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在烟台,很想你 >  第十三章 烟台这么小吗

你有没有考虑过,人生中短暂的陪伴,是惩罚,还是奖励呢?既然没有结果,上天为什么还要安排两个人相遇呢?

如果当初,没有遇见,如果当初,不认识她,如果当初跟她保持距离,是不是就没有现在的走不出来了呢,如果再来一次,你还会选择跟她相遇吗?

虽然你嘴上说着打死我都不会想再遇到她了,但心里的答案只有你自己知道

山水到不了一起,两人总有相逢之期,该来的总要来,挡也挡不住,该走的也留不住,当你不再想多久才能放下她的时候,你才是真正的放下了

把鸽子放飞把,能飞回来,才是你的

-----------------------------------

“你这些天,还好吗?”

赵德柱的老婆姜婷婷终于忍不住打破了僵局,距离上次养马岛事件过去一个周了,赵德柱终于把手机开机了,信息铃声像海啸一般用来,三百多个未接电话,有公司的,有朋友的,更多的是姜婷婷打来的

经过了一个周的调整,赵德柱终于从家里走出来了,去理发店理了个发,刮掉了一个周没修的胡子,买了一套新衣服,同时把旧的直接扔在了试衣间的垃圾桶里,深吸了一口气,给姜婷婷回拨了回去,俩人约了在海边的一处咖啡厅见面

“挺好”赵德柱点了点头说

“这些天你手机也打不通,家也没回,你去哪了?”姜婷婷关切的问

“我跟大成他们住在一块,我挺好的,别担心”赵德柱回答说

“那就好”姜婷婷回答完这三个字之后俩人又陷入了冰冷的沉默

来之前赵德柱设想过无数场景,也想了无数遍自己要问的问题,要说的话,但万语千言到这会都说不出来了

许久过后,姜婷婷开口了

“我想的是我也就不见你了,我也没脸见你了”

“可是你给我打了两百多个电话”赵德柱沉默了一下也开口了

“是啊,第一天我确实发了狂一样找你,我找不到你只能打电话,一遍一遍的打,不知道怎么就打了两百多遍”姜婷婷苦笑着

“可是第二天,我又不敢给你打了,我害怕你接电话,因为我不知道该对你说什么,也不知道我除了对不起还能说什么”姜婷婷仰着头极速的眨着眼睛,尽力不让眼眶里的眼泪掉下来

看到姜婷婷这幅样子,赵德柱心里还是不觉的痛了一下,只觉得好像心脏被撕裂了一块

“你不想问问什么时候开始的,到哪一步了吗”姜婷婷努力平静着自己的内心直视着赵德柱,好像要从这人的脸上看到一些情绪变化

然而赵德柱只是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并没有说话

“我怀孕了,两个月多了,之前我一直不知道”姜婷婷说

话落赵德柱目光直视着姜婷婷双眼,呼吸开始变的急促,好像一头即将出栏的猛虎,因为他知道,姜婷婷这句话一说出来,这段婚姻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了,他来之前抱有的最后一丝幻想破灭了,俩人结婚才一个月,因为尊重,婚后俩人才第一次在一起,这个孩子是谁的,昭然若揭

“结婚之前我们见了一面,算是最后的告别吧,那天我们都喝多了,我真的没想到”姜婷婷继续说

“但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那天我是想去跟他见最后一面,然后就去医院把孩子做掉,我特地选在了那么偏远的地方,但我没想到会那么巧,你那天只是跟我说你要出门骑行,并没有告诉我要去哪,如果当时我多问一句,就一句!也许事情就不一样了”

姜婷婷手放在桌子上,浑身发抖的说,眼泪再也抑制不住流了出来

赵德柱此刻内心五味杂陈,百感交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僵在了原地好半晌,看见姜婷婷哭的跟个泪人一样下意识要伸到桌子上握住姜婷婷的手也突然意识到了,停在桌子下面狠狠的攥起了拳头,指甲已经因为用力过猛扎进了肉里,流出了鲜血也浑然不觉

过了半晌,赵德柱平静了下来说

“别哭了,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我知道不怪你,是我自己不小心

但是有几句话你要记住了

第一,我很喜欢你,

第二,我真的很喜欢你

但是咱俩这缘分,恐怕要往后放一放了,但是无论到哪,我心里永远有你,能看见你挺好,我也就踏实了,不管是命中注定也罢,是我咎由自取也好,这一世,咱俩人缘分薄,也是我没这个福气,下辈子,咱们再重新来过”

赵德柱说的句句都是真心话,听到这,姜婷婷眼泪流的更厉害了,恨不得扇自己大嘴巴,但成年人都清楚于事无补

“房子归你,你先住着,都是按你喜欢的风格装的,你住着也舒服,车就不给你留了,毕竟公司户避税买的,不方便,彩礼钱跟婚礼收的礼金都在你那,你再自己买一辆吧,也足够了”赵德柱说

“房子是你婚前全款买的,我不要,车子我也不要,钱全在这张卡里”姜婷婷从包里掏出一张卡递给赵德柱

“你就别跟我矫情了,刚才不是说了吗,房子里全是你喜欢的东西,我也没法住,就算归我我也要卖了它,你就踏实住着吧,至于钱,你知道,我不缺这个,你收着吧,什么也别说,收起卡,拿起包,出门上车,要哭在车里哭一会,再说一会,我也该哭了,你也不想看见我哭吧,从咱俩认识到现在,我没求过你什么事吧,这次当我求你,什么也别说,明天咱们民政局办手续,以后有缘再见还是朋友”赵德柱故作轻松的说

姜婷婷看着赵德柱强撑着的姿态,维持着在自己面前最后的一点体面与尊严,也是他无法面对自己面对这件事这段感情的样子,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没有矫情,也没有多余的啰嗦,努力的站起来,尽力不让自己的肢体动作走形,向赵德柱身后的大门走去

“还是有点舍不得”

只听赵德柱自己自言自语的说

“真的有点舍不得”

姜婷婷回头,只能看见赵德柱的背影越来越佝偻,蜷缩的好像一个迟暮的老人,姜婷婷迈不开腿了,好像被施展了定身咒

大概过了能有五秒钟,泪水从赵德柱的脸颊流到下巴,一滴滴的滴进咖啡泛起一阵阵涟漪,每一滴都好像一根利剑插进姜婷婷的心里,这个汉子被她伤害的体无完肤了,也是此刻她才清楚的意识到,也许从此消失在他的生活里,才是对他最好的补偿

------------

话分两头,这边的游大成拉着张小超,商量着怎么帮赵德柱振作起来,走出困境

“柱子哥平时对咱俩不错,这次大哥遇难了,咱带想个办法帮帮他”游大成说

“哎,这能有什么办法啊,这天天陪着柱子哥喝,都喝一个周了,我这尿酸都高了,失恋疗伤这事不是你擅长吗,我是真没好办法”张小超摊着手说

“我那是失恋,不是离婚,两码事,你动动脑子行不行”拽着他使劲喊

“你别晃,你别晃,本来这几天就一直没醒酒,你再晃厉害点脑浆子快给我晃匀了”张小超被晃的迷迷糊糊的

“那这事你不解决了,未来一个月,乃至一年,你还会有数不完的酒局要喝,这事他又不能跟别人说,咱俩是当事人,赶上了,他只能找咱们,你说是不是”游大成跟张小超讲述着这事办不成的恶劣后果

“哎,也是哈,我是爱喝点,但天天这么喝也不是事啊,这早晚带喝进医院啊”张小超点了点头,认可了游大成的推理

“那你说咋办,给他介绍个新的?老话不是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吗”张小超眼珠子一转

“来你个头啊,离婚啊大哥,我再跟你强调一遍不是情侣闹别扭分手,直接来个无缝衔接,平稳就过渡过去了”游大成真想狠狠的敲张小超的头

“那带柱子哥去动物园看看动物?不是说小动物的眼睛能抚慰人的心灵吗”张小超又出了一主意

“你给我转两百块钱”游大成平静的跟张小超说

“为什么?”

“别问,先转了再说”

微信到账,两百元

“好了,不还了,给你买个教训”游大成跟张小超接着说

“我!!!”张小超刚要恼怒

“等等,看着它,看着它的眼睛”游大成把黄咖喱抱了过来,让张小超跟它四目相对

然后问“管用吗?”

“不管用”张小超回答

“此刻脑子里在想什么?”游大成继续追问

“想我那两百块钱”张小超说

“还是说啊,动动脑子行不行,别说这玩意不好使,就算好使也是治标不治本,不出两天绝对又带歇菜”游大成解释说

张小超挠了挠头“那我个干婚庆的,还是个布展的,这专业不对口我能有什么办法”

“哎,有了,我刚才灵光乍现,还真想到一个好办法大成”张小超突然往游大成那边挪了很大一块位置

“起开点,男男授受不亲,有屁放”

“你说你咱俩刚认识柱子哥的时候他什么形象?”张小超偷偷摸摸的问

“黑社会大哥?工地包工头?榜一大哥?”游大成若有所思的回答

“对!然后你再想想这群人有什么共同特点”

“有钱?”

“不是这个,还有什么,你再想”

“是土!”游大成也灵光乍现拍案而起

“不是!是江湖气!一身的江湖气!”这次轮到张小超鄙夷游大成了

张小超接着说“你说咱们能不能利用咱们的专长,给柱子哥办一个重出江湖见面会,把他以往的朋友都叫来,让他重新找找江湖儿女快意恩仇的感觉,也许心态年轻了,就不怎么当回事了”

游大成眯着眼看着张小超,思索了一会后起身绕着沙发来回踱步的走了两圈,点着头说

“你这个想法,不是不行,不过现在眼前不是时候,他现在确实是最希望有人倾诉,但却又最不想见人不想跟人说话的时候,但你提醒了我,不是要找当年的感觉,而是要改变,一天24小时的改变”

“什么叫一天二十四小时的改变啊”张小超不明白

“不听懂?”游大成问

“嗯,听不懂”张小超回答

“就是一天从起床开始,你原本八点起,睡到十点再起,原本穿西装打领带出门,变成大T恤裤衩子,开宝马换成坐公交车,吃西餐大酒店,变成路边小馆子,去图书馆变成去酒吧蹦迪,早起早睡变成彻夜不眠,总之一句话,所有的日常安排都跟以前不一样,柱子哥现在是理智告诉他已经不可能了,尊严跟他说不能再继续了,经验和他说没有结果的,可情感跟他说你忘得了她吗?要不再试试?或许还有机会呢”

“所以我们要颠覆柱子哥的生活状态,让他的情感应接不暇,暂时下线,等过了这段悲伤期,再回过味来就好了?”张小超试着询问

“对,你真是难得聪明一回”游大成夸奖说

“你再好好想想柱子哥平时怎么对她的,无条件的对她好,舍得给她花钱,也不跟别的女的搞暧昧,连发消息都秒回,这样的男人,在感情里会怎么样”游大成问

“这样的男人在感情里一定会输!”

“对!你还想看柱子哥再输吗?!”游大成听到正确答案一拍大腿站起来了

“哎,你怎么来了?你怎么进来的?”游大成回头一看说话的竟然是安青

“怎么,不欢迎?我都多少集没出场了”安青挑衅的看着吃惊的游大成

“我都以为你杀青了,你怎么偷听别谈话啊”游大成问

“大哥,你门没锁,我都进来站门口好一会了,你越说越激情,赶上演讲了都,想听不见都不行”安青表示我并不是故意的

“好吧好吧,上次的误会还没解释清楚呢,这次你又来干什么”游大成看了看装模作样在玩手机的张小超问安青

“上次什么误会,没误会,我喜欢你怎么了,我又没付诸实际行动”安青一脸你爱咋咋地的表情

张小超现在其实也释然了,毕竟也有新女朋友了,抬头给了游大成一副,你看我说的没错吧,的表情

游大成没料到安青的坦诚,有点接不住,连忙转移话题

“来有什么事你说吧”

“不是我要来,是他要来,抬进来吧”安青吆喝了一声,门外俩保安打扮的男人抬进来一个喝的醉气熏天的男人,定睛一看正是赵德柱

“这什么情况,怎么喝这么多”张小超赶忙放下手机去看赵德柱有没有事

“放心,没事,这可是我酒店大客户,今中午一个人过来吃饭,一个人从中午喝到傍晚,醉的不知道家在哪,一个劲吆喝着你家地址,我一听熟啊,就亲自给你送来了,不用谢我”安青摊开双手好像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烟台这么小吗,行啊,人送到了,你可以走了,慢走不送”游大成下了逐客令

“本来我是打算送完人就回去的,但听你刚才说完我反而不想走了,这事我也要参与”安青说

“参与你个头啊,你明白个四五六啊你就参与”游大成挤兑安青说

“多好玩一事啊,反正我不管,我就要参与,你同不同意”安青看向张小超

“我,我不反对”张小超本来要说不同意的,但跟安青眼神一对上就又怂了

“不反对就是同意了,现在两票对一票,通过了”安青兴奋的说

“你是不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赶紧哪来的回哪去”游大成推着安青就往门外走

就在这个推推搡搡的过程中,安青直接回头一把抱住游大成,然后紧接着跟带来的保安说“快拍照!”

咔咔两声快门声,游大成也不挣扎了

“乖,手机给我”游大成笑的好像狼外婆,努力让自己表现的和蔼可亲

“让不让我参加”安青拿过手机在手里摇晃着问

“手机先给我,听话”

“不给,你要不让我参加,我就把这照片法给烟钰姐,你看着办”

“造孽啊!!!”游大成气的直跺脚,使劲使大了,还把脚震麻了,一瘸一拐的走回沙发坐了下来

“好吧,但是提前要约法三章,你也听着点”游大成示意张小超,这孙子刚才也不知道帮忙抢手机,真的是关键时候掉链子

“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

“第二,我说停随时停”

“第三,手机给我!”

“不给,结束以后再给”安青把手机双手抱在怀里生怕游大成抢走,恨的游大成牙根痒痒

“第四...”游大成继续说

“大叔,不是约法三章吗”

“我说几章就几章,第四,想到再补充,再强调一遍,一切行动听指挥!”

“放心”“没问题”安青跟张小超答应了

三人的“安排赵德柱小队正式成立了”,在一旁睡的不省人事的赵德柱突然打了个冷颤,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天凉了的缘故