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策跟着治安队长看完现场后,便对着周正诚和左旭说道:

“你们先开始取证吧!”

案发现场虽然被破坏了,但事情已经发生,谁也无法改变,他们要做的,就是将破坏的影响,降到最低。

及时取证,避免案发现场再被三次、四次的破坏。

“小左,拿着相机,把案发现场,好好的拍一下。”

见大家都过来了,左旭自然不能被人当做神经病,再去和董洪斌的灵魂交流。

当然,要交流也不行了,探灵术和通灵术的技能效果慢慢消失,他也看不见对方了。

“是,周哥。”

听到周正诚招呼,左旭连忙拿起相机,跟着对方的节奏,开始了拍照取证。

只是这次他没有了高级勘查技能体验卡,瞬间原形毕露了。

生疏的手脚,又急于跟上周正诚的节奏,还是让对方产生了疑惑:“小左,你别紧张,这起案子比较复杂,取证难度也非常的大,你毕竟是新手,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呃,好的,谢谢周哥。”

他那是紧张吗?

不,

他那是缺少1张高级勘查技能体验卡!

“拍照的方向侧一点,这样光线进入快门会有层次感,拍出来的图片效果才能突出想要表达的线索。”

接下来的勘查,周正诚一边勘查取证,同时也多次指点左旭的拍照手法。

好在周正诚并没有怀疑左旭,为什么第一次在富海时能配合默契,到了这里,就是纯纯的菜鸡。

他只当是左旭第一次见到这么惨烈的现场,有些不适应。

“凶器有发现吗?”

文策在房间里找了一圈,发现案发现场最关键的物证:凶器,好像一直没有看到,于是对他们问道。

“厨房少了一把剔骨刀,应该就是凶器,被凶手带走了!”

左旭他们刚刚在厨房取证的时候,发现桌上有一套菜刀,其中刚好少了一把剔骨刀。

“知道了,你们搜集取证的时候再仔细点,毕竟现场已经被破坏,再不仔细,很可能会遗漏掉关键线索!”

文策见找不到作案凶器,只好作罢,于是吩咐他们,取证的时候再仔细一点。

“是,文头儿!”

周正诚点头应下,便带着左旭继续认真勘查取证。

就在他们有条不紊的勘查案发现场的时候,门外一个声音,将大家的注意力吸引力过去。

“文头儿?这次又是你们B组?”

左旭闻声看去,只见门口进来两人,其中一人他认识,正是上一次在富海案中出现的年轻法医罗杨。

而他身边站着的,则是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他同样穿着白大褂,想来也是一名法医,而且身份还不低。

“可不是,A组忙着呢,只能我们B组上。”

文策回头,看到是罗杨他们,便回了一句,随后站起身,对着那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恭敬道:“钱老,这次您亲自过来?”

“不来不行。”

如此惨烈的案子,第一手资料非常重要,钱老也不放心让罗杨一个人来。

“有钱老在,我们破案的信心更足了。”

左旭看到文组长对钱老恭敬的态度,不免对他的身份好奇了起来。

究竟是什么人,能让他们B组的组长,如此卖力的拍马屁。

于是小声的问向身边的周正诚:“周哥,这个钱老什么来头?”

“钱老的全名钱立辉,是咱们治安署资历最老的法医,地位不下王署长,可以说靖港城这几十年来,凡重大凶杀案件,都有他的参与,为我们凶杀处破案提供了强有力的尸检报告,绝对的权威。”

周正诚小声的和左旭科普起钱老的来历,最后还不忘竖起个大拇指!

这才是真正的大佬!

两人小声议论间,钱老已经进入房间。

不愧是资历最老的法医,进入如此惨烈的现场,钱老也是一副泰然自若的表情。

看到无头尸体,钱老语气平淡,随口问了一句:“凶器找到了吗?”

“没有,可能已经被凶手带走了。”

文策说完,便从厨房取出一套刀具来:

“这里少了一把剔骨刀,凶手很可能是先来的厨房,取了一把剔骨刀,然后才去卧室作案的,当然,这只是我们的推测,具体凶器是不是剔骨刀,还需要钱老的专业鉴定。”

“我先来看看尸体!”

钱老先是来到董洪斌的尸体旁,将他的脑袋捧了起来。

手上雪白的手套,瞬间被染红。

如此骇人的一幕,钱老却仿佛习以为常,专心致志的研究着手里的脑袋。

“切口平整,只是手法略显粗糙,这应该是对方第一次杀人,脖子切口有反复拉锯的痕迹。”

看到钱老抱着人头评鉴,左旭第一次对“评头论足”这个成语,有了全新的认识。

“尸体身上有不少的穿刺伤口,粗略的看,单致命伤,就有两处,一处在心脏,一处在肺叶,伤口大小,也符合剔骨刀穿刺的基本特征。”

钱老从专业的角度,对现场的尸体进行了初步查验,罗杨也没有放过如此难得的学习机会,跟在师傅的后面,用心学习。

不只是他,就连左旭他们,也听的津津有味,内心直呼:学到了!

“根据血液的溅射面积和角度,凶手应该是站在这个位置,第一刀的角度是斜刺心脏,只有心脏巨大的血压,才能把血,贱到天花板。”

案发现场不仅对破案重要,就是对法医的验尸,同样重要。

现场的痕迹,对于他们的尸检,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

钱老带着罗杨,将两具尸体,初步的查验了一番,便对文策说道:“如果你们没什么问题的话,这两具尸体,我就带回解剖室了,详细的尸检报告,可能要等两天。”

“没问题了,有情况,我们会第一时间和你们联系的!”

很快,尸体便被法医科的钱老带走了,留下左旭他们,继续勘查取证!

由于案发现场非常复杂,左旭又没有高级勘查技能加持,光靠周正诚带着他,速度终究还是慢了一些。

除了中午简单的吃了一份盒饭,整整一天的时间,都被耗在了取证上。

当然,这也不全是左旭的责任,现场的复杂,才是主要原因。

他们提取到了几十枚血脚印,其中大部分,都是被污染的证据。

谁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凶手的足印在里面。

相对来说,指纹的提取,要好一些。

其中一枚血指纹,众人通过推理,认为它是凶手留下的嫌疑非常大。

如果是真的,那对于给凶手的定罪,会是一个强有力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