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开局召唤水浒天罡! >  第22章 马作的卢飞快

见一个威猛大汉翻墙而入,刚刚冲入院中的杜家溪心头一惊,左手不假思索的朝腰间一抹一掷,一道幽光便被他甩手射出。

寨中几位头领,论修为他杜家溪比不上王洪义,论肉身强度比不上胡瓦,之所以能压服一众小头目,坐在三头领的位置上,就是因为他除了有一身强悍的轻功外,还有一手左手飞刀的绝技。

单凭手上暗器的功夫,杜家溪为山寨立下了无数功劳。

杜家溪早年间曾是樵夫,因在山间捡到了一本名为《月下暗枭》的暗器秘籍,这才逐渐走上了绿林之路。

枭者,猫头鹰也,乃是有名的凶禽,夜间飞行无声无息。

这本秘籍虽只有七品,却有其独到之处,那就是在夜色之下,能够发挥出近乎六品功法的威能来。

武松翻过青砖砌成的围墙,双脚落地,方抬起头来,心中警兆突现。

借着微微月色,他的瞳孔中映现出一道晦暗的光芒,正朝着自己咽喉处飞射而来!

来不及思考,武松的肉身已经先于大脑做出了反应。

腰腹用劲,双膝放松,整个人自小腿向上,如同一张铸铁板,在电光火石间向后倒去,间不容发躲过了射来的幽光。

“噗!”

伴随着一声轻响,整体呈黑灰色的飞镖从武松的鼻尖一寸处掠过,带走几缕断发,扎入围墙中。

一片片石粉如细碎的雪花般簌簌而落。

见一击不中,杜家溪心中更惊,体内真气疯狂运转,将《白猿飞纵术》施展到了极致,整个人好似一只在山林间纵跃的白猿,果断转身向着远处遁去。

刚刚直起身子,鼻尖头发的焦糊味尚未散尽,便看到这一幕,武松气极反笑,一缕缕武道真焰在他身周渐渐显现,甚至有凝聚在一起,化为实相的趋势。

这,就是八品巅峰,半步九品的真实显现。

八品凝聚武道真焰,九品聚真焰化法相。

“想跑?”

武松冷笑一声,一步踏出,空气宛如水面,绽出一圈又一圈涟漪,眨眼间,便跨越了近十丈距离。

玉环步。

早年武松拜师学艺时,除了鸳鸯脚、八仙醉、行者刀之外,恩师唯一所教授的轻功。

因为这门功法施展开来,行进之间踏出的空气涟漪犹如道道玉环,因此才有了这般名字。

杜家溪心有所觉,奔逃间向后望去,却见空无一人,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扭过头来,望着眼前距离自己不过一丈左右的大汉,霎时间心胆俱丧,亡魂大冒!

这,这厮怎么跑到我前面来了?!

看着对方,武松一双虎眸中露出一抹凶光,武道真焰熊熊燃烧,一拳向着对方捣出。

八品……拼他娘的!

被逼到绝路的杜家溪将牙一咬,体内真气尽皆灌注于长剑之中,右手一甩,一道凌厉剑气向着武松激射而去。

不过数息时间,武松拎着死的不能再死的杜家溪,从青石小院中走出,厉声高喝:

“匪首已死,尔等还不跪地投降?”

被赵旭与聂扬突袭,猝不及防下死了近百人的贼寇们闻言,心中大震,扭头望去,看到了月光之下那个如天神降临般的威猛汉子,更看到了那汉子手中提着的自己三当家,士气瞬间跌到了谷底,一个个彻底崩溃,丢掉武器,跪地请降。

“王爷,成了!”

聂扬提着尚自滴血的雁翎刀,神情振奋的走到赵旭身旁道。

赵旭点了点头。

“给那两处发信号,让兄弟们把寨门关上,周围再简单打扫一下,将尸体拖到隐蔽处,把血迹用土给掩埋了,等着最后一波大鱼上钩!”

交代完聂扬,又对走来的武松道:

“从禁卫、京军中选出几位信得过的,把贼巢中的财货清点一遍。”

武松领命而去。

聂扬眼神兴奋,低声道:

“从宫中带出来的破神弩,终于能派的上用场了!”

破魔弩,是大楚工部研发出来的弩箭,专门用来对付六品以上高手,哪怕是八品高手,猝不及防下,也要吃上大亏。

这次是太子殿下亲自吩咐,好说歹说,才从工部中借了十具出来。

这般想着,聂扬手中却是不停,手一挥,一只信隼便飞入茫茫夜色之中。

破风隼,是楚国皇室和军方专门驯养,用来传递信息的飞禽,飞行速度可以达到寻常信鸽的五倍左右。

破风隼放出之后,不到盏茶时间,漆黑的夜空中便炸起一朵绚烂的烟花。

“大头领,你看!”

山间的官道之上,无论是官兵还是贼寇,都看见夜空中的景象。

且战且退的官兵顿时士气大振,而贼寇们则心中都有些惶惶然。因为烟花升起的方向,正是他们的临时落脚点所在。

“不好!”

普通盗匪们能想到的,身为首领的王洪义和胡瓦也都想到了。

“大首领,怎么办?”

胡瓦问道。

“老二,现在回去已经来不及救了!”王洪义脸色愈发狰狞,狠声道,“手下败将,也敢分兵?你我合力,吃掉这群官兵,再说其他!”

那个落脚点没了也就没了,他倒是不信,官兵有那个本事找到自家老巢。

再说,守寨的老三向来机警,有他在,定不会出什么事情。

现在自己最重要的,就是趁官兵分兵之际,将官兵主力给吃掉,最好把京中贵人交待的事情也给办了。

那可是白花花的五万两白银啊!

至于手下的小喽啰们,死也就死了,反正自己做完这最后一票后,也要离开荆山,临走之前,少几个人分银子岂不是更好?

正当王洪义这般说,那般想的时候,他的耳朵微微一动。

他,似乎听到了大地微微震颤的声音,以及被掩盖在喊杀声下的……马蹄声!

马蹄……骑军!

一念至此,王洪义的脸色彻底变了!

“有骑兵,小心!”

就在他嘶吼出声的瞬间,对面的官兵们向着两旁分开,空出的官道中央,一匹匹战马载着一名名骑士,手持长枪,如同沧龙江中升起的大潮一般,向着贼寇们轰然撞去!

蹄声如雷!

充当箭头的林冲真气不断流转,武道真焰凝聚为法相虚影,将一人一马尽数护住,手中长枪微微一抖,一朵朵枪花接连炸开,挡在他前面的贼寇无一不吐血跌飞。

只是眨眼之间,一名名贼寇的尸体轰然砸落在地面上,溅起大片尘土!

长枪所指,马蹄所向,无一合之将!

“威武!”

看到林冲冲阵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官兵士气大振,在高义的带领下向着有些慌乱的贼寇们反杀了过去。

守了这么长时间,憋了一肚子的气,现在终于能够发泄出来了!

看到对方隐隐凝聚出的法相虚影,王洪义和胡瓦哪里不知道,方才与自己交手时,对方根本没有使出全力!

“伪九品……撤!”

咬牙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两人施展轻功,当先朝着密林中飞纵而去。

有着密林的阻挡,想要继续追自己,这些骑兵们就不得不下马,但这样,就会失去骑兵最重要的速度优势。

没了速度,又不熟悉山中地形,想要追上自己,简直是痴心妄想。

“哪里走!”

眼见贼首就要遁入密林中,林冲眼中闪过一道冷芒,低喝一声,将真气灌入胯下骏马体内。

下一刻,骏马的速度暴增,只是瞬间,便将与两人间的距离拉进到二十丈左右。

望着扑入密林中的两人,林冲心头怒气更甚,脚尖一点,从马背上跃起,借着月色,一双环眼锁定了其中一人的身影,将手中长枪猛然掷出。

长枪破空,如闪电般穿过数丈距离。

正在奔逃的胡瓦浑身一震,缓缓低下头,看着从胸前刺出的枪尖,嘴唇动了动,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一头栽倒在地上。

“老二!”

扭头看到这一幕,心中一痛,却根本不敢停下脚步,向着营寨的方向没命奔去。

官道一战,贼寇主力大部被歼,只有寥寥百余人遁入山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