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横推江湖从拔刀开始 >  第四十七章 薄雾浓云愁永昼

清晨时分,薄雾混杂着烟火气在常宁府各处飘荡。

各种早餐摊子是第一波热闹,而后是赶集的,各个铺子也纷纷开门,整个府城就倏忽之间就鲜活起来了。

青龙帮驻地,黑瓦檐下还是湿漉漉的。

堂内,一个青衫年轻人,正认认真真低头对付着一碗馄饨。

在他身侧,还有一个如面如白瓷般的可爱小女孩,也在嘶溜嘶溜的吃着,还时不时捧起大碗喝一口汤。

青衫年轻人是楚休,小女孩则是楚漓儿。

今时不同往日,楚漓儿现在已经大变样了,之前在雨龙街的时候,往往都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楚休不再她又要烧火做饭,所以楚漓儿看上去又瘦又脏兮兮。

现在在常宁府安定下来,吃好喝好,自然而然也就丰腴起来,换上干净衣服,完全可以看出是一个美人胚子。

在楚休记忆里,母亲一直是温柔娴静的女人,生的很有一副江南女子的特色,也很好看。

以至于楚休和楚漓儿的容貌都不差,眉清目秀。

可是,像这样的女子,怎么可能是一个居住在寻仙县雨龙街里头的落魄平民可以娶的媳妇呢?按理来说,这样的女子,要么嫁入大户人家做妾,要么找个刚刚好,稍微富裕的家庭做媳妇,怎么可能落入此般境地?而那个在他少年时教他刀法的男子又是谁?是否和他那素未谋面的父亲有关?

自己的身世,还有这些事情,在他初步立足雨幕世界,就是有必要去关注了解的事情,这是一个游戏剧情压根没有提及,早就该死去的人,楚休想要去探索就必须一步步来。

看了一眼嘴角油腻,嘟着小嘴一脸满足的楚漓儿,楚休一边吃着馄饨一边思考着接下来该干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看着这两个人吃的这么香,以至于勾动了馋虫,明明已经吃过早餐的周吉昱居然又感觉自己有些空虚了。

可是七八个肉包子还在肚子里没有消化,看着外面生意热闹,香喷喷冒着热气的馄饨铺子,他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馄饨很快吃完了,黑瓷碗很快见底,放下勺子,楚休额头出了层微汗,正准备开口说话——

“老大!有人找你。”

驻地外守门的帮众忽然走进来通报道。

大清早的,谁这么闲得慌来找他?陈宾礼还是程成城?

楚休挑眉,马上吩咐道:“请进来。”

“哥哥,我先走了。”

楚漓儿吃饱了,知道哥哥有事情要做,乖巧的下了桌子。

周吉昱见状,连忙上前把两个干干净净的瓷碗叠起来端走,擦了擦桌面,顺便叫一个小帮众送茶过来。

“楚老大,恭喜恭喜啊。”

只见春宴楼的吴良知吴老板手上执着一把白色折扇,隔着挺远的就笑呵呵地恭喜道。

春宴楼是昌宁街最大的青楼,生意素来火爆,在楚休改革之前就是日进斗金的,现在更是数钱数到手抽筋。

可是,楚休和这个所谓的吴良知吴老板却不熟,如果不是上次收钱的时候这家伙送来的银子最多,印象深刻,楚休还不一定认得出来他。

楚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端足了架子,一挑眉毛问道:

“恭喜?我何喜之有?”

“当然是大喜。”

‘唰’的一声,吴良知打开了白色折扇,上面浓墨重彩写着“瑞脑销金兽”五个字,笔力如何不知道,那上面的金粉倒是亮眼。

轻轻的摇了摇折扇,吴良知立即面带恭维的道:“楚老大何必明知故问呢?你为了兄弟刺杀关雨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果然一条重情重义的好汉子,此次青龙帮虽然没有任何的奖赏给您,但实际上您的地位,在青龙帮内却是实打实的稳固了下来了。”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楚休就不由自主的用诧异的眼光看了吴老板一眼,没想到他倒是看的很透彻,拿得起放得下。

方才吴良知在提起这件事的时候眼里一丝自信仅仅是一闪而过,展示出来的更多是恭敬谦卑,把姿势放的很低,称呼楚休的时候都用“您”。

虽然在很多时候在长生天朝的社会阶级方面商人的地位很低,但是一个混帮派的又能高到哪里去呢?

而且这一次楚休的确可不仅仅是度过的眼前突如其来爆发一场信任的危机,也同样收获了打量的人心,自此真正的在雨幕世界立足。

昌宁街的手下就不用了再提了,上上下下无不是对楚休服服帖帖,除了让他们去死,说是唯命是从也不过分。

现在的楚休即使在整个青龙帮,甚至是大半个常宁府里,估计也不是无名之辈了。

道上只有有谁提到楚休都立马会想起来,唔,这就是那个为了给兄弟报仇去刺杀白虎帮大头目的那个好汉。

试问整个常宁府哪里能找的出来这样重情重义,有勇有谋的老大?

虽然目前来看,这种隐形的地位明面上没什么作用,但实际上却代表着楚休已经正式被青龙帮乃至道上所认可。

像以前在寻仙县的那个刘三刀那样,在寻仙县他虽然也是头目,但位置不正,根基不稳,压根无人认可他,楚休一刀杀了也就杀了,无关痛痒,到了现在估计没有几个人会想起来寻仙县青龙帮驻地里还有这样一个“三天、三无老大。”

从前的楚休就和那刘三刀一样,来到常宁府就像是无根无蒂的浮萍,丝毫没有根基,而现在若是有人想要动楚休可没那么简单,就算是帮主想要拿下他楚休也要想一个好理由才行,要不然,其他的帮众也会心寒的。

“呵呵,我楚休做事只是求一个问心无愧,说到做到,有责担责,不过现在我倒是心中奇怪的很,像吴老板你这样的人居然还会高高兴兴的来给我道喜?

昌宁街的诸位难道不是都眼巴巴的盼着我早死早超生吗,只要我死了那样不就没有人来拿你们的名下生意的利润份额了吗?”

放下还有热气氤氲的紫色磨砂茶杯,楚休一只手摸了摸自己腰间的短刀,脸上似笑非笑地问道。

听到楚休的话,再看着那只在黑色刀柄上摩挲着的骨节分明的手指,吴良知的神色顿时一肃,站直身子收起那只亮眼的折扇,沉声道:

“楚老大何出此言?我们昌宁街还是有人心向楚老大您的,而且不管别人怎么想,我吴良知却是会一直支持楚老大您的。

反正我是希望这昌宁街的话事人最好一直让您来当才好,您当老大,我们现在的生意如此火爆,靠的不就是楚老大您的主意吗?没有您楚老大鼎力相助怎么可能会有现在这样的盛景!现在我们付出的不过只是一部分小小的分红罢了,换来的却是安稳的环境,而若是换成了青龙帮的别人,到时候,呵呵!恐怕那些蠢货就又要怀念起楚老大来了吧。”

话讲到这里,这个开青楼的吴良知吴老板嘴角终于露出一丝不屑冷笑来:

“青龙帮其他地方的老大是什么德行我还会不知道?给手下普通帮众发的月钱一个比一个抠搜,一个比一个少,还一个比一个要搜刮的狠,下面帮众也是时不时来骚扰。

今天收钱,明天收钱,那些钱财数量不是很大倒是个小事,生意却倒是被他们耽误不少,同时又败坏路人缘,惹的顾客印象大减。

可昌宁街中的那些人总是有这么多鼠目寸光之辈,自以为是的以为只要换了一个人来掌管昌宁街就一定会把分红变成原来的例钱,然后自己就可以多赚一点,但他们却不知道人心,人心就是这分红只有可能变多,绝对没可能变少。”

“不错。”

吴良知说完了,楚休马上站起来,走到吴良知身边,然后笑着拍了拍吴良知的肩膀道:

“吴老板果然是明白人,懂我的不容易啊,明明对他们这么好他们却不知道珍惜,当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拉着吴良知坐下,两个人在青龙帮驻地的大堂内又寒暄了两句吴良知就走了,秋日的早上还是比较冷的,灰墙外梧桐高大清寒,三分萧瑟七分凉。

青龙帮驻地守门的普通帮众看见向楚休表完忠心后的吴良知,裹了裹锦衣急匆匆的离开,来的时候的折扇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塞到了他那宽大的绣着菊花袖袍里。

这时候应该是去又添了一件外套的周吉昱从堂口中走出来,看到吴老板的背影,面带疑惑的问道:“老大,这帮狗娘养的又要开始起什么幺蛾子了?”

只见楚休手里头摆弄这一把扑着金粉的白色折扇,摇摇头道:“放心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接待的五花八门的客人多了,这些开青楼的皮条客一个个眼光老辣,不论男人女人都看的明明白白。

他们以前不敢,现在就更不敢了,这个吴良知吴老板是个实实在在的聪明人,知道什么是对自己最好的,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有时候甚至说不定还会帮我们拦住那些不满于分红制度的商人们。”

周吉昱混在帮派这么多年,一直都是一个比较精明的角色,可以说是一点不笨,很多事情一点就通。

他听楚休这么一开口,马上就明白了这“吴良知”来这找楚休是怎么一回事。

好家伙!这感情是来跟咱楚老大效忠来着,我说这折扇咋这么眼熟,原来是定情信物,啊呸,证物啊!

前几天在茶馆听书,不是有句古话叫什么观千剑而后识器,操千曲而后晓什么……果然这厮的眼光还倒是真不错,和他一样明亮。

“去把李洗喊过来,我要找他商量一些事情。”楚休突然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