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剑鸣不平 >  第十六章:青黄剑意

苏一川面色平静。

剑招没练多少,却也有几个,可自己最喜欢的还是这“青黄”。白老说天下龙脉,西景只占得两成,西景江湖也因此较之天乾江湖逊色不少。然而总有些传承是无关气运无关境界修为的。

不是青黄不接,而是青黄相接,哪怕一个宗门只有区区几人,哪怕这个宗门可能不是白老所言的“剑宗”!我苏一川早已是小剑宗的门下弟子。

不争天下高明剑招,不争天下绝顶剑术,不争那炉火纯青的“青”,只做那前见古人后见来者的“黄”。叶萦烟等人参悟不了“青黄”,并非天赋不够,实则境界感悟未到而已。本就是以气为根,其中气象最少也要到自在境才能略窥一二,只是遇到了苏一川这个悟性绝佳的例外罢了。

可是此招剑意,人人皆可有,剑出敬古人,也示后来者。传承从来不在人多人少,不在孰强孰弱。

苏一川呢喃道:“盈握之玉,不必采于昆仑之山。”

剑道传承,唯心而已。

指尖开始萦绕一青一黄两色气体,交相盘旋顺着手腕徐徐攀升,先是细如丝发,随后粗如拇指,缓缓向前如火焰般包裹住剑身,绚丽燃烧。

甚至连苏一川身处的四周空间,也开始肉眼可见地弥漫有似薄纱匹练般的青黄气息。

这还是苏一川第一次郑重其事全力施展青黄剑招,青黄剑尖直指那具自在境三尸魔,苏一川神色淡然。

身处一旁的叶萦烟与张雪竹两名女子感受最为明显,这苏一川周身弥漫的青黄气息,可不像是那内力催生到极致所生出的明亮光彩。

这青黄薄雾,明显是内力往真气质变的征兆,苏一川此刻的气势竟无限接近自在之境?

“小师弟……”

朱贺几人失神喃喃。

魔物闪身出现在苏一川面前,周身游弋邪气,黑色丝线放佛在肌肤上蠕动不停。

三尸魔双手合抱,当头一拳狠狠砸下。

苏一川简简单单抬手,横剑。

已有两指粗细的青黄二色气体在剑身上循环往复盘旋,如刀切豆腐般轻易破开了包裹在魔物双手上跳动的黑气。

苏一川震开魔物,改横剑为刺。先前仅凭空手便崩断苏一川长剑的魔物,在这一刻被一瞬洞穿手掌,留下一个不小的伤洞。

苏一川脸色惨白,全力施展此招所带来的消耗远超自己预料,怕是只有一剑机会。

苏一川站稳身形,手中长剑气势还在攀升,沙粒细石在其脚边不停地细微震动,衣袖无风自鼓。苏一川挥臂朝三尸魔一剑斜撩而过。

青黄二气竟脱离剑身,如决堤洪水般气势磅礴扑向魔物,在空中留下青色与黄色的残影。

青黄二气,本质就是剑气。

青气锋锐无比,力求千军辟易。

黄气沉厚似岳,只求力降十会。

青黄剑气狠狠撞在魔物身上,先是闷声似钟响,震耳欲聋,三尸魔一身黑气被撞散得干干净净,身躯也轰然倒飞。随后二气交缠在一起,青黄剑气在魔物胸口疯狂扭曲,四周空中树上地上皆是剑气肆虐的痕迹,残破不堪。

待青黄二气似堆薪燃尽渐渐消散于无,三尸魔躺在一个被硬生生毁坏出来的地坑里没了动静。

朱贺与萧温等人赶回苏一川身边,伸手搀扶住了身形摇摇欲坠的小师弟,除了叶萦烟两名女子,众人皆受伤不轻。特别是苏一川,体内内力已是消耗殆尽,一身精气神都干涸见底。

“既然黑气追到这里没了痕迹,我们不如就此作罢?”萧温道。

“嗯,小师弟急需疗养,再往下追查,我们不一定能应付过来。”朱贺凝重道,旋即将苏一川背在身上,众人准备赶回天青镇。

不远处,一名紫袍道士不知为何去而复返,默默看着远去的苏一川一行人。

“本想看看几个宗师境的家伙如何杀得了这自在境的三尸魔,没想到居然都是些二十左右的年轻人?以西景江湖的可怜气运,居然还能有这么一批天赋奇高的后辈?”

“特别是昏过去的那个少年,刚刚他所用剑招,应是李长风的“青黄”不假。观其气息,离自在境只差临门一脚了。”

二十岁的自在境,纵观整个东离江湖都屈指可数!

李长风的徒弟……

面容阴沉的道士目光闪烁不定。

要不要出手……这几个年轻一辈若身死,西景江湖往后定然会出现青黄不接的惨淡光景,对日后行事也只会有利无害。

紫袍道士犹豫片刻,便是目光一狠,身形化作一道虹光朝苏一川几人离去的方向追去。

————

“怎么样?”朱贺转头询问。

身边略懂医术的张雪竹三根白皙手指正搭在苏一川的手腕脉搏之处。

“性命无虞,不过你们苏师弟所用剑招威力不俗,强行施展有伤及根基的风险。这个还需尽早让你们小剑宗的前辈出手解决。”

“多谢。”

“师妹,你怎么了?”萧温不解,难不成师妹也受伤了?这副眉头紧锁表情难受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叶萦烟没有说话,她只是感到心底没由来的有些恶心,仿佛有什么厌恶的东西离她越来越近。

叶萦烟莫名转头,然而什么也没看到。

小妮子确实什么都没看见,但是正飞速靠近,眼力不俗能看百里的紫袍道士却将叶萦烟的动作看得清清楚楚。

这少女的眼神就如同切实地盯着自己一样。

无名紫袍道人心下翻起惊涛骇浪,自己刻意隐踪匿形,就连李长风几人都无法轻易寻到位置,何况一个连宗师境都不到的小丫头片子?

“不对!”无名道士顿时警惕起来,停下身子掐指一算,脸色大变。

哪里还顾得上断人后路,赶忙调转方向一路狂奔。

“哼,现在想跑?晚了!”一道冷哼响起,声音连离得不远的朱贺等人都听到了。

“师父?”叶萦烟一愣,这听着分明就是李长风的声音。

一道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朱贺身边,是一名身姿曼妙的女子,眉目如画,似芙蓉出水般天然艳丽。

“见过师叔。”朱贺一惊。

萧温大喜,喊道:“师父!”

来者正是小剑宗的欧阳怡霖。

“把一川交给我吧,你们的宗主去追一条东躲XZ了好几年的老鼠去了,怕是要些时日。”

欧阳怡霖淡雅一笑。

“一川情况不算好,但好在并非无法解决。我先带他回宗,你们在后面跟上便是。如今西景三尸魔一事已控制得差不多,过不了几天就能告一段落了。”

众人纷纷应承。

欧阳怡霖背着苏一川先行远去。

“好……好香。”意识模糊的苏一川只能感受到幽香绕鼻,不禁自言自语。

————

西景剑州。

两道流光急急奔驰,一人疯狂逃窜向东离,一人在后紧追不舍。

“李长风!”无名道士咬牙切齿,“莫以为我真怕了你!”

李长风冷冷道:“不怕你跑什么?何不停下来与我过两招。”

紫袍道人脸色铁青,难看到极点。

真要让他和李长风捉对厮杀,他一点胜算把握也没有,何况还有西景五大宗的人不知在何处蠢蠢欲动。

“你连坏我两次谋划,还不够吗?!”

“问这话岂不是有些可笑了。你所作所为都是在损害西景气运,想带着属于西景的东西回东离?痴心妄想。”

无名道士不再言语,再次提速。

李长风同样如此。

“不吐出来,你今天怕是走不掉了。”

“就算胜不了你,想拦我离去,你也是做不到。”

李长风哈哈大笑道:“凭我一人自然是拦不住你。”

闻言,紫袍道士眼皮子一跳,暗道不好。

“赵道长难得来一趟西景,游玩十几年时间就这么走了,我们五大宗门不尽一尽地主之谊着实过意不去啊。”

“朱素琼、宋慕雨……”赵惟真停下步子,缓缓道。

身后李长风与二人呈包夹状将赵惟真的退路彻底封死。

“你走不掉了。”宋慕雨淡淡道。

小剑宗这边。

苏一川感觉此刻的丹田气府一片温热,体内狼藉不堪的经脉正被梳理恢复。

缓缓睁眼,苏一川看着素雅的屋子一时间愣住了,此处感觉有几分眼熟,却一时又想不起来。

“醒了?”欧阳怡霖柔声道。

苏一川这才侧头发现坐在自己身边的欧阳怡霖,连忙挣扎着想起身。

“欧阳师叔。”

欧阳怡霖白洁玉手轻轻按住苏一川。

“有伤在身就好好休息。”

也难怪苏一川第一时间没有认出身在何处,两位师叔常年居住在藏锋山上的清潭竹林内,少有外出。除了徐昊与萧温二人经过允许的几次来此请教练剑的问题以外,众人都没有来过这里几回。

当然,叶萦烟除外,同为女子的叶萦烟深得两位师叔喜爱,时常来竹林小苑找二位师叔寻乐子。

“有那么香么?”欧阳怡霖突然询问,眼神打趣。

“啊?”苏一川有些迷惑,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脖子瞬间通红。

“我、我……”

欧阳怡霖扑哧一笑。

“逗你呢,好好歇息吧,你师兄师姐他们要不了多久就回来了。”

纵使心里有不少疑处,苏一川也只好先乖乖照做。

“是,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