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司庭如临大敌的盯着沈朝朝。

不说话。

沈朝朝看了他一眼,转头跟兰汀说话:“兰汀,下个月给你涨工资,你去娱乐城玩吧,都算我的!”

“老板!”堂堂御姐兰汀,一下子变成夹子音,声音嗲得不行,“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老板,我下辈子还要跟着你干!爱你爱你么么么!!!”

撅着嘴,差点儿亲到沈朝朝脸上。

“喂!”

关键时刻,陆司庭忍不下去,“你们有没有公德啊!光天化日的,搞什么呢?这种事要搞也要等到天黑啊!现在的人真是一个个没有底线……”

沈朝朝还没吱声,弹幕已经忍不下去了。

“就要贴贴就要贴贴,香香的女孩子互相贴贴怎么了?你就是嫉妒!呸呸!!!”

“我已经隐约嗅到了橘子香气,突然被陆司庭一阵嘴臭给打断了,还我女孩子之间的香喷喷亲亲……怒了!”

“女孩子喜欢女孩子怎么了?女孩子是世界上最可爱最美好的存在,你们臭男人怎么会懂?”

“故乡的百合花又开了,俺不磕景朝,不磕朝黎,就算是死了,我也要掀开腐朽的棺材板发出一声响亮的呐喊:兰朝才是最dio的!!!!!”

“兰朝!!!!(阳光且健康的跑步)(跨栏)(阳光且健康的跑步)(三分投球)耶!!!!!!!(扭转呼啦圈)兰朝最香啊啊啊啊啊啊!!!!(三分投球入框)(跳舞)(随风飘荡)(自信)(幸福)(沐浴阳光)(冲刺)(舒坦)(头不昏了)(胸口无不适)(精神振奋)(脚步轻盈)(温柔)(暖心)(宁静)(热爱生活)(亢奋)(奋发图强)(强身健体)(体内有热流涌动)(上房揭瓦)(跳舞)(冲出银河系)(有劲儿)”

……

沈朝朝:不忍直视。

陆司庭见沈朝朝嫌弃表情,声音更是洪亮:“你们这是什么店啊,知不知道搞这种事很影响我们正常人的日常体验啊,我明明好端端在大街上走着,跟同事打着电话,突然就被这个女的给劫走了,都是什么人啊!一个个伤风败俗,你知不知道整条街的道德水平都被你们拉低了?”

沈朝朝:“少发癫!”

陆司庭犹自不服气。

沈朝朝拿起柜台上电棍。

陆司庭瞬间被沈朝朝的温柔善良美好大方给折服,谦卑又和善道:“好的,我明白了,我闭嘴。”

兰汀鹅鹅鹅鹅鹅鹅笑得肚皮都发疼。

陆司庭:我忍!

“兰汀,你看他刚才那样儿像什么?”沈朝朝放下电棍。

“像瑟瑟发抖的鹌鹑。”

兰汀说着,又笑了起来,前仰后合。

沈朝朝摇摇头道:“虽然合理,但是不够形象。”

“那你觉得他刚才那样儿像什么?”

“像一只刚长出脑子的哈士奇,睁着三白眼抠脑袋,嘴里嚎叫:我是不是要长出脑子了,怎么开始痒起来了?”

沈朝朝语气模仿得惟妙惟肖,不光兰汀笑得眼泪狂飙,连一向闷骚的方扈都躲在旁边发笑。

陆司庭:猎杀时刻!!!

今天,你们一个个我都记住了!

等我有朝一日发迹,一定要你们今日的嘲笑百倍偿还。

一脸都市小说男主的隐忍表情。

“你瞅瞅他现在这便秘脸,我都能想象到他脑子里在想什么了!”沈朝朝笑够了,喝了一口水。

“在想什么?”兰汀还没笑够,趴在玻璃柜上笑得直打嗝。

“哼!竟敢欺辱我都市龙王陆司庭,三年之后,定要你们付出代价!”

沈朝朝一脸严肃的说完。

兰汀笑得脸都在痛。

陆司庭脑瓜子嗡嗡的,既羞耻,又特么烦躁。

“怎么了,我就想想都不行了!你们究竟笑够了没有,有这么好笑吗?你们无不无聊啊,一天天没事儿干了是吧!”

本来兰汀差不多已经忍住了笑意,一听到陆司庭说“你们无不无聊”的崩溃语气,又开始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我求你别逗我笑了,我肚子真的不行了哈哈哈哈哈……”

陆司庭:特么的!

老子就像个小丑,干什么都招你们笑是吧?

“你们笑点怎么这么低啊,我陆司庭招你们惹你们了,你们信不信我打个电话,一面包车人过来砸了你们珠宝行!!!”

“哈哈哈都说了让你别逗我了……”兰汀笑得倒在沈朝朝怀里,止都止不住,珠宝行里一阵鹅鹅鹅叫,像是进了一千只鹅子。

“他说要叫一车面包人过来揍我们,还砸我们珠宝行,可是我们珠宝行已经被砸过一回,完全不虚啊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

“不是面包人,是人面包!不是……是一面车包人……不是……”陆司庭都被她们笑得思路混乱,完全搞混了,嘴巴里飘出来的完全不是脑子里想的。

心底不由一阵绝望。

完了,我好像真是刚长出脑子一样。

“日特么祖宗的,一群神经病!”

陆司庭委屈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主要是,从现在开始,他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真就哈士奇那么丁点儿。

对于自身智商的怀疑,让他更难过了。

“哎,孟诗情跟你那小破娱乐公司每年分你多少钱啊?”沈朝朝笑够了,谈起了正事。

陆司庭郁闷道:“关你什么事儿,八位数肯定是有的!”

“啧啧……就这么点儿?你不知道你们公司每年流水多少?孟诗情这么着是在把你当哈士奇遛吧?”

“能不能别提那狗了,我们公司每部电影都赔钱,她能给我钱,已经是良心合作者了好吧!你懂个屁!”

陆司庭平时装得还是挺人模狗样的,但现在被沈朝朝和兰汀一顿狂笑整得怀疑人生,那些所谓的儒雅和礼貌全都被他忘到了九霄云外。

“那公司挣得可比你想象中多得多,你居然还觉得孟诗情良心,啊这……陆司庭,你挣的这哪里是钱啊?每天忙到脚不沾地,还得为孟诗情奔走,干着老板的活儿,挣着苦力的工资,你挣的那不都是窝囊费?”

每天忍受孟诗情画饼,合作方的无理要求,各种奇葩同事辛苦赚来的钱,这不是窝囊费还有什么是窝囊费?

陆司庭:扎铁了老心!

沈朝朝看他失魂落魄的表情,不由心底感叹:“他在背后抹黑我,我还好心给他解答疑惑,我真的是个圣母啊!这世上,像我这么善良的人已经不多了。”

【人家是三圣母,救人于水火;你是插刀圣母,猝不及防扎人家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