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从话剧演员到顶流男神 >  第22章 大导演

程好的请教是否像孟夕阳所说具有“试探”的意味,周义并不明了,也懒得去想。

因为按照周义既往的经验,只要跟他相处久了,女孩子都会喜欢他,只是喜欢的方式不同。

有的会勇敢地表达、疯狂地追求,就像花萍;

有的会默默地暗恋、偷偷地关注,妄想着有一天,周义像电视剧里一样,突然转身向她走来,左手壁咚,右手挑起下巴,说:“我已经关注你很久了,我们在一起吧。”

就像孟夕阳。

当然,大多数女孩子既不像花萍,也不像孟夕阳,什么都不会做,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追星族,将感情与生活分割开来,该找对象找对象,该过日子过日子。

因为她们知道,周义浑身上下散发着光芒,就算是耍流氓,他也会找一个同样光芒四射的人耍。

她们并没有吸引力吸引到周义,完全没机会。

……

排练的日子忙碌而又充实。

排练的重心当然都在程好的身上,相当于所有人给她一个人“补课”。

合练的时候,周义随时叫停,准确地指出程好台词和表演上的问题,然后开小灶、抠细节、做示范。

程好的过人之处在于,只要给她指出问题,下一次她就能做到位。而且言听计从、绝不抬杠。周义指出来的问题她听,其他人指出来的问题她也听。

一个星期下来,排练的效果越来越好,“程好版”的秋雅已袅袅婷婷跃然舞台。她对秋雅的诠释已明显超过了花萍。

周义从来不吝啬对程好的夸奖,程好对周义充满了崇拜、感激与莫名的好感。

……

《夏洛特烦恼》第三轮演出,周义首次打出“贺岁话剧”的主题,就像冯小刚的贺岁电影一样。

这轮演出将一直演到大年初七,中间只休息除夕和大年初一两天。初七以后再给大家放假探亲。

像前两轮演出一样,《夏洛特烦恼》再度火爆钱州,一票难求。“新秋雅”程好的演出赢得大家的认可。

同期,电影院里的贺岁片乏善可陈,冯小刚今年春节档没有影片上映。

其他导演拍的几部影片:《幸福时光》《防守反击》《考试一家亲》打着贺岁的名义,却没有带来欢乐的效果,反响平平。

失望的观众们从电影院里走进话剧院,却被《夏洛特烦恼》逗得前仰后合。

各大媒体都关注到“贺岁话剧”的新事物,纷纷报道,形成了一波新热点。

媒体的新一轮深度介入,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观众,甚至连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也走进剧院,来看《夏洛特烦恼》。

腊月二十八是春节前的最后一场演出,演出结束以后,米星河兴冲冲地来到后台,大声喊着“好消息,好消息”,像极了街头服装店搞“清仓甩卖”噱头的小老板。

正在卸妆的周义扭头问道:“你要给大家发年终奖吗?”

米星河大笑:“年终奖明天发,但是我要说的不是这件事,周义,你认识大导演黄小新吗?”

“当然认识,黄小新谁不认识?”

黄小新作为一代大导,名气很大,作品很多,论当前的影响力,可以排在大陆导演前十。

米星河像魔术师要揭开谜底一样,显摆着说:“你们知道吗,黄小新来看我们的演出了,就在前面。

“看完以后特别高兴,刚才特意找到我,说《夏洛特烦恼》颠覆了他对话剧的认识,甚至颠覆了他对影视架构、题材选取的理解。没想到话剧可以这样排、这样演,也没想到我们的想象力会如此的天马行空。”

“哦”,周义轻描淡写、云淡风轻地说,“他有这种反应很正常,大多数导演看了我的作品都会受到这样的启发。”

“你装什么装啊啊?”把个米星河给气笑了,“我告诉你们,黄导演要到后台看望大家,点名要见一见你。”

周义依然不紧不慢、无所谓的样子,“他要拜见啊,唉,正卸妆,真不会挑时候。”

“‘拜见’?你脸这么大?”米星河笑骂一句,催促道,“赶紧准备一下,迎接。对了,黄导可说了,想和你谈一谈合作,买断剧本,或者共同筹拍电影版《夏洛特烦恼》,到时候大家都有机会参演……”

“哇!”

这句话像个炸弹一样,把整个后台都炸翻了,一个个地弹冠相庆。

是啊,对于一个小小的话剧社和一帮小小的演员来说,大导演黄小新能来,已经相当于被黄帝翻了牌子。

这还不算,真若是达成合拍电影的协议,小话剧变身大电影,小制作能级跃升,立马成为数千万级的大产业,钱途和机会都将纷至沓来。

那个时候,开心米花将声名鹊起、一步登天,话剧社的演员们也许就此飞黄腾达。

从这个角度来看,大家都有理由庆祝。

一张张欢乐的笑脸当中,唯有周义不仅不高兴,还微微蹙起眉头。

周义心说,他想买断剧本,还像恩赐一样,凭什么?我答应了吗?

就算合作拍电影我也不同意。量级不同,所谓合作,只能是被兼并与被掠夺。

我既没有发言权,也没有话语权,一切还不都是黄小新说了算?

开心米花限于财力,恐怕最多作为一个小投资人出现,吃点肉末、喝点肉汤而已。

还有演员的问题,那么大的导演,身边不知道围了多少演员,要名气有名气,要实力有实力,在场的几个人哪有机会参演?

所以最后的结果只有一种可能,替别人生孩子,看着别人出名挣钱,唯一的印记是,电影版《夏洛特烦恼》编剧一栏,出现我周义的名字。

而且编剧可能还不止一个,“周义”的前面还有黄小新,甚至还有其他人。

我能做这样的傻事吗?

“幸福来得太突然,都不敢相信了对吧?”米星河怼了周义一拳,他还以为周义蹙眉是兴奋过度、乐懵了。

周义呵呵,“米老板,感谢你……”

“嗐!谢什么?咱们之间还用得着客气。等着,我这就把黄导迎进来。”

“哎不是!我不是要感谢你,还有‘但是’呢……”

可兴奋的米星河早已奔出后台,迎请大导演黄小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