶然,而正是因为林平之的急躁导致的。

练武本来就是一项长久磨练出来的事情,林平之以超乎常人的速度练成了功夫,当然也就相应的存在了极大的隐患。

换言之,林平之在武道方面的进展速度是常人的百倍,所以林平之走火入魔的几率也是常人的百倍。如果林平之稍有不慎,心中一旦焦躁,都很可能会再次陷进去,导致功力尽废。

这也是为什么斗酒僧要留给林平之一套“静心诀”,这“静心诀”就是专门用来修行“自我”的功夫,大成之后虽然不能伤敌,但是却对自身有着极大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