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签到六十年,我挥剑斩万仙 >  第六十六章:斩仙开天

峰顶木屋,

周安还是那副苍老模样,他靠在竹椅上,斜躺着。

“师尊。”

北落凝看到竹椅上的周安,虽然有些不太习惯他现在的模样,但是迟早会习惯了。

周安有些无奈。

如果说顾文风和阿葬都是他意料之中的话,但是北落凝绝对是意料之外了。

之前骗了她的火灵珠,本以为会给她上一课,没想到还追到了青云宗来。

周安说道:“别叫师尊。”

“你是孤峰峰主,我不叫你师尊叫什么?”北落凝笑问。

周安道:“和他们一样吧。”

“好嘞,老爷子。”北落凝笑意很甜。

仔细算起来,周安的年龄其实要比北落凝小一些的,周安就算把两辈子的年龄加起来也才八十多岁,但是北落凝却是活了三百多年的。

只是因为修炼者的寿元很长,再加上还有各种驻颜奇术,所以北落凝的容颜不老。

但北落凝不会在乎这些,她是来学真本事的,叫什么,怎么叫,不都是周安说的算。

一旁的御望舒没有开口说话,她一直在打量着周安,很奇怪,周安在她看起来就是一个稍微有些活力的老人罢了。

这个老人,真的会是师兄害怕的那个存在吗?

不过目前从顾文风这些个修炼天才的态度来看,应该就是了。

可尽管如此,御望舒还是想试探试探。

于是,御望舒的右眼之中有朵妖异的花儿绽放了。

那是御望舒的法宝,也是体质,更是功法。

不忘瞳。

这不忘瞳即可以帮助御望舒修炼,也是一种瞳术,更能对敌人使用。

不忘瞳是一种瞳术,可以制造幻术,御望舒对周安使用的目的也是企图对周安制造幻术。

当不忘瞳被启动的时候,四周的一切都产生了变化,就算不忘瞳的目标不是顾文风,顾文风也多少有些影响。

只不过他心神坚定,没有被幻术彻底影响到。

不忘瞳的目标是周安,御望舒已经启动了不忘瞳。

这里是一个外人无法看见的幻觉世界,也可以说得上是心里的世界,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根据周安心里所建造的。

御望舒发现自己站在了一个奇怪的世界,天上有奇怪的法宝犹如鸟儿那般飞行,地面上也有奇怪的载人灵兽,甚至那载人灵兽上面还可以同时乘坐很多人。

奇妙的世界让御望舒一时大为诧异,

这,是周安的心里世界?

可是为什么看起来一切都那么的真实,就好像这个世界就是真实存在的?

街上的人们互相来往,穿的衣服也非常奇怪。

御望舒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人们经过御望舒身边时,会以奇怪的眼神看着御望舒。

人们的眼神很奇怪,但是御望舒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御望舒微微摇头,将杂念除去。

她的眼瞳之中绽放花朵,顷刻间,一个算得上眉清目秀的年轻人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这是周安心里世界的自己,也是上辈子的他。

虽说看到周安的时候,御望舒有些诧异,但还是将花朵彻底绽放,然后对周安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周安没有说话,他也在看着御望舒。

见周安没有任何回应,御望舒有些诧异,按理来说她已经进入了周安的心里世界,幻术应该生效了才对。

她这双不忘瞳曾经在面对妖尊的时候都可以生效,是极其强大的瞳术,周安应该会受她随意驱使摆弄才对。

周安站在原地,脸色却没任何变化。

心中以为是周安的道心坚韧,于是御望舒便继续催动不忘瞳,她将不忘瞳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

甚至到了御望舒都险些遭到了反噬。

“你叫什么名字?”

御望舒又问道。

可是周安还是没有搭理她,这让御望舒有些不禁开始失去耐心起来。

但是往往,每当失去耐心的时候,就是自己心境出现问题的时候。

御望舒却没有丝毫察觉,她的眉梢微微蹙起,只觉得现在的一切很是奇怪。

“你来我这里就是为了问我叫什么名字?”

周安忽然开口了,只是这句话,让御望舒心神震颤!

这里是不忘瞳创造的世界,虽然是周安心里的世界,但归根结底这里属于御望舒,她才是这里的掌控者。

不管这个世界如何奇怪,御望舒只要想,这里的一切都会被抹去。

她是这里的神。

她想要周安开口,那周安必须开口才对。

现在,

周安确实开口说话了,只是周安说的话让御望舒愣了。

“和我走走?”周安问道。

御望舒机械般的点点头,她的瞳孔在颤抖。

因为她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主导权在渐渐被抽走,这个世界的一切也已经不再受到她的控制。

这不忘瞳的世界,居然不受自己掌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街边,

二人一前一后,尽管御望舒非常不情愿,可是她的身体不受她控制,她犹如一个人偶傀儡一样。

这给了御望舒一种非常不安的感觉,不能掌控自己的身体,又如何能感觉到安全呢?

一路上,周安对她讲述了很多,最多的就是关于这个世界。

比如天上飞的那些东西叫做飞机,地上能够载人跑的妖兽叫做汽车。

走进一座高楼大厦,进入其中一间房子,周安说道:“这就是我住的地方。”

周安住的地方,御望舒姑且认为这里是周安的内心深处。

她还是不能彻底理解周安话里的意思,当进入房间,御望舒问道:“这个奇妙的世界,你是如何构筑的?”

“构筑?呵呵。”

周安笑着摇摇头,御望舒还真是把这里当成了构筑世界,而他要是真的有能力构筑一个世界,又如何会担心天外天的仙人们呢?

“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

闻言,御望舒很是惊讶,她说道:“真实存在?不可能。”

“眼见不一定为实,耳听不一定为虚。”

四周的光开始变得耀眼,御望舒只感觉一阵晕眩袭来,再次睁开眼睛她还是站在孤峰木屋外面。

周安坐在竹椅里,没有看她。

须弥天地,

是禅宗高僧开辟出来的一个小世界,

此前周安从来都没踏足这里,

但是现在有了君延的带领,他也算是有所见识。

须弥天地存在于禅宗的宝镜寺之中,当宝镜闪烁徐徐光辉,天地交转,身形跳跃无尽宇宙,转眼间便来到了这个奇妙世界。

两棵参天娑罗树盖于穹顶,地面上铺满了彼岸花,花瓣盛开,花香袭人。

周安踏足须弥天地,微微闭眼,他的内心被这圣洁涤荡,耳畔也响起了阵阵经声。

远处不敢靠近的君延一直看着,忽的,他看到了周安的背后竟然有万丈佛光溢出。

忽有风气,娑罗树被吹得传出沙沙声,身为妖魔的君延本来就不敢多看眼前这一幕,他转过身去,随后便听到身后传来的阵阵佛经声。

这佛经声空远,却有无上圣洁之意。

“你且先离开吧。”

周安说道。

君延不敢有耽误,对周安行礼,然后离开了须弥天地。

瑶池仙宗的广鹞子自从前些日子以神识看到周安与天外的仙人进行的一场天人交战以后,便迅速进入闭关。

他当时心生颇多感悟,但是不好当场突破,而是做了很多准备。

现在已经做足准备,自然要开始突破。

瑶池仙宗有个极其宽阔的道场,那道场乃是瑶池仙宗举行大典的场地,平日也会被弟子们用来测试修炼的成果之类,但是今天却没有任何人。

唯有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盘膝坐地,微风与飘渺仙雾轻轻吹过,带起老者的几缕发丝。

瑶池仙宗方圆六千里都已实行彻底严禁,所有修炼者不得在这个时候运行灵气,施展法术神通,若有丝毫妖气与魔气涌动,便有瑶池仙宗弟子将其迅速斩杀。

这段时间是最安静的时候,也是所有人都绷紧神经的时候。

当灵气在瑶池仙宗道场上面开始产生起伏,头顶的烈日强度开始变弱,微微有浮云汇聚之时,广鹞子的突破已经开始。

广鹞子也是渡劫期的修行大物,他的突破自然会被天道所窥伺,所注意,但他已经有了十足把握。

前些日子,他被周安叫去了须弥天地,他看到了满头白发,但是面色红润,有佛光相伴的周安。

在那里周安为他讲述了自己的计划与铺垫,既然已经知道天外的仙人如此傲慢,对待这个世界的人宛如对待蝼蚁,那么也就没有什么好敬畏的。

为了这个世界的人,也为了自己,周安要开始陆续送人离开,提前到那个世界做好接引。

广鹞子这几位渡劫期是最合适不过,但是周安和其他几位都聊过,那几位都表现出了惧意。

不知是越活越老,越老越怕死,还是心境彻底老去,不敢再提起丝毫与天拼杀的勇气。

周安最后能找的只有广鹞子。

广鹞子却不假思索的直接答应了,他与那几位渡劫期不同,他纵然活了几千年,但他的内心还是想着与天搏杀。

如苍鹰那般,搏击长空。

那天,或者说,那一个月,甚至是那段无法数清的时光,广鹞子听完了周安的讲道,感悟颇深。

他已经完全有能力进行突破,从须弥天地走出来,他已经进行了蜕变。

天道注意到了广鹞子,注意到了这只面对无垠天空始终不肯低头的苍鹰。

来自天道的无上威压袭来,广鹞子依旧面不改色,他沉着冷静,他已经知道,眼前这片天空必将被他所征服。

滚滚雷霆汇聚,

白龙腾舞,

七色电光汇聚云端深处,来自天际。

广鹞子的灵剑在他身边悬浮,当七色天雷出现的那一刻,随着广鹞子意念微动,灵剑便飞上了天。

第一道天雷倏然间劈落下来,带着煌煌天威,无数妖魔听到轰鸣雷声之后纷纷躲进自己的修炼巢穴不敢冒头。

灵剑入空,搅动浮云,深入天际,迎着天雷而去。

剑光劈开了天雷,没有丝毫退避继续向上,

狂风浮动之际,广鹞子身上的衣袍被吹得猎猎作响。

天雷开始接二连三的落下,广鹞子这种对天道不尊重的举动惹恼了上天。

天空之中因为七色电光出现的原因,整片天空色彩明艳,好似要降下末日天劫。

可是那可怕的电光里,却始终有剑光在搅动着一切,无论是电光还是跟着出现的天威,都被剑光斩断。

当最后一道天威散去的时候,广鹞子缓缓睁开了双眼,他身上仙意飘然,已然是大乘期修炼者!

纵然如此,广鹞子也没有停下来的想法,他看着天穹尽头,暗中与周安的神识产生了交流。

“先生,我出去了。”广鹞子说。

周安说道:“恩。”

剑光穿过虚境,来到最高处,将天划开一道口子,滚烫火浆向下洒出,广鹞子的身体凭空而起,追随着火浆而去。

这些火浆来自天外,足够将任何东西都融化。

广鹞子的身体四周忽的凭空出现了金光,那是佛光。

璀璨佛光的圣洁将广鹞子包围,火浆也无可奈何,紧接着,又是一道浓烈极致的剑意从不知名之处传来,带领广鹞子与他的灵剑进入那道破口。

破口之中,满是火浆。

这灼热不仅烧灼着**,也烧灼着神魂。

广鹞子的神魂以极快的速度在融化,可是又有道意涌动,塑造他的神魂。

这种痛苦是难以想象的,但广鹞子凭借惊人毅力撑了过去。

他的神魂不知塑造了多少次,坚韧程度难以想象,直到火浆再也无法对他的**,对他的神魂造成伤害以后,他在那片火海里开始自由行走,飘荡。

抬头有亮光出现,广鹞子追随那道亮光,穿过了火海。

须弥天地之中,

周安坐起身来,

他如今已送出一人,接下来的计划可以开始实施。

只见他神念微动,曾经被布置的棋子开始有所动作。

在孤峰里闭关的阿葬出关,农田间耕作的农夫放下了手里的锄头,手指微颤,剑光漫天。

正在学塾里教书的先生微笑着让孩子们自行诵读,走出学塾之外,取下冠帽,对着远方行礼,而后乘上了飞剑。

朝堂里的君王正在早朝,忽的吩咐群臣安静,而后取出威严佩剑。

无数剑气汇聚,

周安,

看着天空,然后说道:“仙人?斩了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