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身体僵硬地如同木头一般的富刚义勇,老鸨继续说道:

“不知道小哥哥喜欢哪款的?我们这儿啊,各种各样的姑娘都有。”

“胸大的,腿长的,萝莉,姐姐,只要你想要的,在我们这都能找到。”

“保证让你的一夜终身难忘。”

眼看老鸨越说越兴奋,富刚义勇直接说道:“我们是来找堕姬的。”

额,找堕姬啊。

富刚义勇的话直接让老鸨的热情减消了一大半。

废话,这里是个男人都想找堕姬。

都能从吉原排队排到京都十个来回了。

就你个小屁孩还想找堕姬?堕Tai去吧你。

当然,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老鸨脸上依然还是笑嘻嘻的。

“两位小哥哥啊,这堕姬实在是没空啊,毕竟前面已经预约了那么多的客人了。”

“要不,你们看看别的?”

“我们家其它姑娘也很漂亮啊。”

“妈妈桑你不懂啊。”

张子安叹了口气:“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自从见过了堕姬那出水芙蓉般的容貌后,一般的庸脂俗粉又岂能入得了我们兄弟二人的眼呢?”

“不如这样,我这有一首寄托着我们兄弟俩思念爱慕之情的诗,烦请妈妈桑帮我交给堕姬小姐。”

“不管成与不成,我们都努力了。”

说完,还附上了500俩递交到了妈妈桑的手中。

见到白花花的钱财,老鸨的脸上立马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只见其不动声色地将钱塞进自己的袖子里“哪儿的话,小哥哥情深意重,妈妈桑我也是过来人,理解。”

说完,转过身朝着楼上走去。

富刚义勇哀怨地看着张子安:“那是我全部的钱。”

张子安:“想开点,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再说了,花点钱能把上弦引出来,就算回去你们家主公肯定也会报销的。”

富刚义勇:“就怕钱花出去了打水漂。”

张子安:“不怕,大不了到时候拆了这里便是。”

富刚义勇:“你写啥了?”

张子安:“我说我要挑战她并取代她的位置成为上弦。”

“忘了告诉你了,在鬼那边有下级挑战上级制度。”

“面对下级的挑战上级必须应战。”

“再说了,如果她敢不应战的话,我就直接把她是鬼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让她在这个吉原待不下去。”

“所以,今晚的小树林她无论如何一定会来。”

.....

“该死的臭男人!”

看到张子安留给自己的字条后,堕姬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杀气如同寒冰一般刺入骨髓,吓得一旁的老鸨浑身哆嗦不敢说话。

其实,就算张子安不做这些,堕姬也会跟着他们走。

因为在堕姬眼中,只要长得好看的,不管男的女的,都必须得死。

而无论是富刚义勇还是张子安,两人的皮囊在人群中都属于上上等。

之前只不过是碍于在大街上,众目睽睽之中无法出手。

果然,等到富刚义勇和张子安来到小树林后不到三分钟,堕姬便从花街追了上来。

“可以了,这里不用担心闲杂人了。”

“恩,动手吧。”

三人见面没有多余的废话,身形几乎是同时出动。

“唰!”

一根根带着花纹的粉色绸缎极速地朝着两人飞了过来,在被两人躲过之后本该柔软的绸缎此刻如同刀片一般将身后的树木削成了两段。

堕姬这才注意到张子安手中的武器,眉头一皱:“你这个混蛋。”

“明明是鬼,为什么会拿着日轮刀?”

“而且还跟鬼杀队的人厮混在一起!!!”

张子安冷笑:“雨你无瓜。”

堕姬:“混蛋,我一定要把你的皮一点一点地剥下来!”

话音刚落,堕姬身后的绸缎再次飞射出去,一时间张子安上下左右前后六个方位全被死死地包围了起来。

“不需要全部斩断,只需找准其中一个并作为突破点就行。”

张子安冷笑,浑然不把这些绸缎放在眼里。

全集中.超螺旋闪光轮舞双刀流呼吸。

让你见识一下螺旋闪光柱的真正实力把。

“四之型.一剑开天门!”

只见张子安整个人的身形如同利刃一般冲向了堕姬,挡在身前的两根绸缎在碰到手中的日轮刀后如同纸屑一般瞬间被撕碎。

看到自己的绸缎被撕碎后,堕姬瞳孔猛地一缩,随后张子安的身形便出现在了跟前。

“这种实力.....至少得是上弦起步!”

随着念头刚刚浮现在脑海,下一秒,只觉得眼前一亮。

堕姬的整颗脑袋直接被砍断。

紧接着更是被张子安一脚踹在了地上,猛地一用力,堕姬的脑袋直接被踩爆。

“好痛啊,好痛啊。”

堕姬的哭声从身体里传出,张子安冷哼一声,又是回首一刀想要将堕姬懒腰砍成两段。

结果却被一只手给拦住。

下一秒,三道薄如细纸的血镰从身后探了出来,张子安脑袋一歪,迅速躲过了这偷袭的一击。

就在这时,一阵怒吼从堕姬的身体里发出。

“不许欺负我的妹妹!!!”

眼见自己的妹妹掉在地上并被人一脚踩爆,妓夫太郎瞬间红了眼眶。

“混蛋,我要把你们抽筋扒皮,一口一口生吞活剥!”

说完,手中的血镰再次舞动,张子安退到一边,心领神会的富刚义勇连忙举起了日轮刀上千帮忙。

随着双方武器的碰撞,富刚义勇的眼神出现了一丝凝重。

“果然和张子安说的一样,真正的上弦之六是这个哥哥,而且实力比妹妹强得多。”

想到这里,富刚义勇深吸一口气,随后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流被富刚义勇吸入腹中。

“水之呼吸·六之型扭转漩涡!”

剧烈的声响如同炸药库失火爆炸了一般,震耳欲聋的交战声在小树林里响个不停。

随着富刚义勇和妓夫太郎之间激烈的战斗,这个树林里的树木也是深受牵连,一个接着一个倒下。

张子安一边骑在堕姬的身上,右手死死地按着她的脑袋,一边用余光扫视着富刚义勇那边的战况。

毕竟现在的富刚义勇无论是通透世界,还是赫刀又或者是斑纹三者全都没有掌握。

所以跟现在身为上弦的妓夫太郎比起来,两人只能算是五五开。

一旦发现富刚义勇进入不可挽回的劣势,他会就只能加入战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