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捡个萌娃超无敌 >  第二十五章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砰!

江小流逃也似的跑出手术室,刚拉开手术门,便迎头撞上了一个惊叫倒地的女子。

他跑得快,以至于撞翻了在手术室门口等待的秦诗诗。还好没用力,否则秦诗诗恐怕至少得被撞出几米开外。

啊!

秦诗诗倒地中叫了一声,她正想骂人的情况下,一眼看到急匆匆跑出来的竟是江小流时,她明显的呆住了。

江小流这生龙活虎的样子,瞬间就把秦诗诗的思维拉回到了溪河市的那天早上。

那早上的江小流,用他的有力双臂举起了黑车,像草原上套马的勇猛汉子一般,震惊了车里惊慌失措而哭泣的秦诗诗。

那早上震撼心灵的救人画面,直到现在,依旧让秦诗诗回味不已。

秦诗诗今夜再见江小流,他那种熟悉的猛汉形象依旧如昔,不然也不会呆头呆脑的撞翻了自己。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江小流有些尴尬的伸出手,将思绪飞转的秦诗诗拉了起来。

同时,坐在椅子上浑浑噩噩的苏云烟,听闻江小流的声音,马上站起了娇躯,快速的走到江小流跟前,急切的问道:“你,你没事啦?”

江小流扭转了一下身躯,摇头说了声没事。

只听身后传来了医护人员的笑声:“苏小姐,秦小姐,经过我们院长的抢救,江小流已经痊愈如初了,哈哈,院长真是医术惊人,神医再世啊!”

“哈哈,是啊,院长神医再世,我辈楷模!”

在场的医护人员皆都纷纷附和,院长在掌声中凝笑走出。

苏云烟不明就里,急忙给院长致谢,秦诗诗却有些疑惑的看着一旁不苟言笑的江小流。

不只是江小流没有笑,他的脸上还浮现出浓浓的忧色。

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的江小流心中有多苦!

因为,江小流直到出了手术室才猛然发现,早前随时都贴在自己肩膀上的灵儿,此刻却接近体能耗尽的极度虚弱状态。

就在刚才,在手术室里,院长以及其他医护人员看不到灵儿,但江小流却在昏迷中感受得清清楚楚,他原本受重伤的丹田位置,突然间吸收到一股浓浓的温热气息。

这种气息,江小流尤其熟悉,那是属于灵儿葫芦里的多彩灵光。

在江小流用测试石进行了测试之后,他发现自己掌握了神识能力,后来再看灵儿头上的小葫芦,不用伸手去触碰,便能感受到葫芦里翻滚的六色灵光,还有自己身体里存在的红色光团。

最初小葫芦里有七种颜色的光芒,自从红色光芒被江小流吸收后,灵儿就变得嗜睡,几乎一天时间里有20个小时以上在沉睡。

江小流猜测,灵儿是失去红光后只能用睡眠恢复身体。

但这一次,由于江小流重伤昏迷,在医护人员即将用手术刀割破他身体时,灵儿为了救江小流,不得不拼尽全力的挤压出了黄色的光团,及时注入到江小流的身体里。

江小流不知道的是,他不能接受手术,一旦手术刀划破身体,灵儿给他的灵光就会瞬间散去。

因此,灵儿才会不顾一切的救他!

有灵儿的黄光入体,江小流的受伤身体随即快速痊愈,且体力更胜层楼,他睁眼苏醒。

灵儿却颤颤巍巍之中,跌倒在江小流的肩膀上,小脸蛋上惨无人色,就连呼吸都显得急促,一双紫红色的双眼也灰蒙蒙的失去了光泽。

“灵儿,你千万别有事啊!”江小流深感不安,心中忧心不已。

他伸手摸了下灵儿的额头,冰冷中又透着炙热,她越来越接近奄奄一息的状态。

江小流通过神识感知得出,此时灵儿头上的葫芦里,没有了黄色光团,其实这道黄色光团之上,原本压着橙色的光团。

但现在橙色光团还在,还有总共五道各色光团在小葫芦中若隐若现。

灵儿挤出一个笑容,体力不支的情况下,只能艰难的伸出了三个手指。

“啥意思灵儿,三个手指代表什么啊?”江小流疾步离开了手术室外,也没给任何人打招呼,快速的跑进了隔壁的一间没人的医务办公室。

江小流已能感受到灵儿的极度虚弱,他的眼睛都红了,就差没有哭出来,他现在知道是灵儿再次救了自己。自从遇到这个可爱神奇的萌娃之后,江小流把灵儿当成了真正的亲人。

倘若灵儿有事,江小流该有多难受!

灵儿咬着唇,用尽全力的伸出白嫩的左手,轻轻的揉了揉江小流的鼻梁骨,又擦了擦他的眼眶,示意江小流不许哭。

灵儿的右手,指向了办公室墙壁上挂着的日历,再次比划了个三。

“灵儿,你是想说,你这次救我强行挤出了黄光,将要虚弱三天吗?”

灵儿再次指指挂历,她的右手已经开始了剧烈的颤抖,并且让江小流极为揪心的一幕出现。

此时此刻,灵儿娇小的身躯,已开始呈现模糊状,一半身躯隐形看不到了,她的萌萌五官也逐渐在消散。

“不!”

江小流突然意识到什么,他抓狂般的伸臂就想抱紧身体若隐若现的灵儿,但他却完全扑了个空。

灵儿的身躯完全消失掉了,只剩下她的三分之一头部,还有那坚决指着日历的小手。

“是三月,你要消失三个月是吧?”江小流心疼莫名,哽咽的急问了一句。

灵儿在点头,旋即她的整个人完全消失掉,即使是消失了身影,但灵儿在那一刻隐去之前,仿似还在对着江小流笑,她那温柔的左手还在替江小流擦去泪花。

“别离开我啊,灵儿……”

江小流用神识再也感受不到灵儿的存在,就好像她从来没出现过一般。

与此同时,江小流顿感心如刀绞,他强压着的泪水,一下子冲破了眼眶,他看着原本灵儿存在过的肩膀,再也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灵儿消失了,正如她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江小流任由泪水滚落,他心中的痛苦又有多少人能够了解,一个原本孤苦伶仃的孤儿,遇到了一个拯救自己的萌娃,这段时间与灵儿朝夕相处的温情往事,在那一瞬间,统统袭上了江小流的心头。

“小流,你,你没事吧?”

办公室外,站着跟来的苏忠,他看到了江小流脸上的泪水,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声。

“我没事。”江小流不想在人前失态,他知道灵儿一定在某个地方看着自己,灵儿一定希望自己坚强的过下去。

也就三个月时间,坚强下去!

江小流心中默念一句加油,他侧头想要擦掉眼泪,却嗅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靠近身边。

他根本不用看,也知道是苏云烟走了进来。

苏云烟没说话,递过去几张纸巾,然后招呼着苏忠与围过来的其他人等离去。

秦诗诗一边跟着走远,一边看办公室里的江小流,她也看到了江小流在流泪,却不知他大病初愈为谁而哭泣?

江小流用纸巾抹掉眼泪,他用力的握紧了双拳,心中表达着勇敢走下去的坚定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