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苦境英雄战纪 >  第八章:烽火燃

战备!战备!

因苏归一言,整个据点内的气氛都变得压抑起来,虽然三山联军的势力已大不如初,但此地毕竟为昆吾君经营日久,若真要离开却并非是简单一句话的事。

不过昆吾君也遵照着苏归的嘱托,轻装简行,尽可能的减小了动静。

“算计素还真,苏归,汝的胆量令人惊讶。”

计时的怀表内,感年华的声音自内传出。

“都是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谁又怕谁,若他真是清香白莲素贤人,那我必然是倒戈卸甲,负荆请罪了。”

“哈,那你觉得你的计划有几成成功的把握。”

“不知道,不过试一试总无坏处不是么,若是计成,不仅能削去素还真的臂助,更可助长士气,也能为我和元十七在三山联盟之中争夺更多话语权。纵然对方没有动作,也不过是小心谨慎的表现而已。”

“这话倒是不假,不过……”

“什么?”

“汝的表现令感年华惊讶了。”

“这嘛,或许是天生之才,到了此世方才得以焕发吧,哎呀,有客来访,今日便到此为止吧。”

“好,保持联络。”

通讯切断后,苏归看着计时怀表上已经悄然走过的几个刻度,如果不是有时间限制,以他对苦境的了解程度,大可以一个个的去收买、拖拽、经营,组织一支豪华先天大军踏平寰宇堡,但是如今时间有限,也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寻求助力。

待到此战结束,或者该往那里一行……

“禹欣姑娘?”苏归打开房门,放着禹欣入内。

“你方才是在和谁说话吗?”禹欣一脸疑惑地看着苏归。

苏归摇了摇头:“不过是做些战局推演,自言自语罢了,倒是禹欣姑娘找苏某何事?”

“吾的任务呢?”

“不是安排了禹欣姑娘带领伤残者先行撤离?”

“我亦可上阵,禹欢为虎作伥,素还真更侵吞了我寰宇堡,还与我父亲之死有关,血仇家恨,我不能端坐后方!”

唉,娇蛮小姐,好看是好看,就是麻烦,历经诸多变故,怎么还这么天真,你还不如昆貅能打呢……

“禹欣小姐,你听我说,之如此安排,苏某也是有原因的。”苏归语气诚恳的说道。

“其一,如今众人各司其职,但伤员士气衰落极易溃散,也许一个有分量的人坐镇方能统筹,所以苏某这才委托了禹欣小姐。”苏归微微往前凑了凑,与禹欣四目相对。

“其二,便是不愿看到禹欣小姐有所损伤,并没有看不起的意思,只是觉得似小姐这般的佳人,若因苏某排布失误导致损伤,哪怕只是分毫,那一仗纵然胜了,苏某也只会无限自责。”

这丫头,虽说习武,皮肤还挺白。

禹欣从小到大,头一回和男子四目相对,靠的这么近,再加上苏归的言辞,心内不自觉间便乱了方寸,一连后退了好几步。

“你……你……你……好了,我,我答应你就是了。”说完,便逃也似的小炮离开了。

目送着禹欣离开,苏归抹了把脸,回复到平时的神情,“女人啊,就是麻烦。”

有些时候过于感性反而会导致很糟糕的结果,若是行动过激导致禹欣逆反心理起来,反而上战场坏事,那才是真的糟糕。为了避免这种情况,苏归只能曲线救国,所幸如他所料的,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又鲜少与外男接触,某些地方真就是白纸,太容易害羞了。

“挺熟练。”

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元十七悄然出现,听其话里的意思,分明是将那一幕看了个正着。

“偷听墙角可是会烂耳朵。”

“碰巧。”

“你这可也太碰巧了吧。”

数日的相处,苏归和元十七也熟悉了些,这位大剑豪,看上去沉默寡言生人勿进,实际上内里却是个十足十的闷骚男,内心戏可一点不少。

对于苏归的指责,元十七自然是不会认的,以一贯的沉默应之。

眼见声讨无效,苏归只好转而问道:“准备的如何了?”

“皆已妥当。”元十七看了眼苏归,“但吾不在,你的安全。”

“放心吧,只要你能牵制住最大的那一头老虎,我的方面便稳如泰山,而且你也不需要死斗,等到信号出现,就离开就行了,还不到你和素还真分生死的时候。”

“他回来?”

苏归当然知道元十七问的是谁。

“我都写亲笔信了,他又怎能不来?”

……

……

寰宇堡,寰宇堡,今日堡门再开,大军浩浩,乌云蔽日,尽是肃杀气氛。

沧波君一人当先,意气风发,杀气凛然。

设计之事,他自是遵照吩咐,但原本依照他的想法,放走一人,留下一人已是足够,却不曾想到了战局末端中了上璞君的暗算,让上璞君、羝羊君二人一齐脱逃,这让一直看不起其余三山之主的沧波君自觉颜面大损,也因此这一遭主动请缨,征讨三山,自然也得到了应允。

昆吾君重伤,上璞君、羝羊君两个也都是强弩之末,更何况这一遭还是以有心算无心的偷袭,怎么输!

回过头,沧波君看着后续缓缓移动的气质,脸上露出狞笑。

“禹欢,就凭你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子,还想跟我抢功劳,早得很呢!”

而在寰宇堡大军后方,看着渐远的沧波君人马,禹欢不觉有些恍惚。

“公子。”

“无事。”禹欢摇了摇头。

“此番功劳,公子为何要将之拱手让出。”

“让出吗?我倒是不这么想。”

说话间,禹欢的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一把剑。

沧波君,若你以为这份功劳唾手可得,那未免天真了。

……

……

大殿之内,寰宇堡大军逼近的消息,第一时间便被探哨传回。

众人各自相觑,随后又都将目光投向了苏归。

“若非先生,此番吾等只怕已成鱼肉尤未可知。”昆吾君摇头感叹道。

“哈,昆吾君谬赞了。”苏归放下手里的茶杯说道:“众人,依照计划行事吧。”

“这一战,必要断去那寰宇堡那位猛虎的爪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