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晃了晃脑袋,赶出脑子里这荒谬的想法,头埋被子里睡了。

顾廷宴一晚上都没回来,姜暖暖也并不关心他去了哪里。

她今天特意起早去买了些画图工具,路锦那边马来西亚客人的单子进度落后,她必须要加快动作。

死亡前,她的职业就是珠宝设计师,重操旧业对她来说并不难。

简单起草了个线条,按照客户需求有了设计理念,到下午边她便收工打车出门了。

她准备去云昆小区看看房子,给自己一个合适的身份,顺路又去了一趟洗衣店,把那件价值五百万的衣服拿出来给当了。

由于是高定,被她上次一通造作重新打理了也还是有损坏,最后只出手了两百万,不过这对她来说依旧是一笔不菲的财富。

算上顾廷宴给她的钱,还有顾时洲那敲诈来的一点加班费,她的银行卡存款逼近八百万。

“不愧是小说世界,总裁们都以百万为单位跟我玩。”姜暖暖珍惜的放好银行卡,轻笑一声。

这边的顾廷宴收到了艾利高订礼服的电话。

那件他送给姜暖暖的限量版礼服被卖掉了,而由于是限定,官方需要打电话跟他确认。

他无所谓一件衣服,但对姜暖暖有了丝好奇。

给她的钱似乎并不够她花。

仔细想来对比起她曾经的生活,她要的确实有点少。

男人撂下笔打开手机,指腹停留在她的那串号码上,想了半天,最后也没有把号码播出去,而是发起了一笔银行转账。

着急看房的姜暖暖也没过多注意手机上的银行到账提醒。

...

今天早上还出了个大新闻,陵港大厦同意被顾氏集团收购,已于今早签署文件。

陵港最有名的一座购物大厦被顾氏收购,财经报置顶头条,下面还有姜氏疑似是急于回笼资金做下的无奈之举。

姜氏虽然是所有权人,但下面股东那么多,最后分到手上的钱不一定有多少。

同时,微博上姜梦工作室就报警抓姜暖暖的误判事件道歉,并且删除了所有姜梦的相关状态,并且宣布暂停她的所有行程。

对这举措姜暖暖也不意外,甚至能想象到她的星途梦破碎后有多么绝望。

真爽。

她走进云昆小区,跟着这出租房子的中介一起看房。

老小区是曾经拆迁户和外地居民混住在一起的,小区花坛里土被翻出种上了蔬菜,人行道上全是车子。

楼道卫生环境也很差,有人在楼梯口烧煤饼炉炖鸡汤,甚至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聚在过道打扑克。

姜暖暖路过他们身边,免不了要被那肆无忌惮的眼神打量一番。

非必要她不会在这住,但也想尽量找干净点的,最终看中一套两室一厅的小房子,里面需要全部打扫重新买过家具。

一对新婚夫妻结婚买在这的,买的时候不知道有村里上来的拆迁户,小区治安实在太差,门口保安又是个掉了门牙的大爷,就攒点钱重新买了,这里也闲置了下来。

“他们也知道这地段不好,就给你5千一个月。”

“好,我租两年一次性付清。”

十几万对姜暖暖来说不是难事,她爽快到中介办公室那付了钱。

办手续时,后面来了一个外卖员。

“胡先生点的披萨,是哪位?”

熟悉的清冷声音稍微带点气喘,姜暖暖骤然回头,看见了那个站在门口的人。

外面阳光灿烂,一半都落在了这位像白开水的少年身上。

不同于医院里看到的清冷模样,他送外卖跑了很多地方,面颊薄红,额间冒汗,沾了脏污的黄色工作短袖紧贴在他身上,勾出不少肌肉线条。

他的身材和五官大相径庭,一点也不瘦弱,反而是经常干力气活很结实。

接待她的中介跑过去拿外卖,看见送来的东西当即就发火了。

“你迟到了快一个小时,这披萨怎么吃啊?”

中介抱怨着,“我点的还是薄脆款的,现在肯定软的一塌糊涂,还有这可乐怎么都撒了一半,你怎么回事啊?!”

漂亮的少年微微弯腰,话里卑微恳求,“抱歉,来的路上摔了一跤,你看看这单多少我赔给你,麻烦不要差评。”

姜暖暖这才发现他垂在身侧的手都在微微发抖,掌心有明显擦伤。

“你让我等了一个多小时还吃这东西,不给差评你觉得对吗?别道德绑架我啊。”中介还是气呼呼的,早饭都没吃忙活了一早上,结果还碰见这事。

姜暖暖看了一眼桌上中介给的冰矿泉水,拿起水瓶走了过去。

她把冰水塞进少年手里,笑呵呵的对着中介说:“人家外卖员也是不小心出了意外,谁希望自己摔倒呢,今天你也开了大单,这事就别计较也别给差评了。”

面对一个签了十几万单子的老板,中介可不想因为一顿外卖就得罪,本着息事宁人立即赔了笑脸,“也是,我耽误您时间了,我们在把最后的合同确认一下签字就可以交钥匙了。”

他对少年挥了挥手,“你走吧,也不要你赔钱了,就这么凑合着吃吧。”

“谢谢,抱歉。”

少年直起身,他很高,阳光分割他的面庞明暗,长睫又浓又密,轻颤着抬起看她的时候,纯粹又干净。

他有点惊讶,大概认出了她是在医院撞到的人。

姜暖暖又从包里拿了婴儿湿巾递给他,“用水浇着擦擦伤口,这边有药店可以买点药清理下。”

“我着急送下一单,谢谢。”少年又冲她道了谢,走的匆忙。

系统66:“支付宝到账10万,斐堇召好感度2%。”

姜暖暖签完合同,问系统66:“他为什么这么拼命?又是卖卫生纸又是送外卖,就因为那个医院里的老人么?”

“对,豪门私生子在被家族认回去前,外婆是他唯一的亲人,可惜得了白血病,进口药和化疗的费用都很昂贵。”

虽然还不熟悉,这凄惨身世也足够姜暖暖心疼,“所以他是一边上大学,一边为了凑够治疗费用这么拼命打工。”

“嗡——”

手机震动,是顾时洲打来的电话,话语里都透着不耐烦。

“姜暖暖,有份工作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