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死神转生 >  亦欢酒局 | 爱情=物质 精神

亦欢酒局是吴亦欢开的名为“人生尽头”酒吧中的故事的合集,都发生在吴亦欢被车撞死之前。

另:这是都市写实题材,不喜欢该题材的读者朋友请移步正传 (✿◡‿◡)

吴亦欢的世界尽头酒吧经常会来喝痛快酒的人。

喝痛快酒虽然都是以喝断片为目的,但是却有两个截然不同的原因,一是得意,人一开心,就会飘。怎么飘呢?喝得稀里哗啦,让自己飘;二是失意,感受到巨大的挫败感之后,人们喜欢用大量的酒精让自己嗨起来。

而今天来喝痛快酒的就是个失意的女人。

吴亦欢是怎么看出来的呢?原本她点了杯玛格丽塔,当王泫笑还在往调酒器里倒龙舌兰的时候,她突然说:“行了,行了!别调了!Do

Julio开10瓶!”

听她这么一说,吴亦欢马上让王泫笑开了10瓶唐胡里奥,然后堆着笑准备用中央空调的属性去听着她的故事:“怎么了?想嗨一下?”

女人把齐腰的长发一扎,额前的刘海也被扎了进去,显得特别干练,结合她有着大褶子的白色衬衫和黑色收脚裤,给人的感觉是一个精明强干的OL。

“你是老板?”女人在问话的时候,双手抱在胸前,干练OL的气场很足。

“对,你可以叫我亦欢。”吴亦欢要了一杯雪梨马提尼,准备和这个女人来个促膝长谈。

女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吴亦欢,拿起酒杯猛灌了半杯下去,在掩嘴干咳了几声后说道:“这酒可以啊!那个谁啊,亦欢?你这酒吧氛围不错,以后我会常来的。对了,我叫Seli

a。”

“欢迎,欢迎,谢谢你的捧场,Seli

a。”吴亦欢拿起酒杯碰了下Seli

a的杯子,然后小抿了一口,而后者却一饮而尽,让吴亦欢竖起了大拇指。

“啊——!”叫Seli

a的女人突然抬头大喊了一声,吴亦欢知道她要开始讲故事了——

我在一个公司做高管,年薪有七位数,我前夫是一个作家,他的工作就是在家里写小说。

据说他在本地的写作圈子里颇有点名气,他出版过几部短篇和长篇,具体叫什么名字和有几本,我真的都不太清楚,因为我平时工作很忙,手头上处理的事情很多,加上他的稿费有一茬没一茬的,我也就没放在心上。

我前夫以前是中学老师,教的是语文,然后也是个业余写手,喜欢写写我和他是在一次读书会上认识的。

在那次的读书会上,他是绝对的主角,他对于文章的分析、对于文学的见地,真的是让在场所有人都大开眼界,里面也包括我。

在读书会后,我死气白赖地加了他的微信,因为我当时真的满眼都是他,我跟自己说这就是我要的男人(吴亦欢:所以那时候你崇拜他。Seli

a:Be quite!)

后来我就把他给追到了手,交往了一年之后,我们结婚了。

婚后第二年,我到了现在的这个公司,事业上是风生水起,一路从普通职员做到了中层,又从中层做到了高管。

与我越来越好的事业成反比的是他对于老师这个职业的抱怨是越来越多,他不断地跟我说他不想被这个职业给绑死,他想要自由,后来他一声不响地辞了职,做起了全职作家。

本来我对他这样不跟我商量就辞职的行为很生气,后来看他写起小说来倒是特别有精神,也就没说什么了。

在他出版了几个短篇小说之后,知名度也慢慢起来了,然后他的活动也渐渐多了起来。

一下是签名售书,一下是书友见面,一下是读书会,一下是创意会,钱没赚到多少,忙倒是真的忙。

我每每加班到很晚回家,想吃顿热腾腾的饭,他却在书房写他的小说,我问他还有饭菜吗?他叫我吃方便面。

你说说这叫什么事!

他出版了几个长篇小说之后,这种情况就跟更加变本加厉了,而且有时候一晚上见不到他的人,问他在哪里,他说在和圈里的好友喝茶聊天,刚开始我觉得也对,已经是有了点名气的作家了,是要出去应酬应酬,后来发现他的应发展到外地去了,还一去就去个把礼拜,去就去吧,还总是失联,我给他打电话,他总是说在激烈地讨论。

最近他又跑到上海去参加一本叫做《俱乐部》的小说的研讨会,而且说要去半个月,我问他这个研讨会为什么要这么久的时间。

他说是因为这次的研讨会把原作者给请来了,而且这本书是《纽约时报》评出来的2019年十大畅销书之一,主办方对这次的研讨会非常重视,所以会花比较长的时间把主题展开,揉碎来谈(吴亦欢:这你都信?)。

我看他言之凿凿的样子,还拿出了一张邀请函,我也就信了。

可是在他去上海的这段时间,我发现在我家的ipad上总是莫名其妙的出现照片,后来我仔细一看,原来是这个ipad用的是我老公手机的id,也就是说这些照片是同步了他的那个ipho

e中的相册。

然后我发现这些照片大多以餐厅、咖啡馆、酒吧为主,这些场景里都没有出现第二个人,更不要说女人。

但是有一张照片上的酒杯的倒影上的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把这张照片的这个酒杯放到最大,竟然发现了这个倒影是个女人!(吴亦欢:Niubility!)

这个女人正对着这个酒杯,而且手上也拿着一个酒杯,脸的样子看不太清楚,因为不是高清照片,像素不够。

然后我点开这个贱男人的朋友圈,初看没有什么端倪,但是细看就被我看出了点门道。

他在去上海之前的朋友圈都是至少四张图加一大段他写的充满正能量的话,而且是每天都分别在早、中、晚的饭点各发一篇。

但是去了上海之后,他的朋友圈发文时间变得没有规律,有时候是一天发三条,有时候是隔一天只发一条,文字还不多。

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他把我设了个标签,然后有些内容对这个标签设了不可见!(吴亦欢:我太阳啊!你学过刑侦吧?)

确定了这两点之后,我每天都会给他打电话,而且总是选在ipad上更新他在餐厅或者咖啡馆的时候给他打。

我问他你在干嘛呢,亲爱的?他总是说在和外国的作者讨论主题中。

我就觉得特别可笑,看来外国作者是个女的,而且还喜欢和你一边喝酒一边单独讨论。

等他从上海回来之后,我马上把被我放大的酒杯上的女人照片给他看,还问他为什么不每天在早中晚发朋友圈了。

他被我这样的阵仗给震住了,立马就怂了,马上承认是去见一个女书友。

在我的再三逼问之下,他又承认和她睡过了,我逼他给我看了那个女人的照片,我发现她没有我漂亮,身材没有我好,而且穿衣的品味也没有我好。

于是我问他,我哪一点不如她,我给你买衣服,给你买包,你竟然会睡这么一个女人?

他当时问了我几个问题:你完整地看过我的小说吗?你会每天一醒过来就拍下自家窗外的风景然后分享给我吗?你会随时随地分享自己的美食给我吗? 你会和我讨论小说中的情节吗?你会被一本书中的情节感动然后想让我也感动吗?你会一听到一首歌就想起我吗?

他又接着说:你总是一回来就问吃的在哪?喝的在哪?睡衣在哪?毛巾在哪?烧了洗脸水没?在你的意识里,我不是一个丈夫,更不是一个作家,而是一个保姆,男的保姆!”

我当时正在气头上,提着早就收拾好的行李回了娘家。

你觉得他说的这些话有没有道理,亦欢先生?

吴亦欢把杯中酒一饮而尽说:“你们夫妻间的事,我就不插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