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极品小刁民 >  第四十四章 壮子

回到家中天色已经很晚。

朴大昌饭菜都顾不上吃,就招呼冯玉珍来到果园安装水泵,摆带子。

二人一直忙碌到了后半夜。

随着水泵砰砰砰的运行起来,清凉的河水顺着果园扒好的灌溉沟涌向了一排排饥渴难耐的果树。

朴大昌趁机将左手探入涌动的水源之中,淡淡的绿色生命本源被快速流动的河水稀释。

被一颗颗果树逐渐吸收。

那些枯萎的果树叶子,在生命本源以及河水的滋润下。

竟然慢慢的开始恢复了生机。

冯玉珍走过来激动的搂着朴大昌的手臂,脸上没有丝毫的倦意。

“大昌,这样连续浇上几天咱果树就全部有救了。”

“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你简直太棒了。”

朴大昌咧嘴笑着。

“是啊,果树有救了。”

“咱们用不了几天就有卖不完的果子,嫂子,咱家的好日子马上就来了。”

二人面面相觑,咧嘴笑着。

冯玉珍眼中闪着淡淡的柔光,伸手为朴大昌擦掉脸上沾染的泥水。

朴大昌也为冯玉珍拍掉额前秀发上的干结的泥土。

俩人依偎着靠在果树前,看着天上的淡淡的月光。

从来没有感觉。

夜晚的景色竟然如此的美。

“真希望这一刻能够定格,没有烦恼,没有忧愁。”

“只有梨树下的我跟你。”

“大昌,嫂子喜欢你。”

冯玉珍靠着朴大昌的肩膀,羞涩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我也喜欢嫂子。”

“我说的喜欢不是那种家人的喜欢,是……”

冯玉珍深吸一口气。

鼓起勇气看向了朴大昌,一双眼睛,比天上的月亮还要明亮。

“是男女之间的喜欢。”

“嫂子不想跟你这么不明不白下去,嫂子要……”

“噗通!!”

这静悄悄的夜晚。

突然传来一阵猝不及防的摔倒声,紧接着,一阵疼痛引起的抽泣声彻底打破了这个宁静的夜晚。

也打乱了冯玉珍那颗骚动的心。

她又惊又气。

惊的是这深更半夜他们果园竟然出现了外人。

气的是,对方不知好歹的打扰了她的好事儿。

“谁?”

朴大昌警觉的叫了一声。

伸手安抚了一下冯玉珍让她呆着别动,自己则起身快步朝着那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

“大昌,拿着手电啊。”冯玉珍捏着嗓子提醒道。

“不用。”

朴大昌沉声道。

现如今他修为精进不少,已经能够做到简单的夜视效果。

所以,没有手电他也能够看得清楚。

当然不用手电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能够将自己隐藏起来不被对方轻易的发现。

随着慢慢的靠近。

朴大昌终于看清了那个趴在地上哭泣的人。

一个瘦弱的小男孩。

因为没看清脚下的抽水带子,所以直接被绊倒了。

此刻趴在泥潭里,浑身脏的不像样子。

之前的那股戒备瞬间放松了很多,朴大昌靠近男孩后问道。

“小孩,你是谁家的?”

“大半夜的来我家果园做什么呀。”

小男孩挣扎了几下没起来,硕大的眼中含着泪看向朴大昌。

“哥哥,你能把我拉起来吗?”

“没问题。”

朴大昌伸手轻松把他拉了起来。

这个男孩有着比他身高更加轻盈的身体,脸上瘦的颧骨高高凸起,天知道他是有多少天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

男孩起来后对着朴大昌感谢道。

“谢谢哥哥。”

朴大昌问道。

“你还没说你来这里做什么呢?”

“我来找大昌姐夫。”

小男孩将脸上肮脏的泥泞擦了几下,露出了苍白的五官。

那一瞬。

朴大昌脑中猛然有了关于此人的记忆。

香秀的弟弟。

香壮。

小名壮子。

“壮子??”

黑暗中男孩并没有看清朴大昌的长相,当然他也只是见过朴大昌一次。

对于朴大昌的长相也没有太深的印象。

壮子一挠头。

“你是我大昌姐夫?”

“呃,你叫我大昌哥就行。”

听到朴大昌承认自己的身份,壮子激动的哭着抱住朴大昌大腿。

“呜呜,大昌姐夫,我终于找到你了。”

“你先别哭,跟我说说咋回事?”

“你咋自己深更半夜的跑来了,你姐呢? ”

朴大昌蹲下来为他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还有没有擦干的泥水,哄着他问道。

壮子哽咽了好一会,才张嘴说道。

“我饿。”

“我都一天没吃饭了,我想吃红烧肉。”

“你个臭小子要求倒是不低,走,我让我嫂子给你弄点吃的。”

朴大昌气的摸了摸他的后脑勺,随后就带着他找到了冯玉珍。

冯玉珍知道这个孩子是香秀的弟弟之后,心里忽然产生了强烈的不安。

“嫂子,你先带着壮子回家给他弄点吃的,我再摆一次带子就回去。”

冯玉珍点了点头。

领着壮子往家走,路上不断的对着壮子问道。

“壮子,你咋自己来了,你姐呢?”

“你给我好好说说,你姐是不是在你们村已经结过婚了。”

壮子沉着小脸一句话都没回答,等到冯玉珍不耐烦的吓唬再不说话就赶他走。

壮子终于憋着气说道。

“我知道你,你是抢我姐夫的女人。”

“我就不想跟你说话,你要是赶我走,我就告我姐夫,他不会饶过你。”

冯玉珍气急败坏的说道。

“你!”

“你这个小混蛋,叫谁姐夫呢。”

“大昌是我男人可不是你姐的男人。”

“你再乱叫,我,我回去做了红烧肉也不给你吃!”

一听红烧肉壮子眼睛瞬间就亮了。

“我,我不乱叫了。”

“那你给我记住了,以后不准叫大昌姐夫。”

“那我该叫啥?”

“呃……”

“就叫,姨夫。”

“对,叫我姨,叫大昌姨夫,只要你叫的好我红烧肉管你吃够。”

冯玉珍眯眼笑道。

“好,我听你的。”

壮子几句话就被冯玉珍给忽悠的改了口。

要是被他香秀姐听到,不知道会不会气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