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天道玩家玖玖六 >  第23章 凌月心

“那是什么剑?”

一柄没有剑尖的残缺之剑。

“那是何种剑经?”

朴实无华,初看无奇,再看胜负已定,如水似风,是为自然之剑,这一剑式,他们闻所未闻。

哗然,

震撼!

花公子羽生并未能扛过第二剑,爬起来,神色恍惚地,在议论声中黯然离去。

钟庭持剑挺立,环视四周,如松如竹。

“还有哪位师兄欲尝此剑?”

声音响彻诸峰,暂且无人应答。

上方阁楼。

孟华惊诧,“入微之剑,此人剑法娴熟,已然入微,今后飞剑峰那几位,可有对手了。”

“他是我的。”

林景滕目光灼灼,当年天仭峰拒绝他的请求,今日他便用手中长枪告诉对方:自己不比任何人差。

心意所至。

悄然间,一杆银枪浮现,他伸手握住。

“不再等等?”

孟华开口:“毕竟你入门早,是师兄,先让师弟们来,若是不敌你再去,岂不是更好。”

“孟小刀说的不错,林师弟何不再等等。”

一道空灵之音传来。

身影飘然,是个女子,窄袖蓝衣,飞鸿踏雪般顺着崖壁跃来,脚下就如同踩着鼓点,环佩空音。

“江师姐!”

林景滕转头,脸上罕见有了喜色,但马上又恢复平静,笑道:“江师姐何时回来的?”

他明知故问,礼貌问候。

“昨日。”

江白燕答。

“江大仙子,能否给我换个好听的称呼。”孟华无奈。

“孟小刀不好听么?”

江白燕双臂负胸,傲然挺立,大有一揽江山之气态,如将门虎女。

她向下方看去,轻笑:“你一身飞刀出神入化,这不很贴切嘛。”

“呵。”

孟华知道,他说不过这女人,便识趣地换了话题,“江师姐是为他而来?”

下方钟庭迎来了第二位对手,叫侯通,使得一手好刀法,大开大合,两人已然交手,暂时不相上下。

江白燕饶有兴趣地看着比试,白皙英朗的面庞有着女子的秀气,又存在男子的大气,是恰到好处的漂亮。

她脸上带着微笑。

林景滕看着江白燕,眸子里有敬仰,有期盼,还有……

他多希望她摇头,否决,大声告诉自己“我不是看他的。”

可惜,事与愿违。

江白燕道:“是啊,这是我小师弟,我答应了人家,前来观战。”

“小师弟?好亲昵的称呼。”

孟华笑了笑,将目光看向林景滕,后者面色有些不自然。

“还未过门呢,未免有些太着急了,万一会让你失望呢。”孟华补充。

“我相信他。”

江白燕道:“或者说,你要出手?”

孟华摇了摇头,道:“我对他不感兴趣,不过,既然是你天仭峰收徒,想必那几位会来凑凑热闹的。”

江白燕知道那几位是谁,笑道:“无妨,你们前一百的人不出手,没人会是他的对手,而且,这是该有的考验,不然进入天仭峰,以后也好过不了,倒不如早点去其他峰。”

“江师姐开明。”

孟华转头笑道:“景滕,你比我小一届,但天分却不低与我,你江师姐来了,我们便先叙叙旧,你一会再同这位师弟比试吧。”

林景滕知道孟华是为他好,点头。

—————

下方。

钟庭快剑斩乱麻,依旧是一剑,侯通刀断,身影“砰”地飞出,倒地吐血。

惊呼。

当即有人上前,将其抬下去。

钟庭脸不红,气不喘,怡然屹立。

此人比花公子羽生强一些,耗费了他五剑,不过结局也要前者惨。

风朗气清,仙鹤长鸣。

此时,近千人才明白,眼前的少年并非沽名钓誉之辈,对方是有真本事的。

许多人扪心自问,自己是不如羽生和侯通二人的,已然心生退却,不想上前挑战。

前者还好,起码安然离去。

可后者太惨了,侯通应当是吐血昏厥,被同门师弟抬了下去,好不凄惨。

“其实有时候当个看客也挺好的。”

众人心道。

钟庭没有开口,提着剑,安静地等待。

他知道会有人来的,偌大的仙门,不缺乏天资卓越,实力超群的人。

上峰丹崖怪石处,一男子抚摸旁边的仙鹤,观望下方,“菲儿,你认认,是不是那家伙?”

“嘎……”

鹤仙子出声。

“我相信你。”

男子宽袍随风舞动,挠了挠背,心道自己刚来,还不太确定,再看看。

————

铛!

空中飞来一只青箍,表面还燃着青焰,猛的砸来,有千斤重。

钟庭一剑弹开,顿觉手臂发麻。

一人出现,竟是个女子,扎着两个羊角辫,面容稚嫩,娇声道:“天恒峰凌月心,前来请教。”

“生的娇柔,力量可真不小。”

钟庭心中惊叹,一招交手,他便可以感知出,此人比方才两位要厉害不少,是个劲敌。

凌月心打量着眼前男子,暗道好刚劲的剑气,自己是以力量见长的,此人竟能与她分庭抗争,是个人物。

“此行…来对了。”

没有多余的话,她的眼神之中尽是狂热的战意。

“去!”

凌月心娇喝。

旋转如龙的青箍陡然翻转,瞬间幻化无数道,然后密密麻麻地飞来。

“三千神法。”

孟华赞叹:“凌师妹不愧是天恒峰近十年最有天赋的弟子,江大仙子,你认为如何。”

江白燕道:“能入仙门萃英榜,自然是厉害的,不过我平日里不怎么走动,对天榜之外的事也并不关注。”

孟华诧异。

萃英榜是六道仙门的一个榜单,汇聚了门内实力最强的弟子,总共三百六十位天骄。

这三百六十人,集聚了四峰最强弟子,可以说,是仙门的未来,而自己也只是排第九十九位,勉强入前百,可江白燕居然说不在乎?

孟华道:“据我所知,你排名只是第二百多吧。”

“你天仭峰的储师兄排名第四,他都不敢说无敌,江白燕,你口气不小啊。”

储师兄,自然就是储衡,天仭峰排行老三。

江白燕一笑,道:“我又没说我无敌,我也没有小瞧任何榜上的人物,我只是不关注而已。”

“我的目光,是天榜。”

少女的目光中,流露出坚定向往的神色。

她从未主动争取萃英榜名次,二百多名,是被自然纳入。

“中土天榜…!”

孟勇闻言心中微震,暗道此女年纪虽小,目标却是高远。

天榜是中土九地的妖孽排行榜,都是年青俊杰,榜单打造的依据是天赋,汇聚五十岁以下,最有潜力的修行者,共一百位。

六道仙门虽然是秦州第一宗门,但已经有十年无人入榜。

不过榜单上还是有两位仙门的人,一位是天仭峰二弟子,裴踏天,一位是天恒峰峰主之子。

江白燕知道,天榜对许多人来说,太过遥远。

她没有看身旁二人的神色,微笑着,目光依旧在下方。

钟庭在这一刻,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断剑铮鸣,是棋逢对手的欢呼。

铛铛铛……

青箍无处不在,真假难辨,一次次进攻,被利剑斩碎,绞杀,然后继续飞去,又破灭,再生,循环往复,没有尽头。

一刻钟后。

钟庭衣衫烈烈,眸子盯着凌月心。

一刻钟来,元景天枢一直是催动到极致,欲堪破妄虚,但却一直难以找出真正的青箍。

他知道,千千万万道青箍中,只有一个是真的。

只要找出那一道,便可一击至胜。

钟庭舔了舔嘴唇,神色略微兴奋。

随着时间的流逝,凌月心终于漏出了破绽,在对方换气的那一瞬间,被他的神识捕捉到了。

漫天飞舞的青箍下,隐藏着凌月心娇小的身躯。

“你,藏不住了。”

钟庭最不怕的便是持久战,没有人比他更能熬。

元景、百阙两种天枢,赋予他幽冥之渊般的神识,须弥之山般的体能。

这两点,足以让他支撑数十场如此耗费体能、精神的战斗。

但凌月心不成。

钟庭可以发觉,对方也开辟了元景天枢,一身本领很是不凡,但并没有自己神魂强大。

而对方千斤巨石般的力量,则是天生的。

很不巧,再百阙淬体神通的加持下,他近三百道神纹锁链,是神盾,亦是神力。

此战,他胜了。

念头生起。

钟庭纵身一跃,如猛虎般扑涌上前,一剑破除百千箍,神纹道道御万斤。

天空中,飞舞的青箍火焰大盛,似乎是嘲笑钟庭的不自量力。

一道道飞箍砸在他的身躯上,如山岳一般,衣衫破碎,筋骨震颤。

钟庭将其尽皆挡下,手中断剑挥舞,无畏上前,缠绕在周身的神纹锁链哗啦啦,朝着胜利前行。

砰砰砰砰!

剑气横扫而过。

“破剑式。”

钟庭扫除万千青箍,身上有血痕浮现,那是青箍锋利的边缘划过,留下的伤口,有轻微的刺痛,但无碍。

他脚下如风,快如烟尘,持剑杀入其中。

数息后,他终于来到漫天青箍的最中心处。

眼前一道身影静静矗立,感知到有人前来,闭合的眸子骤然睁开。

剑抵青箍,光芒四射。

铛!

凌月心自知无处躲避,单手持箍挥舞上前,神色坚定。

断剑红芒阵阵,沉重而又锋锐,仿佛将周围的空气都要分割成丝线。

十余息后。

凌月心面色终于痛苦,咬牙坚持不住,“怎么会这么强……”

砰…!

又是一剑。

滴答。

钟庭吐出口气,身上有鲜血坠落,他看着前方,毫不在意伤势,微笑,将剑收了回来。

顷刻间,无数道青箍散去,周围恢复平静。

嗡嗡嗡嗡…

一道直径半人长的青箍缓缓旋转,不似方才那般凌厉,它悬浮在凌月心身前,不甘地铮鸣。

“我输了。”

凌月心薄唇动了动,盯着钟庭,有些不甘心,“你很强,但我并不服气,我还会回来的。”

说罢,她深深看了眼眼前的少年,然后纵身几个跳跃,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