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诸天合成:从青云开始 >  第二十章 清江分舵

如此想来,若没有内应,他刘度凭什么认为,此计万无一失?

要知道,鬼王宗清江分舵的舵主萧无咎,也是化意二重的实力,手下高手也不算少,若论整体实力,还要比刘家强上一筹。

即便有绿帽门和黒木派的帮助,刘家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拿下清江分舵,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到时候,战势一起,由不得任何人,还有可能被其他窥伺的势力摘了果子。

所以说,刘家如此自信,或许就是因为,他们早就在清江分舵里,安插了钉子。

仇尽心想,若自己大摇大摆地进入清江分舵,定然会被那内鬼知晓,虽然不至于会影响计划,但总会让刘家,或者说是那个内鬼有所防备。

倒不如暗中潜入,直接找上分舵主萧无咎,将此事跟他说清楚。

至于萧无咎是不是那个内鬼……

仇尽实在想不到,清江分舵若是易于敌手,对萧无咎有什么好处,总不能因为刘家这株小草,而放弃了鬼王宗这棵参天大树吧?

当然,防人之心不可无,虽然如今看来,谁都有嫌疑,但仇尽眼下也只能去找萧无咎了。

还和在刘家高墙外一样,仇尽故技重施,先是放出两只蜉蝣蛊,飞入清江分舵中,只消一炷香的时间,便摸清了深夜值守人员的分布。

左右看了一眼,见四下无人,仇尽当即展开身形,纵身翻过高墙,消失在夜色当中。

……

进入清江分舵后,根据先前蜉蝣蛊摸清的值守人员分布,仇尽很轻松地躲过了几拨值守人员的巡视。

然后,朝着东面的萧无咎院落靠近。

他曾经来过一次清江分舵,也看过清江分舵的区域地图,对这里也算是有所了解。

到了院落外不远,仇尽借着月光去看,却见萧无咎居住的楼阁上,还亮着灯,想来是还没有睡。

仇尽看准时机,正准备行动。

突然!

一道光芒如同霹雳,在仇尽的心中一闪而过。

“不对!”

他心中暗道,整个人如遭雷击,全身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似乎有什么恐惧的事情,蔓延上了心头。

不对,不对……

仇尽的心中一直在默念这两个字。

“到底哪里不对……”

仇尽的额间,已经沁出了冷汗,一种诡异的危机感,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他的心头。

思绪瞬间流转无数,仇尽倏地目光一凝,死死地盯在萧无咎居住的那座楼阁上。

灯不对!

人也不对!

如此多事之秋,甚至连总坛都已经知晓了清江城中的暗流汹涌,才会派自己前来。

更别提青云门的萧逸才,还有自己暗中派来清江城的肖龙了。

清江分舵……萧无咎不可能不知道!

如果他对清江城中刘家或是清江城中,近日来多了许多生面孔之事有所察觉,断然不会丝毫没有防备。

可今夜……

分舵主萧无咎的住所周围,竟然一个守卫都没有!

对于萧无咎,仇尽是有一定了解的,此人心思细腻,而且并不盲目自大,如此松懈,绝不是他的手笔。

除此之外,此际已近寅时,其他地方的灯都熄灭了,唯独萧无咎住所的楼阁中还亮着灯。

远远看去,此处仿佛就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靶子,将所有人的吸引力,都拉了过来。

谁会那么蠢?

仇尽此时越想越觉得,这分明就是一个,提前设计好的大瓮!

至于在等谁来入……

等刘家?还是绿帽门、黒木派?还是自己?

是引蛇出洞?还是故布疑阵?

想到这里,仇尽一时间惊疑不定,只觉一股凉气不由自主地从脚底窜上头顶。

“不行,得改变计划了……”

无论是哪种情况,如今都不适合贸然行动了,仇尽暗自思虑一番,随即,他意念一动,手腕一翻,光芒闪过之后,便有一只形如蜈蚣,却似水蛭大小的虫子,出现在他的手心中。

【夺魂蛊,属虫蛊之一,侵入心神,可使目标心神失守,可操控夺魂蛊对其进行意念操控,并能令目标噬心而亡,此蛊成功率以蛊主道行为参考标准。】

【数量*9】

……

这枚“夺魂蛊”,也是仇尽在狐岐山利用多种毒虫所合成,在跟随青龙历练的一年中,立功不少。

四下望去,仇尽发现,越是接近萧无咎所居住的阁楼,守卫力量就越是稀松。

如今蜉蝣蛊还未完全死去,仍在分舵中到处探查,很快,仇尽便通过蜉蝣蛊,发现了一队人数较少,气息较弱的守卫。

仅有两人。

仇尽没有多想,在暗中悄然摸了过去。

“诶,老李,咱们舵主最近是什么情况?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还让余然那狗东西发号施令,连续两天半夜巡逻了,再这么下去,我的小牡丹估计都忘了我了。”

“那都是高层的事,我怎么会知道?让你巡逻就巡逻,哪那么多废话?再说了,你身上若是没点银子,就算天天去找你那小牡丹,估计她也记不得你。”

“我这不就说说而已……我就不信你没点心思。”

“唉,我也想不明白呢,只是最近清江城的水越搅越浑,听说总坛都派人来了,也不知道……”

咚!

就在那两名守卫交谈之际,月光之中有一道黑影忽地闪过,其中一名守卫的声音戛然而止。

只觉脖颈一痛,整个人便是眼前一黑,瞬间瘫倒在地,昏了过去。

而另外一名,站在他身边的那名守卫同伴,心跳倏地漏了一拍,等回过神来,便见到一个清秀俊朗的少年,正站在他的面前,笑吟吟地看着他。

那守卫正想大声呼喊,却觉心口一痛,随即意识涣散,根本来不及反应分毫。

仇尽看着面前的两人,一个被自己打晕,一个双目失神,犹如行尸走肉,当即在心中默念口诀,真气倏尔流转,意念一动,眼前那名被他用“夺魂蛊”控制的守卫,便瞬间动了起来。

仇尽操控着他,将另一名被他打晕的守卫,拖到了暗处藏起来,给他下了点迷药,让他短时间内无法醒过来,随即又与那被操控的守卫互换了衣服。

做完这些,仇尽便重新躲回黑暗中,控制着那名守卫,向萧无咎居住的楼阁走去。

守卫在前,而仇尽在黑暗中相隔了一段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