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最后的假面骑士空我 >  第六章:未知生命体2号,空我

苏思倩坐在床边照顾受伤的林凡,似乎看到林凡躺在床上有些无聊,于是拿起遥控器把房间里的电视打开了。

然后小心翼翼的扶着林凡靠坐在床上,林凡无意间嗅到苏思倩身上清新的幽香反倒有些不好意思。

这时电视上正在播放关于昨天那场战斗的新闻报道。

“欢迎收看本期的紧急播报,根据NTM防卫队提供的资料,昨日出现在我市是奎兽级的防御型未知生命体,防御型的异兽其共同特点是身体会带有菱形或弧形的骨骼盔甲以及异化角质层。。。”

“NTM防卫队表示,昨日战斗中的银色战士,并不是记载档案中的铠甲战士,同样他也不隶属于中央共和联邦政府旗下的任何组织,且来历十分神秘,但就单从昨天的那场战斗中,我们还无法完全确认这位银白战士与我们人类是友非敌!”

“所以,经过NTM防卫组织和中央联邦政府的讨论下,我们现暂时将其与昨天战斗中的蜘蛛异兽共同命名为未知生命体1号和2号!”

“虽然说未知生命体二号消灭了一号,但外在因素众多,特别是不确定的情况下,我们作为人类,必须要把命运掌握在我们人类自己的手上!”

“因此,中央共和联邦政府决定大规模批量生产铠甲系列,以便于对抗再次到来的危机,,,”

这就是消灭了蜘蛛异兽的那个银色战士“未知生命体2号?”

苏思倩看到电视上放大的未知生命体2号的腰上总觉得有些眼熟,因为昨天隔得较远再加混乱,并没有看清楚未知生命体2号身上的东西,这时才反应过来,2号这个腰带,就是之前林凡手上一直拿着的腰带,苏思倩记得很清楚,因为当时还是自己帮林凡把腰带装进的手提箱里!

苏思倩看着林凡身上的伤,神不知鬼不觉的来了一句,“也不知道2号受的伤,怎么样了,毕竟是为了保护大家才受伤成这样的呢。”

“差不多快好了呢”林凡下意识的说到。

苏思倩看着林凡质疑的问道“你怎么知道?哎对了,林凡你的腰带怎么在未知生命体身上呢?”

“怎么可能,明明一直就在我身,,,”林凡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啥,解释说“瞧我这记性,我都忘记了腰带丢了,原来在空我那里呀。”

“哦喔,原来未知生命体二号叫空我呀!”苏思倩转身一脸坏笑的看着林凡,林凡突然发现自己一着急说错了话。

突然苏思倩朝着躺在床上的林凡探过身子俯视着,慢慢的低下脑袋,一脸戏谑道:“你怎么这么清楚呢?还是说你就是空我呀!”

但随着距离逐渐拉近,林凡又闻到了那股清新的香味,感觉呼吸都有些急促,双手死死地抓紧被单。

这时两人四目相对,各自的呼吸都变的清晰可闻。

这时林凡还想着装傻充愣,喊道“猜的,额不对,是他告诉我的,因为我认识他!”

“呵呵!”苏思倩脸上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好吧,看破不说破,咱们还是好盆友!”林凡摆了摆手。

“既然你都猜到了,我再隐瞒下去就显得我很呆!”

“就你这小样,骗骗小孩子还差不多。”苏思倩看着林凡身上的伤,再结合之前的腰带,这要是还猜不到那就真是什么无脑了!

这女人不好糊弄,既然都说的这么清楚了,索性直接坦白了,再说了她们现在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惟一的亲人,也不算外人就算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关系。林凡只能暗自嘀咕一句。

“为什么叫空我?有什么含义嘛!不过这名字让人听起来感觉挺酷的。”

林凡打着哈哈的笑着“没什么太大的含义吧,可能就是单纯地为了守护这份美好而已!”

当然实话肯定是不能说的,毕竟空我在日语中“锹形虫”的“锹形”的发音“Kuwagata”的缩略,取名“Kuuga”,汉字则写作“空我”,意思是为了守护所有人的微笑,让自己(我)化为虚无(空),即使悲痛受伤也好,勇敢地使用暴力战斗。青空象征的正是清澈的心。

“之前也不是没有播报过铠甲的战斗,但你所谓的空我,也就是你变成的那银色战士受到伤害后,你为什么也同样身受重伤?”苏思倩有些不解的问道。

“我和你们口中的铠甲不一样,我的变身是由自身的肌肉强化而成的,就等于我本身在战斗,所以我也会受伤。再说了,总要有人去面对的,不是吗。”林凡面带微笑的解释道。

“那你也会死是吗,就像当初的那些铠甲一样?”

“你就不能不去战斗吗,战斗不应该是NTM防卫队的事情嘛?为什么都是这样!”苏思倩突然一副激动地吼道。

林凡看着苏思倩的眼睛“其实说实话,刚开始的时候我也很害怕,毕竟我也只是一个偶然间获得力量的普通人,我也伤心,也会害怕,也怕死!但直到上次,我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受到伤害,因为你们是我在这个世界最后的亲人了。”

“再说了,没事的,我可是能变身空我的人”林凡点了点头“毕竟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的,难道不是吗?”林凡一脸坚定的说道。

苏思倩张了张嘴,但看着林凡坚定的眼神,最终是没有说出口。因为她感觉这时的林凡和当初自己过世父亲十分相似。

苏思倩突然想起爸爸说过的话“其实刚开始的时候爸爸也很害怕,哪怕拥有铠甲,毕竟面对的是怪兽呀,但突然想到了那么多和我们家倩倩一样的孩子和还有家庭,爸爸也就不害怕了,毕竟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的,去保护大家的,再说了你爸爸我可是拥有铠甲的人,终归是要承担起保护大家的这份责任呀,难道不是吗?”

“爸爸我好想你呀。”苏思倩突然带着哭腔一把抱住躺在床上林凡。

躺在床上的林凡一脸懵逼“这是什么情况,我可没说过要当你爸呀?”

苏思倩抬起头一脸恶狠狠的朝着林凡说道“林凡,你是想死吗?”

“额,当我没说,你继续你继续。”林凡小声嘀咕着。

“答应我,以后要一直一直都陪着我好吗。”苏思倩看着林凡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林凡被她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好,那你能起来了吗?”

“不能,再让我抱一会”说完苏思倩抱着林凡,把脸贴在林凡地胸口,听着那有力的心跳,似乎充满了安全感,脸上带着微笑,慢慢的睡了过去。

看着眼前的苏思倩,似乎还挺可爱的,,,咳咳!

林凡摇了摇头,自己这是在想什么呢。这么可爱的女孩子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哪头猪!

自己是没可能喽,能默默的守护着就不错了,再说了空我的每一场战斗,都是生死之战,能不能活下来都得看天意。

未来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明白呢,最好的就是活好每一天。

林凡的战斗意志似乎在经历这一件事后,变得更加坚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