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十粒 >  第十四章 打赌

宋十栗缓过神来,在纸条上写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几个字还给了文叙州。

文叙州被宋十栗拒绝心情低落,一直闷着不说话,林小如见状便凑上去询问情况,文叙州直接趴在桌子上,没有搭理她。

这时不小心掉出了那张纸条,林小如捡起来看了里面的内容,随后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将纸条扔进了垃圾桶。

自那以后,林小如便有意无意地挤兑宋十栗,与之挣个高低,还嘲笑起了宋十栗的小雀斑,这让宋十栗十分不满,但也不打算与她计较,只是不知林小如的转变为何如此之快。

处处与之相对。

当然,她与文叙州的走得也越来越近,“兄妹俩”感情空前热忱。

又是一学期组长选择组员的时刻。

一个班设立八个大组,有八个组长,班里前八名的同学担任,然后选择自己想要的组员。

这时老王发话了,他说:“此刻的你们就是白菜,只能任人挑选,若想你来挑选别人,那就好好学习,争取把你的组长干掉,自己当组长。”

“还有,唐巾媚、宋十栗,你俩不能凑一个组。”

唐巾媚:“老师,你不是说组长可以自己挑选组员吗?”

老王:“但是你和宋十栗都是前八名,哪有两个组长组成一组的道理,除非……”

宋十栗:“除非什么?”

老王笑容奸诈地摸了摸下巴,缓缓道:“除非你们两个的组员都是班里的倒数,给你俩两个星期的时间,帮助他们提高成绩,两周后的月考,我来看看成果,不然你俩立刻分家!”

宋十栗微不可察地挑了挑眉,应了声:“好。”

于是,她们成了一组,而林小如被挑去了别的组,交集少了,耳根倒清静许多。

宋十栗她们在最后一排看门口的位置,也是最欢快的一组,确实是做到了老老实实干饭,快快乐乐学习。

清涯中学什么不多,卷子和月考周考最多,几乎是周周清,月月清。每天都有写不完的卷子,背不完的课本。

最让宋十栗为之头疼的是,她84斤的体重,却有83斤的反骨。政治课抓背课文最突出,宋十栗就是没有好好背。

而这节课就是政治课。政治老师是同学们公认的“灭绝师太”,背不出课文说打是真的打,没有男女同学区别对待之分。

很幸运,宋十栗终于被点名背书,可想而知背不出来的后果,只见政治老师一脸冷笑地向教室墙角走去,一根扫把柄握在手里,走到宋十栗面前。

“把手心亮出来!”

宋十栗只好颤颤巍巍将手心向上摊开。

“端好,不要抖!”

重重地…

一棍、两棍、三棍……一共打了十棍。

打完一边手再换一边手,打得宋十栗掌心仿佛失去了痛感,打到关节的地方已经轻微淤青,可见这个老师下了多大劲儿。

宋十栗心里却毫无悔改之意,暗自道:这下可以一个月不用写作业了。

而她的组员之一张祥之幸灾乐祸地看着她,小声道:“这就是你平时官僚主义做派所得到的报应。”

此言一出,他又得到了宋十栗一枚锐利的白眼。

这是正好老王来查班,一眼看到了嬉皮笑脸的张祥之,随即一言不发绕到后门,一只手将张祥之从凳子上拖到走廊,手里不知何时也拿了一根棍子,梆梆就给他两棍,打完了才说:“下次上课期间再让我看到你们嬉皮笑脸没个正形儿,我见一个揍一个。”

看到达到了杀鸡儆猴的效果,老王这才满意地走了。事情发生的太快,结束得也太快,以至于许多同学并没有反应过来。

待张祥之揉着屁股回到座位,他明晃晃地看到宋十栗那放肆的幸灾乐祸的眼神。

报应来得如此猝不及防。

两个星期后,在组内全员的努力下,他们正式成组,真是“普天同庆”。

“班长,宋十栗,你们两个过来,有个事儿跟你们说。”张祥之神神秘秘的。

“你们觉得……林果儿漂不漂亮?”

闻言她们两个不约而同转头望向远在教室另一头的女同学,在窗外橘黄色夕阳的映照下,白皙的皮肤,标准的鹅蛋脸,立体的五官……确实是个清新的美人胚子。

她俩赞同地点了点头。

张祥之又道:“你们说我要是追她,她会同意么?”

宋十栗摇摇头:“很难。”

唐巾媚附议。

张祥之顿时不服气,支楞起来,道:“我跟你俩打赌,两个星期,我就可以把她拿下!”

宋十栗来了兴致,道:“赌什么?”

张祥之:“你想赌什么?”

宋十栗:“……输了打一个月的饭。”

张祥之:“成交!”

大约一个星期后,张祥之来到教室,整个人神清气爽,表情相当的桀骜不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中了百万大奖。

唐巾媚凑过去问他为何如此的迷之自信,就快要亮瞎她的双眼了。

宋十栗从知识的海洋里抬头,道:“可能是因为理了个影子猪的发型吧。”

此话一出,惹得众组员哈哈大笑。

但是宋十栗也挨了张祥之重重一记,“就你长眼睛啦!?”

“在座的各位,我跟你们说,今天!小爷即将履行赌约,宋十栗,你等着给小爷打一个月的饭吧!”

宋十栗呲笑一声,停了手中的笔,看着张祥之,眼里充满挑衅,懒洋洋道:“准备好了?那开始吧~”

上课铃声响起,数学老师进来了。

瞬间将张祥之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宋十栗见状,立刻添油加醋,道:“这就蔫儿了,还是你给我打饭吧,胆小鬼。”

张祥之哪里吞得下这口气,立刻扬声道:“林果儿,我喜欢你!”

教室里一片惊叹之声。

数学老师是个很慈祥开朗的男老师,闻言他笑出了声,道:“张祥之,站起来。”

“你敢不敢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张祥之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不说话。

而林果儿这边,早就红了脸,默不作声。

于是,没有数学老师放话坐下,张祥之就这样站了一节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