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如果你失去了青春 >  第十章 一场生活几分惆怅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五点了,我叫醒还在熟睡的二人,由于昨晚王子涵喝的太多,今天就由我来当司机,车上的两人还是有几分晕头转向。

我们三个到了大强的新房,房间装修的很简约,北欧风的装修让人看着很舒服,到处都贴着囍字,房顶上也挂了几条彩带。小胖拖着身子走向沙发一屁股就坐在上面,王子涵也是站在那里摇摇晃晃,我摇了摇头把他也扶到沙发上。

“路卫,小胖和王子涵怎么都萎靡不振成这个样子了,昨晚你们仨干嘛去了?”大强边说边给我们倒着水。

“他俩昨晚给我表演才艺呢,比谁炫的多,小胖说他的酒量是海量,王子涵铁头娃非不信,今天就都成这样了。”我笑着回答到。

“你俩啊,我还等着明天好好喝一场呢,现在看样子费劲喽。”大强递给我一杯水。

“放心,大强,我明天还能喝,你若问我酒量怎么样请看大海的方向。”小胖一下就坐直了身子,两条缝也突然变得炯炯有神,刚说完,又瘫软在沙发上,帅不过三秒。大强坐过去捏着他的胖脸说“胖哥儿,明天你还是少喝点吧,别像现在一样瘫软在我的婚礼上我们几个可把你扶不起来。”

我的嘴巴刚触碰到杯口,就听见一个有几分熟悉的声音,在脑海里思索一番却没有想起来是谁。

“强哥,你这卧室里的气球都弄好了,我肚子也饿扁了,你得好好犒劳一下我。”声音从主卧里传来,我探了探头并没有看见这声音的主人。

“路卫,走去带你见个人。”大强拉起我朝卧室走去。

一个女人背对着我们,自顾自的弄着气球,卧室里已经变成了气球的海洋,印有囍字的被褥更加显的房间充满了红色的喜庆,床上的大枣和莲子摆成一个桃心寓意着早生贵子。当女人转过身来,我们俩对视一眼后同时说出来“是你。”

大强疑惑的问道“路卫你俩认识?”

我看着这个女人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女人很大方的走了过来向我伸出了手,“你好,我叫韩佳洁。”“你好,我叫路卫。”

我转头看向疑惑的大强说“昨天我和王子涵去茶馆喝茶,凑巧我们仨坐一个桌子,随口聊过几句话。”

“哦哦,韩佳洁,我未婚妻的闺蜜,今天专门过来给我们帮忙弄婚房。”大强说。

韩佳洁第一次在我面前露出一个俏皮的笑容,我突然觉得眼前的人笑容是如此让人心头一颤。

大强又带我们来到那家炒菜馆,走廊里又碰到那名大堂经理,依旧是最里面的那个包间,大堂经理安排我们坐下就准备转身离去。大强随口而出“明天我就结婚了。”好像是对着大堂经理说的,大堂经理停顿了一下,转过身来笑着说“恭喜你了。”说罢就推门而去。我分明看见这个大堂经理推门的时候手在颤抖着。

一行人开开心心的吃着饭,小胖和王子涵在哪里狼吞虎咽,尤其小胖我感觉他的头都快埋在碗里了,韩佳洁则非常安静的在哪里细嚼慢咽着。

“对了,路卫你参加完我的婚礼准备什么时候出发去XZ?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你买的东西。”大强夹起一块排骨放到了我的碗里。

“等你的婚礼结束了,我们就买点东西,买点厚衣服啊啥的,估计是后天了吧。”我说。

“你们要去XZ?去那边干什么工作还是旅游啊?”韩佳洁放下了筷子抬起头问我。

“当然是去旅行啊,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我看着她说。

“你们几个人去?怎么去?”韩佳洁盯着我问道。

“我和王子涵我们两个人,开车去,去XZ肯定要自驾游才有意思。怎么了你问这么多,你也想去吗?”我指了指王子涵,笑着看着她。

“本来我是准备一个人坐飞机去的,现在既然你们俩也去,那就刚好你把我也带上,我们仨一起,路上油费我出一半。”韩佳洁说。

“行啊,没问题,那我可以一路上车外风景秀丽,车内佳人相伴,乐哉乐哉啊。”我笑着说道。

“那行,后天你们走的时候过来接我,来加个联系方式。”韩佳洁说完掏出了手机,微信上添加了彼此。

“这刚好啊,你们三个一起去,路上也能彼此照顾一下,路卫你可要照顾好韩佳洁啊,咳咳,万一回来你俩成了呢,哈哈哈。”大强大笑着说道。

饭后我们先送回了韩佳洁。就剩下我们四个男人,小胖和王子涵填饱了肚子后,精神气也足了很多。

“大强目前婚礼这边都弄好了吧?”小胖拍了拍大强的肩膀问道。

“嗯,都弄好了,其实我也没怎么操心,都是家里人忙前忙后。”大强说。

“今晚是你最后的单身夜了,有没有啥想法?哥几个去夜店最后的单身派对?”小胖贼头贼脑的说道。

“行了吧小胖,明天大强有的忙呢,早早的就得起床,别今晚玩迟了,明早误了时间。”我说。

我转头问“大强那个大堂经理和你什么关系。”

大强犹豫了片刻说“她是我前女友。”说完他头转向街边,我没有看清他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再追问下去。音乐响起,车上的四人都沉默不语,汽车在高架上行驶着,对面的车灯晃得我有几分刺眼。明天就是新婚之日了,大强却有几分惆怅,我们都心知肚明,婚姻不一定会有爱情,只有爱情也不一定能结婚。

“我父母他们传统的思想一直想让我找一个有稳定工作的老婆,家庭条件也要门当户对,我和她谈了很多年,最后呢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我鼓起勇气带她回家见了爸妈,我父母他们还是没能同意接受她,我妈当时甚至哭着求我再找一个吧,至于她,终究是我辜负了。”大强谈谈的说道。

我们并没有说什么,有时候成年人的悲哀,不在于失去了什么,而是明明可以拥有,却不得已选择了放弃。长大以后这个世界就变了,很多选择题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不能随心而欲,被世俗的规矩约束着,渴望要跳出这个圆圈,却被平凡和普通限制住了手脚,一切都是为了生活,生而活着。

今夜没有醉酒,今夜也没有眼泪,很平淡,每一个成年人最先学会的就是压抑住心中的情绪,不知不觉就压抑了太多太多。我有几分侥幸,也有几分悲哀,我现在不用去想自己未来和谁结婚,结婚的对象是否有爱。这些问题与我有什么关系,是啊,和我能有什么关系呢。

第二天一早,我们开着车先去接上了韩佳洁,今天的她穿着一袭浅蓝色纱裙,头发也很自然的披在肩膀上,画着一抹淡妆,给人一种很清爽的感觉。

“呀今天真漂亮啊,你今天势必要把新娘的风头都盖过去啊。”我看着韩佳洁说道。

“姐天生丽质,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你今天也不错啊人模狗样的。”韩佳洁不屑的说。

和这个女人,我无话可说。

送她去了新娘家,她就急匆匆的先上了楼。我们就在楼下等着上楼娶亲,大强穿着一袭红色中式新郎礼服,带着我们呼呼啦啦往房门走去,卧室门紧闭着,大强在门口大喊,“有红包稍微留出点缝来,好给你们塞进去。”里面的人早有准备,开了个缝,大强塞进去了几个红包,我们试图用力推开却没能如愿。大强不停的哀求着说“各位好姐姐开开门让我进去吧。”

里面的笑骂道“一屋子都是小仙女,没有你的好姐姐。”大强只好再改口说道“小仙女们开开门吧。”说完又往里面塞了好几个红包,才得已推开门。一进去韩佳洁就起哄让我们过下一关面目全非,就是让我们几个伴郎用脸冲破保鲜膜框才行,为了好朋友,我们几个只能用老脸强推着保鲜膜。小胖那张脸是真的叫面目全非,吃奶的劲都用上了,一张胖脸在保鲜膜上挤成一团,看起来似人非人。

伴娘们看到这般场景,也是笑的前俯后仰,韩佳洁笑的半蹲在了地上,一双手还拍打着床铺,好不容易我们几个撑破了。下一关又来了,韩佳洁大声的讲着游戏规则,我算是明白她昨天整了很多气球是干嘛的了,这个女人一肚子坏水,她让我们几个伴郎每个人胸口放一个气球,互相抱着挤压破才算。小胖二话不说抱着我就开始了,差点没给我整吐,到后来气球爆了几个我是不得而知了,我只知道眼前的确实星星不少。

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可算结束了对我们的折磨,这哪是新郎结婚啊,分明是对我们伴郎的惩罚,王子涵过来想搀扶我,我笑着摆了摆手,说没事,就是被小胖摇晕了。

大强单腿跪在床前,新娘坐在床上笑望着他,韩佳洁又开始起哄问道“以后你们两人的钱谁管。”

大强说“老婆管。”

“碗谁洗?卫生谁打扫?”韩佳洁插着腰问道。

“碗我洗,卫生我打扫。”大强回答道。

韩佳洁又问了几个刁钻的问题才作罢,新郎温柔的背上新娘往屋外走去,我们一行人也紧随其后一同出了门,娶亲的事宜才算告一段落。

“你这人鬼点子真多,昨晚想了多久,今天整这多么花样,都快折腾死我们了。”我转头看向旁边坐的韩佳洁说道。

“这才哪到哪啊,我已经省略了好几个关卡了,年轻人少熬夜啊,你看你虚的,满头大汗。”韩佳洁捋着额前的青丝说道。

我一脸无语不再理会她的毒舌,这个女人就是个哑巴新娘,不说话静若处子,美若天仙,一开口就让人望而却步,毫无好感。我们几个人没再跟着,直接去了酒店,提前过来看一下酒店这边都准备好了没。

音乐声响起,新人入场,我和王子涵,韩佳洁喷着彩带喷雾、小胖则用力的踩着气球。新人在台上彼此交换了戒指,看到这一幕的我的心里有些许苦涩,曾经的我也幻想过有朝一日我和林茜茜在婚礼上给彼此戴戒指,她笑着望向我,底下的欢呼声一片,我们二人紧紧的相拥,今生今世永不分离。

新郎带着新娘一桌一桌敬酒,到我们这一桌,小胖和王子涵喝了几杯,我就以茶代酒说了几句祝福语。让我惊讶的是,韩佳洁这哑巴新娘也喝了好几杯,我都担心这女人别喝醉了,一会跳桌子上耍酒疯。

婚礼举行完毕,我们四人向酒店外走去,大强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大婚的日子新郎官却醉倒了,这其中的缘由可能除了他就只有我知道了。我看着外面几个横倒竖歪的醉汉,也不知道今天他们是开心的大醉,还是借这个机会好让酒精麻痹自己。

小胖跟我们道别着,说他下午就要回去,我要开车送他,他拒绝了,让我们好好休息一下,临行前又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就独自打车去了机场,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轻轻的挥了挥手。王子涵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他知道我今天又吐了,我对他笑了笑,说了声走吧。

“你们接下来去买东西吗?”韩佳洁并没有如我想的那样在桌子上耍酒疯,小脸像熟透了的苹果红扑扑的,让人很想咬一口。

“对啊,我们去买几件厚一点的衣服,你呢?我们先送你回去?”我问。

“嗯,先送我回家吧,明早你们过来接我啊,别忘了。”韩佳洁打了个酒隔,一股浓重的白酒味涌向了我的鼻腔。我捏着鼻子,赶紧把窗户打开,差点晕死我。

“韩佳洁,你真是个哑巴新娘,只要闭着嘴哪里都好,一张嘴就让人受不了。”我嫌弃的看着她。

“什么哑巴新娘,姐以后一定是最美的新娘。”韩佳洁瞪着我说到。我一脸嫌弃的撇过头去,心想你以后一定是脸皮最厚的新娘,天老大,地老二,你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