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借我孤魂脱凡尘 >  第十四章 剑道

二人异口同声说完各自后背不禁一凉,不自觉的向对方靠拢,太惊悚!

特别是北泽雨晴,这个雕像自己之前见过好多遍了,可突然让自己看到了所雕刻的她真正的样子,再看向雕像的眼神都变了!

风临渊则壮着胆仔细观察,最终确定眼前的雕像确实是金棺中的女人,只不过这个雕像是睁开眼睛的,而那个女人是闭着眼睛的,但她们的五官几乎一模一样!

当时金棺中的女人的样子只闪现了几息的时间,但那一幕带来的冲击二人无论如何都忘不了。

“你说,她真的死了吗?是这里的老板把她放到金棺里的吗?”

风临渊突然发问,他有种错觉,这个女人看起来很不简单!

“应该是吧!要是没死她怎么可能被泡在棺材里?

况且,整个西域都知道,这雕像是风雅丽人居老板为了纪念他死去的妻子所修,如果金棺里的那个女人真的是这个雕像,那她肯定死了!

应该是金棺里面的东西让她的身体一直保持原来的样貌,这一切应该都是这风雅丽人居的神秘老板弄的!”

听了北泽雨晴的分析,风临渊觉得应该确实如此,但他总感觉这个女人不是死了那么简单!

“这个神秘老板到底是谁?他竟然能将自己心爱的女人放到楼兰地宫之中,而且一直让她的容貌不变,他肯定和楼兰国有着很深的关系!

而且此人已入剑道,绝对是当今天下第一剑客,西域能出现此等高手,他说不定知道赤霄宝剑的来历!看来无论如何我都要找到他!”

风临渊此刻坚信这个人神秘的老板应该认识自己梦中那个人,西域之行如今总算是有点头绪了。

“你又在想什么?刚刚那匾是这么回事?让你一脸震惊!”

北泽雨晴看着他又在发呆,以为还在想刚才的事。

“你说门口风雅丽人居的匾?

因为那几个字很不简单,是剑道高手用剑刻下的!“风临渊回答道。

“剑道高手?你是说这里的老板?用剑刻字能有多厉害?

我都能做到,有什么稀奇的,更不用说你了,那算什么剑道高手!”北泽雨晴不屑的说道。

“我?恐怕连人家的一点皮毛都比不上!

以情入剑,超凡入圣!那可是所有剑客梦寐以求的境界!“

“不会吧!你的剑法那么厉害,连皮毛都比不上吗?“北泽雨晴压低着声音惊讶道。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江湖之中英雄辈出,非你我能想象的!

“用剑刻字是不厉害,可你以为他刻的是普通的字吗?匾上面所刻的字每一笔都留有他的伤情!

看似普通的字其实蕴含着他的意志和留下的剑气,如果有人去触碰那块匾,必定会被上面的逆天剑气斩杀!

风雅丽人居五个字让我感受到了这个神秘老板的爱情、悲情、伤情、绝情和无情!”

风临渊相信他一定和他的爱人经历了很多事情!

“这么吓人,不可能吧,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能够将剑气留下,更没听过剑中能够流露这么多情感!”

北泽雨晴从小习剑,对剑法的理解也算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了,但风临渊刚刚说讲的这些却让她无法相信。

“剑亦无情,道有情!

寄情入剑,以剑留情!这个境界不像剑法一样可以参悟,得需要经历人世间的喜乐悲欢才有可能感悟到一丝契机!

以情入剑,那已经算是踏入剑道,岂是剑法能比拟的!“

风临渊谈谈道来,这些都是他师傅告诉他的,他也在追求剑道上的突破,可就像他师傅说的那样,没有人生经历是无法感悟的!

“剑道?那是什么?”

北泽雨晴第一次听到剑道二字,她自认自己的剑法在江湖上也算是数一数二了,可在她见到了风临渊的剑法后,她也自信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可现在他确说连这个神秘老板剑法的皮毛都不如,这个老板真的这么厉害吗?那为何自己没有听过他的传说!

西域有名的剑客都在北泽王府,可他们没一人是自己的对手,根本没有听闻过西域还有更厉害的剑客。

这神秘老板竟然隐藏这么深,竟然是如此厉害的剑客,这个消息确实有些惊人,看来有必要回去告诉父王!

还有雕像的事看来也得告诉父王,这风雅丽丽人居真是不简单,怪不得在这西域地界无人敢惹!

“剑道,乃是先秦剑客所追求的境界!如今只有很少一部分人知道这个境界,达到此境界者已拥有踏入仙门的资格!

传闻先秦诸子百家之时,曾有剑客踏入剑道,更以剑道劈开天门,飞升成仙!

所以世间万物,皆有其道!只要走出自己的道,就能超脱这个世界!

而且所谓道法,必是道在前,法在后,一切法在道面前都不值一提!

所以剑法再厉害又岂是剑道的对手,那已经超越世间任何剑法了!”

“这么厉害!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北泽雨晴此刻突然对风临渊充满了好奇,他突然闯进了自己的生活,但自己却对他的身份还一无所知。

一开始对他的感觉就是强大帅气和亲近,可越接触越发觉他很神秘!

见风临渊迟迟不愿回答,她很想开口询问,但最终还是忍住了,或许他有他的苦衷,况且这里也不合适问他,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再找机会问吧!

“都是我师傅告诉我的!”

风临渊犹豫后谈谈说了一句,没有继续说下去了,因为自己隐仙门弟子的身份不能随意透露,自己也只能找机会再告诉她。

二人默契般一起各有所思,还好这时酒菜上桌,打破了二人的沉默。

这里的菜由于地理原因,他们多以肉类为主,而且都以烤制为主要烹饪方式。

简单粗狂,与西域人的性格一样豪爽。但是又配上他们丽人居独特的酱汁,别有一番风味,不比天南地北的山珍海味差!

二人大快朵颐,特别是风临渊,完全不顾形象猛吃狂塞,而且饭量惊人,还好夜深了,食客较少。

北泽雨晴吃的不多,她更喜欢这里的酒,或许是因为她从小生在西域的原因吧!

风临渊也喝了两口,但他很难接受,因为的酒很有特色,不过这个特色不在于好喝而是在于非常猛烈!

自己的师傅喜好喝酒,各种好酒,什么女儿红、屠苏、荷花蕊、寒潭香、秋露白、竹叶青、猴儿酿他都喝过。

但是风雅丽人居的酒如同清醇的液体像被对了水的鲜血,留在喉咙里的感觉是略带酸涩的。泛滥在胃的底部,却像一簇火焰在烧,整个人有种被撕裂的感觉!

所以它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做“撕心裂肺“,传闻是风雅丽人居幕后老板亲自酿造的。

普通人通常三杯就倒,北泽雨晴只喝了一杯,风临渊喝得更少,只喝了半杯,当然以他的武功修为再喝两杯都不会醉的。

他只是不喜欢这种烈酒,况且这里的人都是龙蛇混杂,他得保持一份清醒。

酒足饭饱后,店小二带他们二人去往客房,看着鸳鸯比翼的一对,店小二朝着风临渊会心一笑,不过他却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

“竟然知道剑道之秘,不简单啊!年纪轻轻却内力雄厚,沉稳、锋利,当今天下年轻一辈他可以算得上第一了!”

他们二人走后,一个温醇的嗓音突兀响起。昏暗的大堂里间,一道宽大的身影在屏风后若隐若现。面容略显苍白,微微一笑露出白色的牙齿在昏暗的环境中有些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